Menu

使命之延續

把原始點介紹給您的親朋好友

使命之延續

自兩年前有幸接觸原始點這妙法後,像一直有只大手在暗中默默牽繫著,讓一切巧妙地發生;當順理成章地看著一個個故事的進出與相互發展,無不感到一股強勢力量在推動著這進程,逐得出一明確結論:畢生能走在這原始路上…絕對是件「幸福」的事。而當中的巧合,偶爾於我半夜夢迴時,也不禁嘖嘖稱奇。

本年初回港,看著於病榻中的爸,心痛之餘忽收到多倫多一癌末(胰臟癌) 朋友的要求,望我可抽時間推介原始點給她香港的好友(梅姐),剛巧同是末期胰臟癌。當然爸病危,忙得很,可於電話中,感應到另一家人的無助與擔憂,又是說不出的沉重。我還是抽了一個下午,與梅姐一家說了約三小時的原始點。接著我爸於三月底走了,感恩於原始點的料理下,他這段路沒有一般慣性的坎坷與難熬;而湊巧梅姐家人望我能再助之,就是因要辦理殯儀事項,延遲了回加日期,故造就了可再作家訪,得以教她姊姊按推手法。

當然摯親離去,心頭鬱結;但我覺爸爸一走,馬上派來新任務似的,像在提醒要趕緊照顧「眼前人」才是要領。故從這刻開始便與梅姐一家結緣,時刻聯繫著,每周以報表監控梅姐之飲食、運動、作息、溫敷、按推每細節的進程,逐一調校,以確保萬無一失。當我們回加國後,仍一直以這遙控方式緊密監控著,到八月底多倫多這胰臟癌朋友離逝,我清楚同路人的心靈極之敏感,怕梅姐有心理陰影,(始終同是胰癌末期) 故建議梅姐到台基金會,在專業志工看管下,我們會放心些,於是梅姐與姊姊便赴台北去。梅姐形容到台基金會,每天如上班,亦需一段時間才可適應開來。當中我們再多加鼓勵與繼續查看其每周報表,她情況漸見穩定。到了十一月中張醫師到香港作三天講座,梅姐與姊姊也興沖沖地回港作志工支援呢。

而另一邊廂,自爸走後,我一直激勵媽媽要奮發,以服務原始點,助人自助。結果,當我獲悉於講座開始當天,媽媽竟與梅姐被安排於一起,為入場學員蓋章時,我只覺這美妙安排,真來得太感動了。媽媽很高興地於電話那頭,樂孜孜地描述張醫師多風趣、講座多熱鬧、入場安排多緊湊,像極小學生做對了習作題般可愛。還得意的說:「那個瘦瘦的拍檔,跟我同叫“阿梅”…真巧!」…我彷彿看到冥冥中一切有著奇妙的安排! 不知恁地,事後看著志工團隊與張醫師的大合照,只覺萬分窩心,我也如參與其中,一同感受著那份喜悅與圓滿。

我爸的離去,把梅姐的個案引入我的生命、引入我的服務領域內。無巧不成話,到了九月,男友查里斯(Charles) 的爸,不幸亦步後塵要離我們而去。又是於他爸於醫院彌留之際,我們碰巧遇著一法師,慷慨地借出寺廟予我們作原始點服務站。我像看到「另一湊巧」迎面沖來…心想定要珍惜此良機服務眾生!! 由於剛開始,大小事項需統籌著,我們於每天奔波醫院途中,得更快速有效地辦妥一切,以望完善服務多市民眾這目的。到了他爸離去那天,一些志工獲悉,問我們要否暫停一週,我與查里斯均默契地回答:「不用,料必老爸也望我們能盡心服務,努力向前。…我們不能因個人事而停歇,照樣服務吧!」如是這,我們便一直拚搏經營著這服務站。坦白說,這半年經歷著兩爸及好友之離世,感觸良多,難以道盡。只想把握分秒,盡力做多些、做好些!

當服務站結構與營運大致上軌道後,逐發覺自己的惡習:急性子與壞脾氣肆虐! 偶爾遇著「冥頑不靈」的患者,總氣結為何其「講極也不明」?? 難免火上心頭,正所謂「愛之深,痛之徹」…有時不慎說著重話,間中還有「放棄」他的念頭。但一觀照,頓覺自慚形穢…患者們,特別是「重症」,多是心情反覆,內心脆弱居多,我也是重症出身,好應敏銳地留意到這些複雜的心理變化與情緒問題,而更應以慈悲愛心善待之,循循善誘,以不同的方法引導,這才是自己應當學習與進步的地方;同樣亦可藉此強化志工們,自我提升,學習如何處理日後形形色色的患者,做到「不離不棄」這純美境界。

每一個有情眾生,有緣來到我們這裡,已是難得的因緣,如此殊勝,更應珍惜與竭盡所能地服務之。這也是服務的核心,不可輕易放棄任何可服務的對象,我一直深信:人在做,天在看。盡心盡力於時刻分秒,才叫此生無憾!承願一眾服務團隊,也能堅持這服務的理念,齊心協力,以活出原始點的「大愛」精神

ginson 加拿大安省湖屋

著作權聲明 | 本網站圖、文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轉載 | 法律顧問: 李宗憲 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