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張醫師線上課程

2024/5/5 張醫師線上課程 主題 : 1.2024手法更新-頸部 2. 現場實作教學直播 (吉林+鎖骨)

瀏覽2477次 日期:2024/05/03 14:46:45

202455
張醫師線上課程
主題:12024手法更新-頸部
2、現場實作教學直播


頸部原始點
位置:如圖中紅線所示;分水準,垂直兩段:

水準段,即頭部原始點中的枕骨下沿原始點;
垂直段,則位於頸椎兩側;起於枕骨下沿髮際內的大脖筋,順筋下行止於肩頸結合處;
涵蓋範圍:頸部,肩膀,至鎖骨
如圖中黃色區域所示:


教學視頻:
頸部原始點操作方法
張醫師:要做對側的時候,一樣建議:
跟頭部操作一樣,用弓箭步;

工具也是一樣,用手肘掌心向上,各保持90度;
然後,第一個點就在枕骨下沿與大脖筋,
好,這就是第一點;
按進去,頂住之後,然後開始來回推;
按、推,按、推,按、推;

我們再來介紹,同側頸部原始點:
如果是同側的化,患者面向你的時候,操作者採用弓箭步:
重心要低,好!
工具一樣,用手肘,掌心向上,保持各90度;
第一點,按之後,然後開始推;
第二點,按、推;
第三點,按、推;
第四點,按、推;
好,以上是頸部原始點的按推方法;

至於舒緩方法
一樣用掌根;
另外一邊,也是一樣,稍微蹲下來;
 
頸部原始點的按推,注意事項:
除了頭部,不要操作者旋轉以外,儘量患者自我旋轉;
還有按推的位置,一定是沿著骨旁:
第一個不能碰骨頭,
第二個也不能離開骨旁太遠,
這些操作都要小心;

Luna:我們今天現場是在吉林,
好,吉林推廣點,紀春蘭,
好,請你們那邊開始;

志工:老師,好!
張醫師:好,大家好;

Luna:紀春蘭,你那天說有一個案例,要分享給老師;
就是很精彩,5天就全身紅斑不見了;
那個案例,前後比對有做出來;

要不然,我先放出來;
等一下,大家看完以後,你就分享一下;
我先把這個放出來,給大家看一下;


薑粉泥妙用
按推五天
全身紅斑消失案例

視頻:王女士,81歲,20231027日摔跤造成骨折住院;
手術後全身發癢,從兩腿開始長滿紅斑;
每天感覺熱,流汗多,
腿部紅斑逐漸變紫,全身都是,越來越嚴重;
醫生說沒有辦法。

20231212日,求助原始點;
全身長滿紅斑,下肢斑塊已經變色,開始變壞,
感覺發熱發癢,睡眠不好;
肚子大,全身也有浮腫。
雙腿疼痛不能正常行走,沒有體力;
帶著輪椅和坐便,攙扶可以慢慢站起來;

處理方法:
  1. 建議馬上停用所有藥物,
  2. 能站起來就不用輪椅,
  3. 把飯菜悶軟煮熱吃熱的;
  4. 每天全身按推原始點及塗薑粉泥,每次1個多小時搓3遍,從臉部到四肢,全身前後都搓,
  5. 室溫保持2729攝氏度,這樣可以少穿衣服,
  6. 薑參粉做成糊50-60克,只能在室內走走,晚上睡覺用電熱毯;

連續處理五天,
全身紅斑消退,皮膚乾爽光滑;
不流汗了,睡眠也好了;
最重要的是能正常行走不瘸了,腳有勁兒了,腿不疼了;

原以為需要長期作戰的疾病,幾天就好了,真還有點難以接受;
不過事實就是如此,
應了老師的一句話,只要方法對,病好不難!

用薑粉泥按推腳部時,發現一處陳舊燙傷,
患處發黑褶皺堆在一起有肉疙瘩,真看不出是四年前的燙傷;
用薑粉泥按推幾次後顏色變淡,皺皮平滑,薑粉泥的威力看得見!
新傷舊傷一起康復,這是病患及家屬萬萬想不到的;

老伴看到原始點的效果後也主動住進來,希望用原始點幫助他解決多年的手腳麻木的症狀;
之前女兒曾經給他介紹原始點,他不信;只信藥,沒少花錢。
老爺子也82歲了,先幫他把全身開關打開,他感覺輕鬆多了;
前胸後背四肢搓薑粉泥;

因他不喜運動,曾經有醫生跟他說不要多動否則腳會更麻,他就不敢走動;
為了讓他多動,並學會自救,
我們幫他按推多次後,症狀已經緩解,
教他自救,每天多次用薑粉泥推揉手腳,
手腳麻木的問題也逐漸解決了;

20231221日,我們勸兩位老人回家,
看得出他們有些戀戀不捨,也許是因為病好得太快,還沒有緩神過來,
也有對我們的依戀和信任;

對已經80多歲的他們來說,這種求醫方式,他們是第一次遇到,
簡單,有效,沒有任何壓力;
處理前,處理後;


志工:其實也沒想到她好的那麼快;我自己也沒想到她好的那麼快;
只是肯定的告訴她了,肯定能好;
但是,我也不知道那麼快能好;

她的家屬就更高興了,更驚訝了;
因為,她去看病的時候,在醫院說,這個沒什麼辦法?
像她這種情況,可能在醫院就打激素吧!
告訴他們沒什麼辦法;
然後,都感覺特別神奇,她自己也感覺特別神奇,家屬都非常高興

然後,還有一個紫癜的,
過敏性紫癜
患者:大家好,我是原始點的受益者;
我是2020年,突然有一天,腿上長了很多的紅點,不退色;
我第一反應,我過敏性紫癜又犯了,因為我對這個病真的是太熟悉了;

7歲那年得過一次,22歲那年又犯了一次,這次是第三次了;
我感覺天都要塌了,我知道那幾次犯,
我都是用了很多很多的辦法,很長很長的時間才好;
而且,對於身體上的傷害,我覺得每一次的打擊,我覺得都是不一樣的;
第一次是我小的時候打了很多的激素,
整個臉、身上,全都是就是那種激素肥胖;
然後,也因此收穫了很多的外號,同學們給我起了很多的外號;
那個時候,也小;

第二次,同樣也是吃藥,不讓下地走路,工作什麼都辭了,在家養病,
然後也用了整整兩年的時間,才算不起;

這次是足足三年了,
用了各種的辦法,然後還是沒有一點的好轉;
然後,工作也辭了,孩子也帶不了,
因為這一次嘛;

因為西醫始終是讓我臥床,然後我身體也是走樣了;
身體一點勁都沒有;
我喝了兩年的中藥,一點效果也沒有;
孩子帶不了,工作沒了;

因為西醫總是讓我臥床,
然後我整個身體嚴重走樣;
我覺得我一直在崩潰中自愈;

後來,我朋友就跟我說,不行你去紀姨那看看,
她說,她姥姥是過敏性紫癜,在紀姨這兒一周左右就好了;

因為,當時我從來沒有聽說過原始點,
其實,我也是抱著這個死馬當活馬醫的這個心態,
然後,去接觸這個原始點;

然後,第一次見到這個紀姨,她就跟我說,給我按推原始點了,
給我按原始點,發現我體傷還好,不是特別重;
我最重要的還是這個外熱源不夠,
所以就得通過運動,喝薑泥,然後推薑泥等等,這些才治療;
然後,最重要的還是靠自己鍛煉;

我記得,我第一天推薑泥,
按了這個原始點,然後推了薑泥,
因為我家住的很遠,真的是足足折騰了一天;

以前,我在外面折騰一天,不敢想像我的腿會變成什麼樣子;
而這一次,我發現就是我原來起的那些點,顏色變淺了不說,而且基本上新起的基本沒有;
所以,就讓我就是突然對這個原始點肅然起敬,
然後,我就開始運動;

因為紀姨說,光靠這個外力給我補充這個熱源肯定不夠的,還是要靠我自身;
於是,我就開始運動;

對於基本上沒有運動三年的人來說,運動真的也是一件非常考驗耐力的事情;
但是,為了我自己的身體,為了我的家庭,孩子,我只能咬著牙堅持;
我現在已經是第三周了,基本上就是不起了;

紀姨說,還得保持熱源的供應,加強鍛煉;
按原始點推薑泥,喝薑泥,只是輔助我;
最主要的以後還是靠我自己;

我一定能做到,還自己一個健康的身體;
我也終於認識到,原來我可以不用吃那麼多的藥,花那麼多的錢治我的病;

這些年,錢真的是花了無數,到了求醫無門的地步了;
我也希望我身邊的人,能夠知道這個原始點;

不要等到求醫五門了,才想到原始點;
而是因為能夠想要一個遠離醫院,遠離病魔,
這樣的一個心態接觸原始點,這樣我們每個人可能都會健康起來;

病了這麼久,我常常跟身邊的人說,有什麼都不如有一個好的身體;
從我姑娘生下來,我就開始生病,病了這麼久,
她知道媽媽不能抱她,於是每一次給我出門的時候,從來都不讓我抱,乖乖的自己走路;
從她懂事,她也照顧了我很多;
因為身邊的人,一直在告訴她說,媽媽身體不好,你需要多照顧媽媽;

這一次,就是從來沒有好過這麼多,
然後我就跟我姑娘說,我說等媽媽好了之後,媽媽一定會帶你去旅一次遊,因為這麼多年,我也一直沒有好好陪過孩子;

我也很慶倖,我姑娘能夠這麼早的去接觸到原始點;
因為我每天在家推薑泥也好,或者運動也好,我姑娘都會跟我去嘗試;
我也很感謝,驛站的所有的叔叔阿姨們,給予我的幫助;
我也會用我自己的微薄的力量,去好好的宣傳原始點,然後學習原始點,
我希望有一天,我可以用它來幫助我身邊的人;

志工:其實,我才聽她這麼說,我心裡蠻酸的;
她來這些天,我真不知道她有這麼苦;
我覺得她那個病是一個小病,其實我也沒有太管她;

我給她推了兩次原始點,我發現她他處體傷不是很重,
推兩次,他處體傷就不怎麼疼了;
就是新來的學員給她推薑泥,然後她就好了,這麼快了!

聽起來,我們看起來,挺小的病,
他們卻這麼苦,好多年了,又治了這麼久;

光知道她這次是治了三年了,我以為她是新的;
好像她說,從小就犯過幾次了,
每一次犯病都需要打激素,或臥床,都是這麼治;
這次治了三年沒好,聽起來蠻難過的;

然後,她觸動挺大的;
也年輕,發自內心的佩服原始點,
有時間,她還要學,
她感覺,她以後真的有機會能幫助別人;

借著這個機會,我跟老師們彙報;
我覺得在這次香港學習,
在這之前,我們做的挺累的,我都感覺出來;
就是以前到我們這學習的,一看我這麼幹,
他看我幹的挺累了,都嚇跑了,所以義工就少;

他一看我,他說看我幹的太累了,他們都不敢幹了;
然後,我以前,我也說,你們要是跟不上我,你們也做不了;
所以,幾乎都嚇跑了;

這次學習回來,
回來之後,我感覺我做的輕鬆多了,真的沒有這麼累,
讓老師指點一下,
我覺得,我之前有一點機會和老師早點學習,好像不能累成那個樣子;
尤其,我現在重視薑粉泥這個按推;

以前就是推原始點,
薑粉泥什麼樣才能夠推呢?
就是重病,很危重的那種,他才有機會會推薑粉泥;
然後,差不多的,都沒讓他們推過;

現在,我覺得用薑粉泥,這麼一應用,
他這個康復的時間就縮短好多;

就像王阿姨那個病,她來的時候,我跟她說,大概多長時間好?
我說,還不得一個月啊!我感覺一個月,
要是以前那個病,好像得一個月;

所以就是,每天就是很認認真真的給她推一次薑粉泥,
所以,幾天就好了;

所以現在,我們這塊病患,基本上也沒有太輕的,
太輕的,他也不來;
都有點要不行了,他來了;

所以我們這塊,專門給推薑粉泥;
我們今年成立了一個,我們叫解症小組,
45個人定下來的;
其實,我們固定的有4個;
然後,那一個是外地的,曾經在這學習的,一直支持我們的;
他們會安排時間,每一個人來呆一段時間,下一個再來接;
就是這樣,我們湊了5個人;
我們這5個人,就完全來一個病患,完全對付一個,
我給推完原始點,
然後就是該怎麼做,怎麼做;
就是推薑粉泥;
重的不用說了,全推,都給推薑粉泥,專人給推;
專門照顧這一個;
然後,再指導他的日常生活,比方說怎麼吃飯,穿什麼樣的衣服,保暖,
就是這些細節,我們今年就這樣做;

其實,老師指導我們一下,這樣是不是合理?
因為我們人手少,然後收不了太多的病患,
還是量力吧,儘量!
一看,他們也不能挺了,只好讓他來了,
來了,我們就差不多全力以赴;

我們的接待能力還是挺差的;
但是我們這幾個義工,都挺能幹,
都真發心,確實不徒名,不徒力的;
而且,我們這的義工來都是付出的,全是付出的;
財力、物力都是靠我們現在這些義工;

最近這兩天,我碰到都是精神上有問題的人,
精神上有問題的人,按推居然都能解決,而且還挺快;
然後,我就想,這個應該是屬於治未病;

比方說,一個老爺子,他就罵人;
他有力氣了,就開始罵人,脾氣老暴躁了;
我給他推原始點,推完,他居然不罵了;
那這個也是體傷,就符合我們治未病的這個理論,
是吧,老師?
張醫師:是!

志工:就是給他推完,他就一點脾氣也沒有了;
而且,在推頭部的時候,這邊推了一半,推了這個耳朵,
之後這個枕骨,剛要推的時候,他就很老實了,
就是在那享受形的讓你推;

然後,我問他疼不?
他說,疼啊,但是我也想推;
他也不掙扎,推完半個腦袋,他說話就很正常了,
就不罵人了,就好好的說話;

然後,還有我妹妹家的閨女,精神病了;
年前得的病,她得病的時候,我不知道;
是有一天,我上寺院,
他們領她去上寺院,去念佛治病;
然後,我碰到她了,她在那塊不念,還搗亂;
然後,我領她來家,在我家住三天,她也好了;
就是給推完,心情可好了;
學抽煙,都不抽了;
然後,現在我發現他們的體傷都是頭部,上背部;

那這個都是,我就想如果發脾氣的人,心情不好的人,就說每天有怨恨惱怒煩的;
我覺得就給他們弄來,按原始點,就好使;
原始點按開,他身體輕鬆,他心情就好;
這個算是治未病;

在沒有得那個精神病之前,按按原始點,他是不是可以不得這個精神病了?老師,應該是這麼個道理?

張醫師:如果,他行為上已經表現出想罵人,或是不大正常,
那應該算是已病了;

那這個精神官能症的,
不管是精神分裂,甚至到睡不著,
大部分都還是頭部體傷;
那這個按完,體傷改善,一般症狀是可以緩解下來;
然後,再加強熱源的補充;

那如果說,治未病是:
他還沒有什麼精神的問題出現,那我們害怕他以後有這個問題;
那我們頭部就可以先處理,
這個叫治未病;

那你剛剛提的,他已經常常在行為表現上,
喜歡罵人,脾氣也不好,
那這個算是已病,在我看法;
但還是從頭部體傷下手,是完全正確的;

那他被按的,還能夠很享受的,
可見你們手法進步很大;
不是用蠻力!

如果用蠻力,
以前我記得你們來的時候,有時候力道還比較僵硬,猛一點,
那這樣患者可能不是享受,很可能他是在被摧殘;

那聽你這樣講,他喜歡被按,也有一種這樣感受,然後按完又能夠緩解;
那代表,你們的手法應該進步很多了;
所以,很不錯啊,像這樣都能解決,很好!

志工:我也會感受到,
就是從這次學習之後,我說感覺輕鬆很多;
一個是從病患這個,他康復的時間縮短;
我自己幹的也不像那麼使力氣;

所以,我們就希望多跟老師學習,
我們得緊跟著老師的腳步;
繼續努力,我們還差很多;
然後,我們通過跟病患一起學習;
其實病患確實是老師,病患來教我們,教我們很多東西;

張醫師:我覺得他們做的很好!
紀春蘭,講的很客氣;

像第一位患者,那個皮膚的問題,
確實一看就知道,全身性的,
然後行動也不大方便;
那一看就知道這是重病,
那重病,當然是以熱源為主,按推為輔;

那你們全身能夠這樣,
徹徹底底的幫她做了一個多小時,這很不容易呀!
一般人,志工要有這樣的耐性,能夠幫她這樣服務不容易;
她也確實看到這樣;

因為它要有成效,
一定是塗薑粉泥的過程中那個力量還是要進去,
不是像外面的這種的塗法;
所以,你們還是會有用力

1個多小時下來,其實是很累人的;
因為,我有做過,我知道;
有時候,半個小時,就覺得很吃力了;

有時候,我都會叫我們志工,
如果要塗大面積,有時候累了,可以大家輪流做;

那你們這樣竟然5天就能做成,
那個速度之快,是很難想像的;
表示你們已經就是把薑粉泥這些塗的要訣,都已經做到很徹底了

那我在想,他好的那麼快,
我在想第一個,他一來就一直住在你們場地那裡,住一整天,
不跟外界接觸,
包括飲食也都掌控在你們這裡,對吧!

志工:我們一起吃,跟我們一塊住;
他不回家的,我也覺得他跟我們一塊住,效果好;

張醫師:對,我覺得這是你們的特點,這個應該要保持;
有時候,基金會也沒有辦法給人家住,
就是你跟患者講了很多,然後做的都正確,
但是他一回去,就不能受掌控了,他又回到過去的習性,
那隔幾天再來,那個效果就顯現不出來;

確實要把這些重病做成功,這樣的方式是最好的
好,我大概補充這樣;

而且,我看你塗薑粉泥,那個皮膚病,
我看你這次香港學的手法都有用上,

還有我最近的一些影片,包括乳癌的一些按推方法,塗法;
好像,我看你推的時候,好像都有用上了,是吧!

志工:是的,自從老師把那個手法規範了,我們回來都是完全照做的,
就是新來學習的那個姿勢,
我們希望,我們學的會越來越像;

張醫師:這樣會比較省力了,
教你們的就是省力,
然後力量又能夠進去;

志工:效果好,然後病患他的感覺也好,病患很舒服,
和我們之前想怎麼推,就怎麼推,完全不一樣;

還有老師,就是紫癜的這個,
其實她現在可能還不知道,
我讓她運動吧;

之前的那個老阿姨,就沒有什麼運動量;
因為,她80多歲了,她就在屋裡邊走一走,她也不太愛動彈;

紫癜的那個,她不是年輕嘛,
其實她這個病,我知道,我們就是光給她推薑粉泥也會好;
但是,我當時沒告訴他,我說是讓她需要運動,
因為,我看她的體質不太好;
她長期用過激素,腿很粗,就是身體變形了,
雖然年輕,她也不是體力很充沛;
然後,我就告訴她運動,就是主要是運動改變體質,以後能更健康;

其實,我覺得,如果她不運動;
她這點皮膚病,不運動也能好;

Luna:老師,那我們下一次,把他們的這兩個案例都做出來;
剛剛的紫癜那個也很精彩,紀春蘭都有傳她的影片過來;
後製作,可以做出來。

志工:老師,我們這還有幾個重病,
現在兩個臥床,不能自理的,
就是他們好的,也算挺迅速的

老師,看這個,她臥床了;
她以前是做原始點的;
其實,我借這個機會批評批評她,她不太重視那個薑的品質,
以前,我因著這個事,我說過她,
後來,我就不大想理她了,
她是瀋陽的,她不太重視薑的品質,
就弄一些,在網上買的薑,也沒有什麼大事

然後,今年正月,她中風了;
因為她是做原始點的,她沒有上醫院,還相信原始點,

但是,他們在家的時候,他們幾個人給她推原始點,沒有解決問題;
推了8天,
然後,沒解決問題之後,她聯繫我,讓她過來了,
他們這個手法還得提升,我都覺得他們需要提升;

然後,我就讓他過來了,
我給她推一次的時候,她能趴在床上能拱起來;
就是趴著,就能拱身;

她來的時候,是坐都坐不住;
躺在床上翻身,兩個人都拽不動她,就是一點都不能動;
而且,她這半個身子一點知覺都沒有,
就是她手腳沒知覺,不知道疼,也不會動;

我跟她推完原始點之後, 她就能這樣似的在床上拱起來;

她來的時候,呼吸憋的上,
來的很晚,我們就加了一個夜班,全身給她推薑泥了;
我就怕她呼吸難受,有危險;

直到第二天,我再給她推一次的時候,
她就仰躺,就是坐起來了,
之後,她一天一個樣,每天都一天一個樣;

後來,會走的時候,她不會躲,
就是對面有障礙物,或者誰碰她的時候,
她只能乾等,反正躲不了;

現在,她就是全都能指揮自己,
躲著走,繞著走,都自如了;
沒知覺的這個手腳,都有知覺了,也能動;
所以,我也是覺得這都是我們這次學習之後,才有這些效果;
還有些小病的,哪都疼的那些,我也感覺到那些效果;

這裡頭,還有一個臥床的;
現在躺著又睡著了,她現在愛睡覺;
我給她推的時候,她體傷還很重,很疼
一直按推,一直打架,
但是她也能起來,也能起來動了;

反正,整個我感覺,現在我們對這些病比原來輕鬆很多了;
所以,我們體會到這點,現在我們更重視學習了;
老師講的這些觀念,這些理念,
我們一定要把它理解,應用到臨床上,這就是我們今後主導方向
大方向,還是靠老師指引,老師幫我們掌握方向,
感恩老師!

張醫師:你們團隊真的不簡單,
我剛才看的,包括那個走路,那個都很難處理的;
現在,久病臥床都能夠走到這樣,
應該進展都算蠻快的

志工:她是一星期之內起來的吧!一星期就能走了;
張醫師:這很快,

志工;現在能上樓了,能爬樓了;
一開始做輪椅,後來用拐,
現在輪椅也扔了,拐也不要了;
現在就自己能這麼

Luna: 紀春蘭,你可以拍一段她自述的;
然後,你們講解;
我們到時候播放

志工;我們都有,給她處理了,有照相;


Luna:那老師,下面,我們有一個這個是來基金會詢問的一個案例:
是在鎖骨長了一個很大的腫瘤,
她都是從網上學習,
然後,她碰到瓶頸,她要請教老師;

我們播放這個影片給老師看一下
老師,這個請教你的是說,
我先把她的問題念一遍,
然後我們再來看影片;

她說,請問我老公鎖骨上的腫塊,要怎麼處理?
現在是不小心動一下,它就會噴血,有沒有處理方法?

然後,我們看他下一張,
她是說,張醫師,我在家裡是看原始點的視頻,學習手法,然後幫我先生按,但是一直都沒有見好轉,要怎麼辦?
不知道是不是腫瘤太大,然後頂爆血管,噴了好多血出來?
一開始還以為是有腫瘤的淤血;
也想到說,是不是去找香港原始點張醫師培訓的志工,去跟他們學一下手法?
老師,我先放一下,他那個在噴血的影片,
老師看一下:

家屬:老師,您好!
像這個腫瘤,老是這樣噴血;
是等著一直流出來,還是怎樣處理?
出好多血;
我說等它流完,再用薑湯洗怎麼樣?
它流了好多,還沒停

Luna: 老師,她是寫信到基金會,
然後把影片送過來,
請教老師,
然後,請老師幫忙解答一下;

張醫師:第一個,他那個腫瘤確實比較大,
這個跟乳癌患者,有異曲同工的問題;

那處理的方法,跟乳癌那個手法是一樣的了,
就是固定,然後在腫瘤的周圍找痛點,

那痛點按了,會讓整個周圍迴圈變好;
那迴圈變好,裡面包括組織液,甚至血液都有可能流出來;

那流出來,她在問,那血一直流怎麼辦?
這個問題,還是要讓它自動流完,而不能止血;

因為如果你止血,或讓組織液不能流出來的話,
那最有可能就是腫瘤會越來越大;

這個處理方法,她問能不能去香港志工那裡學手法?
我認為一定要!
因為你自己不懂得按,然後也不懂得找體傷,
那這個,我覺得會讓那個病情拖延;

我還是建議去找志工,然後跟他學,
然後,你有什麼問題,他們會告訴你,
這樣會更直接了;

然後,現在他已經動不動就會噴血,
還要注意的是,他要補充內外熱源;

因為到了這樣大,然後會噴血,流很多血的化,
我擔心將來會熱能不足了;
所以,遇到這樣的患者,一般都歸類為重病;

那重病的處理,不是首重在手法,
而是第一個要有這樣的觀念,就是你怎麼加強熱源的補充?

那有了熱源的補充,包括配合運動種種,
讓體力變好,這是第一個最重要;
然後,再來處理;

那按推,也要看情形,
如果它每次碰,都會流那麼多血,
應該是不會了;

以我經驗,有時候,它流一流;
下次再按的時候,就沒有流那麼多了;
一般是這樣,身體也會去調節它;

有時候,你剛開始,它流很多,
最後身體在修復的時候,你第二次再按,也許就沒有流那麼多了;

所以,這個過程中,最最重要還是熱源補充,還要配合運動;
然後,再來,手法一定要跟志工學,

然後,記得按的過程中,不是按腫瘤,絕對不是按腫瘤;
因為你去擠壓它,它反而組織會破壞掉,
而是在周圍找壓痛點;
記得,我講;

那壓痛點找到之後,
你幫他塗薑粉泥,順便按,然後讓熱源滲透進去,
他那個腫瘤部分,就會變柔軟,甚至經過整個迴圈變好,
包括組織液流出來,血液流出來的時候,腫瘤就會慢慢縮小,
這個才是一個整個的治療過程;

那這樣的過程,還是要找專人來教導你,
因為實在太大了,我怕你沒有經驗,
然後你們又會亂想;

比如流血,那該怎麼處理?
其實,流血讓它自動流;
他也不是說過分的,一定要讓他擠出很多血
不是這樣!
不能擠腫瘤,讓它破壞了,流血很多,
而是找周圍的痛點,
那周圍痛點,刺激迴圈之後,
它這個血流出來,那是正常的流
而不是經過錯誤的處理而流;

所以,我覺得手法,還是要專人來教導會比較好;
好,我就回答到這樣;
 
Luna: 好,謝謝老師,那我們今天答疑就回答到這裡;
今天的直播,我們都已經問完了;
我們今天的直播就播到這裡;
好,謝謝,老師,謝謝!
原始點繁體版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援:榮尚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