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張醫師線上課程

2024/4/21 張醫師線上課程 主題 : 1. 2024手法更新-頭部 2. 現場實作教學直播 (溫哥華 舊金山)

瀏覽1915次 日期:2024/04/19 11:20:27

2024421
張醫師線上課程
主題:12024手法更新-頭部
2、現場實作教學直播(溫哥華、三藩市)

Luna :我們今天在現場直播教學之前,
我們要播放2024年手法更新,我們重新剪輯過的;

今天我們播放頭部原始點,
以後我們會陸陸續續播放,重新整理剪輯出來的手法影片;

好,我們現在播放頭部原始點;

視頻頭部原始點
位置:如圖中紅點線所示;
分:耳後原始點及枕骨下沿原始點兩部分;
前者為主,後者為輔;

涵蓋範圍:頭的全部,如圖中桔色區域所示;

張醫師:我們來介紹頭部原始點的操作方法
第一個患者臥姿,
但手一定是自然往外垂下來,最輕鬆的姿勢;
然後再請患者頭部轉向,面向你;

好,等患者轉過來;
要看,他這個臉是不是對準著你的兩腿?
如果是這樣,是最標準;

但有些患者會稍微過來,這時候你姿勢就要自動調整到這裡來;
好,那如果他轉的是剛好的時候,我們站這裡;

我們來找耳後的原始點:
第一個手放著,
然後拇指把耳垂撥開,以食指指尖去測試,兩骨之間貼近耳背;
這是第一點,第二點,第三點,第四點;

我們現在來介紹拳頭法:
拳頭法,他一定要握虛拳,然後拇指翹起來,
這樣才能夠很輕鬆的按進去;

但是,不能用握緊的拳頭;
因為握緊拳頭會頂住患者,使他不舒服;

所以,這個拳頭是虛的,有彈性;

那我們用拳頭法:
剛好一次進去,就可以按到四個點;
手要放輕鬆,用身體往下沉,就能把拳頭帶進去,
然後像鐘擺來回撥動;

 好,這樣按完之後,
我們再頭轉過去,換另外一側,一樣:
撥開,然後把點找出來,一點、兩點、三點、四點;
那我們拳頭法,剛好一次下去,就可以全部按到;

然後,握虛拳,靠身體把拳頭帶進去;
不能使用蠻力,
然後來回均勻,
這就是耳後原始點的按推方法;

緊接著頭部原始點:
除了耳後原始點,還有枕骨下沿的原始點;

我們來解釋枕骨下沿的位置:
枕骨下沿的位置剛好就在耳後原始點後面,乳突骨對過來,然後再來枕骨下沿交匯處,就叫枕骨下沿的起點;
沿著枕骨下沿,緊貼著骨肉之間,然後延伸到脖子的大脖筋為終點,
所以它的位置是這樣來的;

他的使用工具是用手肘,然後掌心要向上;
這個動作特別要注意的是:下臂與上臂,這個要90度;上臂與這裡也要90度;

好,工具拿好之後;
再來,就是要注意姿勢;

操作者的姿勢:
如果患者是趴著的時候,那我們用弓箭步,
然後重心要蹲低一點,
然後手輕觸著頭部,另外一手拿著工具,直接頂到第一點;
這時候90度,與90度,這個不要變形;
好,前後開始按推;

枕骨下沿對側,按推完之後;
我們再來按,同側的枕骨下沿;

你面向我;
這時候他同側對你的時候,你採取的是弓箭步,
然後工具一樣,以手肘掌心向上;
然後,第一點,耳後對過來,乳突骨跟枕骨的交匯處,按緊之後,開始,
前後均勻按推;
第二點,第三點,
第四點太下面,可以稍微把頭轉過來一點點;
好,這樣比較好操作;
以上就是頭部原始點的整個操作方法;

我們緊接著,再來介紹舒緩:
舒緩耳後的話,用拇指;
患者轉過來後,我們拇指側面直接頂進去,
然後也是順著骨頭;

好,另外一邊再轉過來,舒緩也是一樣,
這是耳後的舒緩方法;

至於枕骨:
一般用掌根這一點直接靠進去,按,然後也是來回推;
按,來回推;

我們來講注意事項:
剛剛容易犯錯的就是操作者會去轉患者的頭,這個動作轉是很危險的;
有時候一轉,就受傷了;
所以,最好的方式是由患者自己轉;
好,請你轉過來;
這樣才可以避免危險;


Luna :好了,老師,那我們直播開始;
我們現在,現場等到溫哥華;

溫哥華志工:老師,您好!
你聽到,清楚嗎?
張醫師:聽得到;

志工:我們的問題就是說,我們這個月,志工一起練習塗薑粉泥;
一般來說,整個過程中,大家也感到它的效果;

但是,我們也碰到一些狀況,想請教老師;
第一個狀況就是說,發現被塗的地方:
比如說,我自己的耳朵;
還有一些志工的頸部,他的前胸部,還有手背;
他們這幾個地方,發現塗完薑粉泥之後,有紅點出現,或者破皮;

我自己本人的情況,
就是我發現左邊的耳朵的邊緣,有一些突出的皮,
而且碰它的時候有點非常痛;

所以,我就用薑粉泥自己塗,一直塗;
塗了以後,發現這個地方破皮了;
第二天,發現破皮;

那我繼續塗,因為我發現面積很小,
所以我不怕,我繼續塗;
塗完以後,這個紅腫也消了很多;
一個星期以後已經沒有痛,
所以我一點也不擔心;

但是,志工想問,這個破皮的原因是由什麼原因造成?如何可以避免呢?
這個就是我們關心的;

會不會因為身體?
你教我們的時候,我們看很多視頻;
就是塗背部,塗我們的下背部;

所以我們想知道,會不會身體的一些不同的部位,可能有不同的力?我們做的時候,要注意的方法?
比如說,我們的力道,
我知道我們要改善,就是要多一點用薑粉泥;
還有讓這個塗的時候比較滑,
濕潤一點比較好,沒有那麼乾;

我再請教老師,有沒有其他要注意的地方?

張醫師:好,一般會破皮,不外就是:
因為我們塗,它一定是要推動的;
跟我們之前的按推不大一樣;

按推是:
你按住之後,然後來撥那個筋,
所以不會在皮磨;

所以很多初學者,他會把人家推到破皮、紅腫、疼痛,
他們有時候是手法不當;

那塗薑粉泥也是一樣,因為它要移動;
所以,第一個要考慮到它的摩擦;

所以,我才說,
第一個,如果你用的薑粉泥不夠,那比較少,那很容易乾掉;
那乾掉,你在塗的時候,在來回搓的時候,就很容易破皮;
因為薑粉泥已經乾掉;

所以,我們在塗薑粉泥,
即便背部、腹部,
你看到最後,它已經乾了,我們就不再塗了;

我們那時候最後是用怎麼樣?
用撥的,撥皮;

就是怕,再大力推;
大力推的時候,就容易破皮了;

所以我們用的,為什麼要用薑粉泥?
我比較不主張用薑粉;
因為薑粉它沒有潤滑;
所以你用薑粉去塗的時候,也容易破皮;

再來,有時候你在推的時候,沒有用薑粉泥,
你這樣去搓它,很容易破皮:

所以簡單的講,會破皮:
第一個太乾了,太乾了;
然後再來,因為它在皮上要滑動;

那因為乾,再滑動,就容易引起破皮;

破皮不是正常現象,我只能這樣講;
最好不要破皮,因為破皮就是傷害;
所以應該正常的塗薑粉泥,是不應該破皮的;

那婉卿,你那個耳朵那個圖片,
破皮,我有看到;
那個應該,純粹在用薑粉泥可能不夠;
然後再來塗抹的時候,來回搓的時候,把皮搓破了;
是這樣的原因;

那前胸也是一樣,頸部也是一樣;
你塗少了,
即便你塗乾了,你還繼續搓它,
那還是會破皮,也是一樣;
 
所以,乾的時候,就要怎麼樣?
重新再來,
把那個屑屑撥掉之後,再重新再來;
這樣就不容易造成皮膚的破皮;

這個問題這樣回答,可以嗎?


志工:那老師,那個紅點又怎麼解釋呢?

張醫師:其實,照理這些都不應該出來;
反正不管什麼現象,
如果是皮引起的,搓的引起的;
那這個會破皮的,大概就是我說太乾澀;

如果起疹子:
是事後的起疹子,或是一邊塗就起疹子,
這個又有分;

如果沒有乾,
那這樣就像濕疹一樣,那之後慢慢起疹子;
那就是,還是在處理上,我們說乾掉一定要弄乾嘛,
然後把屑撥掉;

然後,至於塗的過程中會起疹子,
我好像還沒有看到;
你們有沒有看過?


回應:有的時候,他塗完之後,會紅紅的;
張醫師:那塗的紅紅的那是正常了,那個是沒關係;
但是,就是不要破皮;

但是,會起疹子,那個就奇怪了;
我好像沒有在塗的過程中,看到有人起疹子;
我沒有看過;

事後,有人說是塗薑粉泥引起的;
那事後,可能沒有乾,
或是這一類的,就像濕疹這樣;

好,這樣有沒有回答到你的問題?

志工:有!
還有一個最近有一位女士,她大約是51歲,
她最近兩年多已經停經,但月經不能乾淨;
她自己看了中醫,也吃藥,吃了一年多,還沒有斷;
她就是來找原始點尋求幫助,

那三周之前,我們開始塗薑粉泥,
首先在她的臀部上沿那個地方,找她的按推的痛點,
找到很多痛點;

按完以後,在她的腹部塗薑粉泥,
也叫她的先生做,她也做的不錯;

她的腹部的左側,加上中間的位置有痛點;
塗完三遍以後,塗薑粉泥,那個在腹部,
她感覺有熱進去,也比較舒服,也沒有疼痛;
整體來說,是腹部覺得比較鬆軟;

她先生非常好,每一天用薑粉泥揉她的腹部;
週末呢,一般會兩次;
平常是一天一次;

但是,她說三個星期以來還是有流血,量稍微少了一點點;
結果在323號,她做了薑粉泥揉腹部以後,
她也每一天也喝薑粉泥12克,一天三次,其實量也夠;
她也注重溫敷,也有運動,也出微微的汗;
所以在補充內外熱源方面,她也做的到位;

但是她感覺三個星期過了,為什麼變化不太明顯呢?
因此,我鼓勵她會不會考慮陰道灌腸這方面去想?
但是,她怕自己做的不好,也不想;

所以,她只接受在比較接近陰道的肛門,
她自己製作薑粉丸塞進肛門,希望加強一點熱能在患處;

但是,她一塞進去以後,馬上陰道出鮮血,
雖然不算多,所以她繼續再做一天;

後來,第二天,她剛剛想放薑粉丸在肛門口,
還沒有放進去的時候,她已經出血了;
而且,鮮血流很多;
她不知道什麼原因,她很害怕,
她已經停了,她沒有做;

然後,她跟我說,因為半夜流了很多很多的血,而且有黑血塊;
她手腳冰涼起來了,因為她沒有睡好,

而且她就現在就有一點擔心;
我可能吃薑粉泥的量,要不要加強呢?
她想問腹部揉薑粉泥,可以繼續嗎?
她就是有這個問題;

還有,今天,她說昨天晚上還是有流血,比前一天晚上更多,
但是這個血塊的顏色變的比較淡一點,
而因為她休息不夠,體力比昨天差了一點點;

我提議她煮一個紅參湯去喝,補充那個體力;
所以,她還在家休息,
儘量做多一點溫敷;

她只是說,她對流血這方面,覺得有一點害怕;
雖然這個血塊,沒有完全排出;
她以為已經差不多排出很多了,
但是下午睡醒了,今天,她又告訴我們,流血還有血塊繼續;

所以,她想問張醫師,她有沒有一些方法可以止血?
另外,陰道流血在那麼多的情況下,她怎麼補充內外熱源,比較好?
還有她能否繼續按推及塗薑粉泥揉腹部,是否應該按的時候比較輕柔一點?
因為,她發現如果她丈夫用力一點點,她可能又有流血的情況;
所以,她想請教張醫師,她應該怎麼做比較安心一點?

張醫師:對這個問題,我的看法:
所有疾病皆因體傷及熱能不足,
這是原始點最基本的一個原則;

那至於按推跟熱源:
一般很顯然,她已經出血了,就是狀的有組織受損;

那組織受損也好,她也一定有體傷;
那體傷,一定要找出來;

那血不止,
你光看血不足,也有可能體傷的部分沒有完全找出來;

那我們原始點在意的是,
她體傷有沒有改善?熱能不足有沒有改善?

而不是,去看血塊的顏色多或少?
這個不應該,再被現象所一直牽著我們的觀念,一直在走;
然後你看了又害怕,
這個能不能止,要不要止,這些都是多餘,
反而對患者消耗熱能;

我認為會累,會睡不著,會壓力,都是從這些來;
就是一直看現象,然後很畏懼,
那我應該補充夠不夠?

事實上,在我看法,
她整個來看,不難處理呀!

第一個,她的量一定夠,
也不用特別加強;

那第二個,經過按推跟熱源,

她應該先問,按推還有沒有體傷?有沒有痛點?
如果都沒有了,
我不相信都沒有了,還在出血;
所以她一定有體傷,那個才是因嘛

所以,不用再去搞;
我認為,先不用說,要用塞的了,補充更多的熱源;
反而不是這個概念;

我擔心的是根本體傷,就沒有完全處理好,這個才是重點;

然後你們一直在加強熱源,
那我認為她還會出血;
我看了很多就是一直加強熱源,然後很多還是身體越來越虛呀,為什麼會這樣?
體傷沒有解決,熱也吸收不了;

所以,我很擔心,你們應該出最大的問題;
應該是在體傷,我整個看下來;

然後,患者的觀念也不清;
不是很熟了,對原始點;

不是很熟的情況下,她擔心,
光這個擔心就在消耗熱能;

那這個擔心在消耗熱能,
你再用更多的薑粉泥或是怎麼喝,或是怎麼外熱源,
告訴你都補不進去,真的都補不進去;

我以前就是看到兩個乳癌的患者:
一個每天吃兩三斤,越吃越嚴重;

另一個人,照我們書本上就是一斤,他反而好;
所以,這個觀念才是最最重要的;

所以,我認為本來血也沒有那麼嚴重,
只要體力夠就好;

然後,搞到現在好像又睡不著,然後起來體力又變差,又還是好像還在休息;

這個就不對了,一定中間有什麼問題?
我認為不是塞的問題,也不是這些問題;

外內源跟內熱源,
如果處理得當,很多疾病就可以解決,
不是在搞其他的;

最基本功都沒有做好,
你再來塞這些,或者灌腸,那個意義都不大;
所以我建議還是回歸到我們最原始的;

最原始的,就是體傷有沒有解決?
不要再在乎那個血,
血只是一個過程;

那如果體傷,你按的都沒有痛點了,
再來問還不晚;

如果都沒有體傷了,
我相信,然後她又每天補充那些熱源,
又有一些運動,
自然就可以完全修復了;

所以,我的回答,我的結論:
第一個,患者觀念本身不清;
然後再來,我認為體傷根本還是有,沒有徹底的解決;
然後又在搞其他的;
方法越來越多,反而越不容易把問題解決,我的看法是這樣;

然後外熱源的塗,
如果能夠從體傷這樣的按,
然後過程中有出血;

就像我們按那個胸部乳癌一樣,
按有體傷的位置,它該流就流出來嘛;
這樣就好了;

如果按了,會有流血,不用擔心嘛,
那是一個過程;
如果你真的很擔心,兩天按一次也沒有關係啊!

志工:老師,因為我第一次幫她按的,
因為她的問題在腹部嘛,
所以我們按的是臀部上緣的那條線,然後這個V字形,我們還是要按,對嗎?

張醫師:我建議都按,就是我們的大開關都要按;

然後,再來按,
因為她有狀的組織受損,
患處的部位也一定要找痛點;

因為也已經有出血了,
就是他處也有問題,患處也有問題;
那體傷,我指的是,既有他處,又有患處,

你們一定有一些部分是漏掉了;
所以,這個體傷一定要先找出來;

那找出來,
就好像病根,你找出來,處理才有意義;
而不是,再去想更多的方法;

然後塗薑粉泥,如果塗的夠,
包括她的內熱源和外熱源,
我認為應該就夠了;

除非她的體力,
因為這樣問有一個問題,人沒有看到;

像香港他們問,那個女孩子,
她一邊很硬,一邊沒有問題;
然後,看起來體力都不錯啊;
整個人的形體,壯壯的;
所以,我一般,我會判定這個是輕症;

但問題,這個,我都沒有看;
她自己體力怎麼樣?
然後是不是多愁善感,還是熱能怎麼樣?
我都沒有看到,所以我只能很難判定她,

如果說,出血多,就算重症;
那重症,第一個按推跟熱源都要到位;
所以我的建議是這兩部分,是你們才要注意的;

人沒有看到,也不知道你們怎麼推?
大概,我就回答到這裡,好不好:

志工:好,明白,謝謝老師;

Luna:老師,我們最後就是三藩市塗薑粉泥的一小段,請教一下張醫師;
那我們今天就播到這邊;

那我們現在放一下三藩市的:
就是背部特別長,然後個人矮的人按推,要怎麼樣才能夠按推的出來?

志工:發現有一個問題,就是病患的那個腰特別長,他的身體是特別長;
我們那個志工按到這裡的時候,好像不夠力;
所以我們就是在想要分,分開兩段的時候,可不可以這樣按會比較好?
因為她的手力,到這裡的時候,就好像是不夠;

Luna:老師,他們在按大中,他特別高;
那阿May 你做上一半,上背部就好;
然後下背,等一下是不是側著去做;
試試看,等一下做側的給老師看一下?
沒有力啊?

老師,這兩個個子都是比較嬌小的;
嬌小的做大中是有一點辛苦,
要分兩部分;
老師,你覺得他們這樣子可以嗎?

張醫師:他們其實怎麼站,怎麼;
只要能夠按得到,原則都對了;

但是像阿華站在旁邊,往前站,
如果能按得到,也可以,
這樣也是可以前後;

就是站到旁邊,這樣按也可以;

如果說方向,
就像那個他們垂直的,這樣按,我也不反對,
反正只要按的到;

但是,有一個問題就是,
你那個就是還是要力量下去;
但不能兩手重疊;

剛剛有一位元兩手重疊,那是錯誤的;
這個兩手重疊是完全沒有力量,
這個是錯誤的手法;

一定要分開,然後兩手要貼緊皮膚;
我們一直強調,兩手要貼緊皮膚;
然後身體往下壓,然後往前推,
要有這個動作做出來,力量才能滲透進去;
身體要往下壓,往前推;

那如果太長了,
你就只好站到旁邊;

然後,不管是這樣前後,還是左右,
我認為都可以,只要按得出來就好;
但力量一定要進去,最高的原則就是這樣;

Luna:好,謝謝老師;
老師,我們現在請阿華跟另外一個志工,
按推一下背部薑粉泥,老師指點一下;

好,Maggie先按;
老師,現在阿華也做一下;

張醫師:我看兩個有什麼不一樣?

Luna:老師,剛剛Maggie按的,還有阿華;

張醫師:Maggie她第一個,
她按的,我認為她下來的時候,要外撥,
那個好像少了一個勁,我的感覺;

其實,到下面的時候,
真正的力量是在手掌,而非手指;
手指只是緊貼著;

然後在轉的時候,手腕那個緊貼著皮膚,然後往外撥,
然後還是有一點力量進去,

也就是貼著很緊,壓下去,
然後往外撥,是這樣的力量;

我發現他們往外撥,都那個力量太小,
好像這樣撥出去就好了,
這是第一個Maggie的問題是吧!

另外,那個到下一段的時候,
因為第一個,那個女生她兩腳沒有往前,就是後腳也沒有往前,
所以她下去也沒有力,
所以往外撥也沒有力,
有一點這種味道;

我們再看她的動作,她這樣推下來,
你看她到下面,後腳還是沒有挪到前面來;
所以,到下面,她根本沒有力;

那沒有力,
她往外撥,也沒有力;
她只是做一個動作,
好像形式做一下,但是達不到那個深層,
所以是Maggie的最大問題;

她往前推,是沒有什麼問題;
就是往外的那個力量,就不見了;
所以她到下面,

Luna:Maggie往後推的時候,那個腳要往前挪就對了

張醫師:往前,那這樣身體才能壓,
這樣沒有力,
所以她往外也就沒有力;

那阿華的問題,
我建議,他還是不要用兩手;

因為你正常的塗薑粉泥,力道已經夠,
像這樣都不合標;
像這樣兩手,
第一個重心也不穩;
我不建議這樣;

一開始,還是學正規的,
這樣才有辦法統一的;
所以,我不建議用兩手這樣貼著;

然後,阿華的問題也是,
好像到外面撥的時候,即便兩手分開的時候,也是少了一個勁;
所以,他就是少了那個勁,所以他就用兩手來改善他的問題;

事實上,就是一開始就有問題,
也就是他的腳,還有手法的整個沉下去的力量;

然後要用手掌心,然後緊貼著往外撥,
往外撥,
那個力量就會出來,
不需要借他兩手;

那做的不到位,才要用兩手,
那這樣更不到位;

這樣對;
然後,你看他掌心又起來了一點,
往外撥有一點起來;

我們再重複看他的細微處,
他剛開始推的時候,來我們再來看,他怎麼往外撥?

開始,好;
你看他,你們在往外撥,好像都很輕鬆;
事實上,那個下面還要用力啊!
下去,用力;
然後掌心往外撥,這樣才有力;

Luna :好,那我們再改進

張醫師:這個動作,
兩手是,甚至還有帶;
這樣重心不穩,也不能把身體的真正力量充分表現出來;

因為他兩手重疊,那個重心絕對是不穩;
那這種力量覺得,不一定比單手有力,不一定;

所以,我的建議:
還是照我們教的這樣;

然後到下面的時候,一定要用身體,
懂得用身體往下壓,然後往外撥,
往外撥,那個掌心一定要貼緊;
你們好像都沒有貼緊;

Luna:那,我們再繼續練,好;
好,謝謝老師;
那我們今天的直播就到這裡;
好,老師,謝謝;

張醫師:好,謝謝各位,再見了!
 
原始點繁體版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援:榮尚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