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志工心得]胰臟癌末…也得好走

把原始點介紹給您的親朋好友

 

胰臟癌末…也得好走
 
「原始點如斯厲害,什麼疑難雜症均可弄好,那為何患者還是會往生?」
 
從三年前走上原始點這康莊大道,沿途於服務中偶爾亦聽到類似質疑,當然多是初學者才抱有這不設實際的遐想,誤以為學習原始點必能保命。
命乃天定,生死有時…從你進場一刻已被譜寫上「有效日期」,這大概沒人可商榷,但各人的離場方式往往卻因選擇不一樣的路而大相逕庭。「沒什痛楚、免卻不必要的身心傷害及折騰、讓其平靜上路。」倒是我親證原始點厲害之處。試問:相比於坊間那些令人觸目驚心的醫療與搶救招數,能助患者安然舒泰地走畢全程,對患者及其家人來說,絕對是件幸事。
 
梅姐,是我服務了一年多的患者,是從一位多倫多的癌末好友 (Ceci) 介紹給我的香港癌末患者,兩位同屬胰臟癌末期,無巧不成話,所得判詞皆為半年至九個月命終之類的。
眾所周知胰臟癌末期,頂多只幾個月上限,且離不開最後劇痛難當的臨終場面,但從服務 Ceci 那一年下來,竟給我看到另一安祥平和的完美結局,當時心想,這不愧為原始大法。還記得 Ceci 走至終站前,她囑咐我要同樣以原始點好好協助梅姐,我直言:「雖我倆素未謀面,但有緣繫上,我定當竭盡所能!」更巧的是,當時我在香港的老爸往生,故造就了我回香港與梅姐一家結緣。就這樣,地球兩端的陌生人,從2014年3月便一直緊牽至今,雖梅姐現已離開了,但這份難得之情卻永烙心田。
 
文静乖巧的梅姐,背后有一位能干大姊,帮她撑风挡雨。当知悉梅姐病情后,大姊二话不说便辞退高薪厚职,与另一好友马上组成强大组合,拼命学习原始点各要项,以便恰当地照顾她的起居饮食。由于她们清楚我与 Charles 只短暂停留香港,故当Charles指导她们手法时,大家也极速掌握,勤加练习。老实说,单看到梅姐家人及好友之配合度倒叫我赞佩不已。而当我们回多伦多后,便以每週报表严密监察,以确保她能安稳地走在原始路上。
 
梅姐一直积极地紧循原始五宝,但从联繫中,我感到她内心隐约攀升的恐惧与徬徨,且我们这远端遥控操作难以看得全面,故逐安排她与大姊于去年八月中到台北基金会,好让经验志工从旁跟进。而当中我们亦与秘书长多作沟通与交流,获悉梅姐得到各师兄姐之大力照顾,她明显忧虑减轻不少,我们亦放心多了。于往后通讯中,她不时分享着新生活,梅姐从开始时的羞怯,渐渐变得健谈,期间中还以身作则鼓励其他重病患者,而大姊依然是全天候的打点一切,我与Charles从她每週传来的报表无不感受到她融入新生活的投入与踏实。有一段日子我俩几近忘却她是癌末重症呢!
 
人与人的感情是很微妙的,或这就是「缘份」吧! 与梅姐之感情慢慢凝聚,到了年初三月我俩飞返台北与梅姐打打气。始终一年没见,犹如亲姊妹般蛮是惦挂。在台北聚首时,我们四人直像家人团聚,梅姐兴奋地买我大包小包小吃、介绍有哪好去处、哪台湾综合节目好看、哪品牌面膜大特价……我要按停她:「梅姐,我是来看您的,不好把我当旅客吧,您老实说…一切可好??」雀跃过后的她,实难掩惶惑之情,全因心底仍暗藏西医那残酷判词,记得梅姐犹疑着开腔:「Ginson 妹,您看我是否最后也如Ceci 般离去?」
 
我忽尔语塞,当然清楚此乃不少重病者的心结,同时更理解此于心底乱窜的坏思绪最消耗热源,亦是最大的致命伤。
我逐开导说:「我也曾被狠判脑癌只馀半载光阴,当时我邻近类同的病患也先后往生,我得加倍勉励自己:担心惶恐管用吗?? 只会令自己更沉沦与沮丧,要 『生』 便要『活』、要『活』便要『动』,我深信努力过好每一天,积极『动』开来,能走到哪天已叫无憾。梅姐,尽心尽力活好时刻,做该做的;其他没效益的,最好别浪费热源去胡思乱想好吗?」
 
梅姐颔首认同,她确相当感激能于基金会受着志工们的照料与关爱,如大师兄每回的用心按推、秘书长的循循善诱、其他病友的互励互勉,当然少不了体贴家姐的无私奉献….为要回馈大家,她直言更要用心走好每一天。我忙不迭补充:「岂止台北基金会,我们团队十多名志工也很支持您,您看这心意咭(心意卡)是我离开多伦多时,大家写好要我交给您的,加油呵!」梅姐看着心意咭(心意卡),满怀安慰,扬言他日要到加国探望我们团队。
 
四月中我俩飞回多伦多,心仍紧繫梅姐,因到了关键时刻,情绪辅导最为要紧,故不时传短讯作心灵支援。到近月她开始力气锐减,爬不到楼梯时,我则教她简单可应付的瑜伽式子,她仍全力以赴。每天也争取机会动一动或晒晒太阳,梅姐的确用心尽力走毕全程。诚言,到了离场的时间,也只得接受。
 
从大姊描述梅姐走时的安祥平静,已叫我大感恩慰。 梅姐于嘱福生命手册写下 “我要感恩的事”:「多谢Ginson,Charles 让我认识原始点及推介我去台北基金会,有各方面支持、鼓励、关怀、爱护…感恩此生认识您俩 (还有加拿大其他志工们)」看毕手机萤幕大姊传来梅姐最后的话语….
 
合上眼、泪下了,百感交集,幕幕与梅姐共处之片段逐一倒带;没太伤感,倒是感激之情溢满心头。感恩有幸能与梅姐结缘,能尽力协助她免却不必要的伤害与痛楚,我深感荣幸,一年多下来彼此亲密如姊妹,现虽暂且分隔,但想着梅姐已自在洒脱地遨游云端,顿感释怀。
 
我自会悉心封存好与梅姐这份难得的深厚感情,历久弥新!
 
(书于安省湖屋….2015年6月6 日….ginson [多伦多原始点服务站])
 
 
著作權聲明 | 本網站圖、文有著作權,非經同意,請勿轉載 | 法律顧問: 李宗憲 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