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張醫師線上課程

2024/5/26 張醫師線上課程 主題 : 1.2024手法更新-臀部 2. 現場實作教學直播 (新加坡 / 倫敦 / 香港)

瀏覽2323次 日期:2024/05/23 14:20:44

2024/5/26
張醫師線上課程
主題:1.2024手法更新-臀部
2.現場實作教學直播
(新加坡/倫敦/香港)


2024 手法篇
臀部原始點

臀部原始點分為兩部分:上臀部原始點,下臀部原始點

上臀部原始點涵蓋範圍:
髂骨上沿以下的腰部、臀部及其前方小腹。

教學視頻:
張醫師:我們現在來介紹臀部原始點;
臀部原始點現在有分:上臀部原始點,還有下臀部原始點;
如圖中紅線所示,從身體側面的髂骨上沿,一直向內延伸至脊椎旁,此路徑即為上臀部原始點位置。

張醫師:
那上臀部的原始點的位置就是在
胯骨上沿,然後一路到側面,側面這裡為終點,也是起始點;
第一點,然後一路按上來,
到這裡的時候,腳要伸直,然後再繼續按,按,
然後每一點按下來,
按到以前的腰椎,這裡,以前是最後一點的終點站;

那同側也是一樣,這一條一路按,按到這裡來,


那下臀部原始點的位置:
剛好也是在上臀部原始點對下來,這個側面,
也是在胯骨的下沿,側面
這是第一點,第二點,第三點,

然後按到哪裡呢?
按到這裡,剛好碰到骨頭,
然後,我們剛好再沿著V字形下來;

兩側都是一樣;

所以它的位置現在上臀部原始點,下臀部原始點,然後V字形這樣下來;

我們來示範上臀部原始點的手法
為了按這一點,最好讓患者的腿這樣撐起來,
然後,我們的工具一樣用手肘,
但要注意的是,上臀部原始點的手法還是有一點偏這樣;

那我來示範給大家看:
這是胯骨的上沿,側面第一點,用肘頂進去;
但注意,手不能向上;
一定要有一點往下,然後擺過來;
就好像,我們在按腰椎,但又沒有全面往下,它是有一點點往下;
好,這樣按下去之後,
這是第一點,這是第二點,這是第三點
按到第三點之後,腳就可以伸直了,


腳的站姿跟按推腰椎一樣,就是微微的彎曲;
那我們接下來的點,
好,這裡按到腰椎,旁開一指寬,這裡為終點站;


同側,他的位置一模一樣,
只是你要按的時候,腳要變化為弓箭步,
這樣弓箭步才能夠頂得進去;

那手法一樣,從側面,胯骨上沿為第一點,
整個身體沉下去,這裡放鬆,然後手按推的方法一樣用手肘,
這是第二點,第三點,
按到第三點的時候,腳就可以伸直,
那一樣,繼續用弓箭步把它完成;
這是上臀部原始點的按法;


下臀部原始點涵蓋範圍
從臀橫紋及腹股溝以下至踝關節下沿(小腿肚除外),如圖中淡橘色區域所示。

張醫師:下臀部原始點,
這時候,站姿是沒有變化,
但手,本來上臀部是這樣按;這時候,還要往上翻一點點,大家看;
他的手法變這樣,有一點掌心向上的味道;
這是第一點,第二點,第三點,
直到按到差不多第三點,第四點之間,這裡就會碰到骨頭,那這個就是最後一點了;
所以,一般這樣按下來,差不多有三點;

那我們腳放直之後,那我們再來做同側:
下臀部原始點:
這時候的按法,也一樣,
同側是用弓箭步,
一樣是在胯骨下沿的側面為第一點,
注意手肘,他的掌心是比較偏上,而不能蓋住,
蓋住就按不到,一定是要這樣;
這是第一點,第二點,第三點;

好,按好了之後,已經碰到骨頭了,
我們再來從V字形這樣按下去;

如果熟練者,
直接就從這一點,緊貼著骨旁一直按推下來,
這樣就可以;

如果初學者,沒有把握,
也可以先把,尾骨骨旁這一點找出來,
兩點連成一線,而這一線緊貼骨旁,這也是一個方法;

第一個站姿,他是用弓箭步,
也就是,前腳它一定是在臀橫紋這裡對過來,儘量不要超過去,
做出來之後,一手固定,然後工具一樣,掌心向上,放到第一點位置;

如果,你太後面的時候,這裡就會超過90度太大,
那表示,動作有誤,就要開始調整,身體就要往前,
那往前的時候,手不要拿高,拿高這個又小於90度,順勢放下去,
好,這樣就90度了,那這裡也是90度,

再來,要注意的就是,身體要往外側靠,靠過來,
靠過來之後,我們要按推的點就會在骨旁,
這是第一點,按,推;按,推;按,推
第四點,按,推
第五點,按推

如果臀部原始點要按推同側的時候,
最好身體也是要移到對側去,
同樣弓箭步對著臀橫紋,站好之後,
一手在患者身上,工具拿出來,
然後工具直接放下去,保持各90度,
然後身體往外靠,按推,按推,按推,按推
越往下面,身體的姿勢就要越往低,這樣才能夠保持各90度;


我們來介紹臀部的舒緩方法
一樣用掌根,兩邊這兩個掌骨都要用到;
然後,按一定要沿著骨的這一條線,
不要壓到骨頭,就在骨旁,壓下去,
然後,壓下去,這個是垂直的,
然後,身體往前靠,
這樣力量就會隨著直線垂直下去;

而非往前,往外撥;
是直接靠身體的力量往前壓下去,
而這個壓下去,是垂直下去;

那我們來看,壓下去之後,你手又再上來的時候,
不要一下子離開,而是再把肉拉過來,
然後,你掌心跟臀部接觸著;
以上是臀部原始點的介紹;




答疑環節
Luna:老師,那我們接下來,新加坡他們有問題要請教老師;
新加坡,你們那邊可以開始;

新加坡志工:老師,早!
張醫師:早;
志工:今天,我們沒有安排學員過來,因為時間不能配合,
那我代表我們這邊的那些志工有一些疑問,想請教老師一下;

我們這裡有三個帕金森的案例,就是有學員就是帕金森;
那我們處理上就一直按老師所指導、教導我們的,
就是說假如是熱能不足的,來的時候體力比較虛弱的,屬於重症的;
我們都是以薑粉泥塗三遍,
然後按推大開關,全部都有跟他按;
按完了之後,通常他們都會全身就很輕鬆,就得到緩解;

之後,我們有一個問題,回去了之後,
他們再到中心來的時候,有一點打回原形的那種情況;

那我們在想說,反彈中有發現,有一些學員,
上一回我們處理過的全身按推沒有痛點的,我不知道老師還記不記得?
那之前,把熱能能帶進去的化,慢慢他的痛點可能會出現;
到目前為止,我們在處理方面,都是跟之前一樣,
按推有深層的按等等,可是他的痛點沒有明顯的出現;

訪談中,我們發現他還在吃西藥,
然後,生活作息方面也沒有真正的糾正過來:
比如,他晚上睡覺的時間習慣12點才睡,睡到大概10點鐘起來;
神奇的是,他還不能夠放開那個西藥,
他可以在7點多起來,吃了藥再睡;
所以,這方面,我們是有一點點的;

其他的帕金森的學員,他們身上都有痛點,
所以我們就照著痛點那方面給他們處理;

我們遇到的最不能夠跟學員談說,我們能夠協助他們按推,然後指導他們怎麼樣?教人們怎麼樣回去處理?
當他們回到家之後,沒有辦法一一的落實;
他們都想要回來,因為回來這裡的時候,我們都能夠幫他們處理後都得到緩解;
可是在家裡處理,就有一點問題;
想請教老師,可能您可以提一下,對於學員應該怎麼樣指點一下他們?

張醫師:先就按推的技巧,還有熱源怎麼塗?
如果這些都做的沒有問題,
但有病症,而沒有體傷,老實講在我們書上是覺得不可能的;
那我們書本上有一句話,有疾病必有體傷,有體傷必有壓痛點;

那我處理這麼久,到目前為止,
我沒有處理說,有疾病,但沒有體傷;
就只有熱能不足,它不可能產生症狀;
我們的體傷就是組織器官運作失調的一個狀態,
那如果沒有,怎麼會有失眠,什麼一些症狀出來?
理論上,是不可能;

好,如果你們說有3-4位都是這樣的患者,但只有一位;
我相信你們也做到位了,假設了;
因為,我個人做事,沒有遇到這樣的問題;

那如果,好,你們都做到完全到位,而沒有這個的狀況下,
那原始點會把它歸類為特殊案例,就是不是常態的;

那疾病有千千萬萬種,
原始點為了解決所有疾病,儘量找出最大的原則,
也就是這個原則放逐四海而皆准,應該這樣說;
所以,如果你們遇到這樣,就是繼續找;

如果真的找不到,那只有一個問題,它是屬特殊個案;
特殊個案就不能把它拿來,當做一個討論的案例,
因為它對其他人都沒有意義的;
這樣講,理解吧!

因為,我在回答上,唯一的困擾就是:
我個人沒有遇到這樣的問題,但各地有:
我第一個會懷疑,手法是不是有問題?
手法,按推的技巧是不是真的能夠達到深層?
還有,他的痛點在原來的位置沒有找到,而在上面往上一點就可以找到?
也有這樣的案例;

那我不知道,你們的找法,沒有影片能說;

所以,遇到這樣的問題,讓我回答,
第一個確實有一點困難;
但我經驗中,沒有;
所以,書本上,我是如實寫;

那遇到這樣,我們就是以後把它當做特殊個案;
特殊個案就不能對其他沒有意義的意思,也不能當做是一個討論的個案,
因為我也沒有碰到;
所以,簡單的講,有一點把它放在旁邊了,
因為再討論就沒有意義了;


那至於,患者回去,這個疾病又反反復複,回來,
我的看法是,其實帕金森都是屬重症,而非輕症;
它幾乎都是全身性的,而且體力也虛弱;

所以,他在處理上,除了我們要給他的按推,還有熱源之後,
更重要的是患者,他本身要鍛煉,要忌口;
回去的飲食還是要很注意,
因為稍微一點涼,他可能就前功盡棄了;

然後,回去有沒有做到到位?
就是喝薑粉泥,你們要求,他有沒有做到?
那如果加上,他心情也不好,觀念也不清,
然後又在吃西藥,
因為,從吃西藥這個角度,就可以看出他觀念一定是不清楚的,

那等於,一方面熱能又不足,又在吃寒涼藥;萬一又做不到位,
那這種反復,也是情理中的事了;

所以,遇到這樣,只要叮囑患者,
還是要對原始點的理多看,我們的影片多看一下,讓他升起信心來,
然後再來,該要求,要要求;

所以,我一直覺得目前做的比較到位的,像吉林那裡,
吉林他們的做法,患者來,就住在他那裡,幾天之後,大家幫他一起服務,
該要求運動,飲食,大家一起做,
這樣反而能夠看出成效;

這我也是,我早期說的基地的概念:
患者如果像這些重症患者,進來的時候,家屬要陪同,
大家進來的時候,由我們來指導,然後大家一起生活,
然後,出現什麼問題,立刻做,然後家屬也可以學到,
這樣,我認為才是比較究竟;

要不然,幫他處理好了,
放他回去,他很多觀念,還有習性都沒改,有一點縱虎歸山,
所以之後那些留下的這些,我們也就沒有辦法去處理了;
只能要求到這樣,
我就這個問題,回答到這裡;

志工:還有一個問題,那些情緒的,憂鬱症的學員,
我們這裡,也是有一個學員,處理之後,
馬上身體得到緩解的時候,她的情緒也得到正常;

可是,還是同樣的問題:就是周圍假如有惡緣的化,
打一個比方,憂鬱症,很多時候,
就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她就比較容易鑽牛角尖等等,
那這算是阻礙他進步的一個惡緣;

所以,有時候,我們看進展是不錯的,
因為一些學員,一回到家,說放虎歸山,
那在家裡的情況,我們大家也不知道,他周遭的人事都有蠻重的影響;
有時候,做了,進一步又退兩步這樣子;

張醫師:尤其憂鬱症,
他不只身體可能有問題,
連心態上、觀念上,都會出現問題,
所以他們的情緒波動都會蠻大;

那身心互為影響;
我們能解決的,就是把他身體的體傷解決;
那體傷解決了,他舒暢了,心情也會隨之而改變;

但反過來說,如果有人告訴他一些,
可能會讓他情緒起波瀾的這些言論;
也同樣會影響到體傷;

如果患者,他自己不能去調整他的心態,
有時候,光靠大家的努力,
這種症狀要完全的痊癒,有點困難;

也是回歸到之前講的,
就是我們能掌握的就是當下,那時候,告訴他的,
那回去,就要看他的智慧,還有福報了,只能這樣講;

如果他有智慧,也願意徹底來改,
照我們這樣來落實,
我相信,對他好轉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

但是,如果他還是習性不改,
我看會反反復複,也是情理中的事;

志工:有一個癌末的患者,他的腹部就積水,他其實是食道癌,
因為腹部積水,又有放一個支架,在他的食道那裡;
那他大致上,手術之後,沒有辦法平躺,
他睡覺都是大概45度這樣躺著的;

來的時候,大致是因為化療被終止,因為腹部真的脹到非常大;
那西醫方面也沒有辦法幫他解決;

所以,到我們這裡來的時候,他沒有辦法平躺,
那我要做薑粉泥的按推,
我只能夠用按摩椅,給他有一個斜度的做法,然後就幫他推薑粉泥

我已經把視頻發給Luna,
假如可以的化,你幫我點評一下按推的方法;
因為,沒有辦法真正的用身體的力下去,
我只能夠從旁邊儘量這樣推

張醫師:光聽完這個患者的情況,就覺得真的是已經很危急了,
因為他也做過化療;
體力應該是很差,才會到腹水,這個都可以想像,
裡面又裝了一些支架,不能平躺的化,
那在操作上,確實只能說以病為師;

那背部的塗法,應該也不能趴著,
一般腹水,我印象中,不能趴了,因為它會擠到腹部;
所以,一般會叫他們坐姿,塗薑粉泥,

所以,最近也有教,我在志工培訓的時候,
包括臺北,還有台中,都有特別在強調,
那個背部塗薑粉泥的塗法,
就是背部怎麼塗?
然後,下背部,他手指頭要往下,然後往下一直壓下來,沉下來之後再往外撥;
那這個影片都有,可以參考;
至於側面,要按推患處的化,只能用側面推了,
真的就像你說的,既然不能仰躺,那就側面推;
那側面,就是以病為師;

只要你們手法學的好,懂得用身體的力量,那這個下去的力量就不會是蠻力;
因為,一理通,百里測;

只要懂得手法,就不能用手的蠻力;
你們一定會去變化,就是靠身體,
然後再去用輕柔的手法,由淺入深;
我相信對他患處的按推,包括塗抹薑粉泥,應該都會有説明;
只能做到這樣,你講的都沒有錯;

志工:還有疑問,在用薑粉泥按推的時候,我們順便也是幫他腹部那邊找痛點;
剛開始,第一按下去,是有點痛;
那多揉了幾下,再回來,那邊得到緩解的化,是可以當做是有幫助到他的改善;

張醫師:是的,一般的會有一些症狀的出現,一定有體傷;

那我們在按推患處一樣,都可以找到壓痛點,
那壓痛點解除了;
就是你最後按了,沒有壓痛點,
如果正確的判斷,就是這個病已經沒有體傷了,照理應該整個迴圈已經順暢;

但一般到腹水的時候,他
當下,你用手法幫他解除了,它很快就會蹦回來;

所以,這也就是我們為什麼塗薑粉泥來回三次?
讓那個熱深達體傷位置後,能夠幫助修復,那這樣才能持續;

所以,到了這麼危急的重症患者來講,
除了手法以外,
我認為塗薑粉泥的這個來回三次,一定要做的很徹底;

我自己就做過,這樣腹水的:
我發現,如果在按推的時候,
他有時候表層;
他說很緊繃,
你只要稍微按推一下,他就覺得好像有一點受不了;

但你可以在試著慢慢按開之後,那個力道再稍微加大,
就像你說的,第二次回來,他已經比較緩解了;

第二次來的時候,再稍微深層一點,再看看有沒有壓痛點?
這樣才能由淺入深,這樣對他的症狀緩解應該會更有幫助,
這是我對你們的操作,一點點小小的建議了;

志工:老師,我今天的問題就問到這裡了;
張醫師:好!
Luna:你傳的那段影片要給老師看,是不是?
志工:現在可以嗎?
張醫師:可以呀!
如果有影片,我反而會比較深入體會

影片:張醫師:有,我認為很好啊!
那在推的時候,因為他只是拍手,

因為更重要,我說任何的角度一定是看全身的,
而這時候的弓箭步很重要;

因為你在用手的力量,你一定要身體的力量也下去
那這時候,弓箭步,第一點要蹲低一點,
然後往前,然後把手帶動進去,這樣可以按的更深;
但是,我沒有看到你的下半身

所以,以後在拍的時候,我的建議,
不要讓我只看到手,
大概手,我認為沒啥問題
但是,如果能夠再看到你全身的整個動態運作,
我可以更清楚,你那個力道來自於哪裡?
瞭解我的意思吧!
就像我們在培訓手法的時候,這樣才可以看到整體;

就像你們在指導學員的時候,你光看他們的手在動,然後再看到他們身體的子孫,你才能判斷出來;
有時候,光看手,還判斷不出來;

這個內行的,是看整體;
那外行,只有看手而已;

所以,你們在拍,我相信你們有在指導這些學員,應該知道,
除了這個手的動作之外,還有更重要的是什麼?
他的整體;

所以,任何一個姿勢,
我說,不管他現在是用這個方式給你按推;或是他躺在床上,用側面的;
你都要注意你的整體姿勢;
整體姿勢,就是能夠很輕鬆的,
不用手的蠻力,然後能夠揉到深層;

如果你剛剛在揉的時候,覺得你很輕鬆的這樣按,就可以了;
我從這個圖片,影片中,我只能回答到這樣;
你們是蒙著面,來給我猜你們的面貌是怎麼樣,好像有一點為難了;
我就回答到這裡;

Luna : 倫敦,他們想問的:我們就放負責人的這一段,老師看一下

志工:脊柱的舒緩;臀部的舒緩;上臀部的按推:
我們覺得,上臀部的舒緩應該是用另外一手來做舒緩,
這樣病人會感覺比較好,而不是用這一手;
哪只手用力舒緩比較好?

Luna:請老師先指點手法
張醫師:志工的手法,這次香港,她也有參與培訓;
我覺得,她手法進步還蠻大的;
那個舒緩,沒有什麼問題;
就是脊椎兩側的,我看起來,蠻流暢;
其實,臀部的舒緩是最難的;
我看她也有做出八九成的功力;

因為,唯一一層,我沒有辦法確定的是,
因為,她在移動的時候,手心有沒有完全抬起來?我不敢講;

一般是移位的時候,才抬起來,換位置;
如果,沒有的時候,
掌心,還有手指都不能離開肉,
然後,起來,壓下去,然後粘住,
然後把肉往內撥,再壓下去;
我看她做得蠻到位的,

因為這裡角度,我沒有辦法很看清楚,她有沒有離開肉?
如果有離開肉,掌心離開肉的化,他會有一種壓迫感,
下去的化,撞擊的力道,這樣患者是不舒服;

但看起來,好像應該沒有;
所以,我才說,從影片中,
不是說她做到八九分,是我看到八九分;
那看到的部分是都沒有問題,

所以,我覺得,大家看,掌心拿起來,她是移位的;
離開的時候,可以;
但是,同樣部位的時候,手是不能拿起來的;
我這個拿起來就是要移位;

但是,她拿一下,馬上移位;
一般,同樣部位,是要有幾下之後,你才移位,不是一直換;

所以,這個就是我剛剛看到的;
這個影片這樣,我唯一的疑惑是在這裡;

如果是同一個部位,他完全掌心都要連在肉,
拉起來的時候,也黏著肉,
然後,直接垂直下去;

因為,她常常頻頻的換,
所以,我不知道,是不是她同一個部位的時候,有沒有一直黏在肉?
這樣就不會有撞擊;

要不然,你換,換到另外一個部位,
你離開了,再壓下去,會有一點壓力;

不過,我看她都是在換,不斷的換,
那對於這樣的舒緩,其實臀部是最難舒緩的,

我們再來看一下,看她臀部的舒緩:
大家看一下,臀部的舒緩,
所以說,我只能看到八九分,

那大概,也就是她的舒緩動作,我認為都沒有問題;
她最後掌心都會拿起來,
我很擔心,她會不會同一個部位也掌心都拿起來?
如果拿起來,那她自我就要修正這個;

還有,她剛剛在按推上臀部的時候,我覺得沒有什麼問題了;
她那個手法,看起來,都還蠻標準;
唯一,她說在舒緩的時候,一定要另外一手,
像臀部上沿,最好用左手來取代右手;

這一點,我覺得不要在糾結在這裡,
其實,兩手都可以舒緩的出來了;

因為,你右手可以按推的出來,怎麼舒緩不出來呢?
這個,沒有這個道理;
所以,我認為兩手都可以,
唯一跟她看法不一樣的,就在這裡;

其他,做的真的都蠻到位的,
我覺得,確實手法進步蠻多了,
這樣她來培訓,可以培訓出很多可以大幅提升這些學員的技術,
應該沒什麼問題;
我對她的評價就到這裡;


Luna:我們把現場交給香港,
香港,你們準備好了嗎?

香港志工:老師好,
張醫師:好;
志工:這位劉先生在去年12月的時候,去看了醫生,還有幾家大醫院,都證實了,他腦裡面患上了膠質瘤;
醫生說,如果不做治療的化,他只能有半年的壽命;
到中國,最多就是兩年多的壽命;

因為,他的太太也認識原始點的,他們也在我們那裡諮詢了2個多小時,
Luna姐也對她有些指導,她也學習了幫他調理;
3月份的時候,劉先生就來到我們中心,
321日,他就開始來這裡調理;

他剛來的時候,他的臉色很白,沒有什麼力氣,
整個人好像有一些很不自在的感覺,體力很差,
我就設為重症,就幫他做調理;

今天,他是第8次來我們這裡調理;
一個星期來兩次調理;

 在家,他太太也幫他做按推,
也在做薑粉泥,也在做推背,

所以,他的整個改善很明顯,真的很明顯;
現在,他已經是不算是重症了,
他整個體力也上升,各方面都已經很好了;

所以我這個調理上,讓張醫師看一看,指教一下我,好嗎?

一般來講,我還是要按推他的頭部,為重點;
他來做了好幾次,改善了,
他第一次來,整個頭每一個位置,耳後的三點的每一個位置,
碰一下,他都很痛的

今天,第八次來,我幫他按了一下,
這邊,耳後這一邊不算是很厲害;

而是他的脖子這一邊,就很痛;
這兩點就非常痛,一按了之後,他整個頭都串上去了;

第一點不算很痛,
但是這一點下去,一下去,他就非常非常痛;

看一下,你那一邊,很痛;
這個最痛,
那個痛不痛?

現在脖子,第二、第三、四點都是最痛最痛的點;
還有他耳後這兩點,都非常的痛

按完了以後呢,我就會在他的頭部幫他做薑粉泥的按推,按推三次;
這樣子,幫你做按推,做一次的薑粉泥,
這樣子,推薑,幫他推三次,

他這樣子做完以後,還戴一個帽子幫他溫敷,
溫敷完以後,
我就叫他轉一個身,
轉身以後,我就幫他做他的臉部;

我要給老師看看,他左邊的眼睛,這裡的肌肉起不來;
眼睛每天都是流很多的眼水,不是眼淚,一直在他眼睛下來,
而且他的眼睛剛開始是開不了的,
就是肌肉力沒有了,現在比較好了
你看他這個比較歪,嘴這邊也是有一點歪的;

每一次來,我都幫他做臉部的薑粉泥的按推,
然後,幫他薑粉噴鼻,

你薑粉噴鼻的感覺是怎麼樣?
他說,每一次,這一邊的噴鼻一上就上到他的頭上去,
這邊就往下流,這邊就往上;

他的眼睛自己在家,我也幫他用薑粉點他這個眼睛這邊,
他也感覺到非常的好;

劉先生,你有什麼要問張醫師的嗎?
張醫師,他問他這個噴鼻,他能不能每一天都噴一次,是不是每一天都噴一次?
張醫師:可以!絕對可以!
甚至兩次都沒有問題;

志工:他就問,那個薑粉噴上去,那個辣跑到哪裡去了?
張醫師:會被身體吸收啊!
然後,他噴了刺激,有時候會流出鼻涕那一類的,它就會跟著出來;
那沒有出來,那就會被皮膚吸收了,那也沒關係;

志工:他說,他一個星期來我們這裡兩天,
他每一天都在家裡,他太太非常好,
他太太每天都幫他按推,每一天都幫他做薑粉泥,
他就覺得他太太這樣按的化,每一天都很辛苦,每一天都要一個多小時,這樣子;
他就說,每一天按,會不會太多?
張醫師:每一天一定要按,每一天一定要按,
以他目前的這種情況,不會太多;

志工:那你現在的運動呢?跟張醫師說一說
他說,他每天都爬60層的樓梯,每一天做半個小時的平甩功,
喝薑泥,每天兩次,每一次喝10克;

你現在整個人的感覺怎麼樣?
他感覺,他的身體現今不會差,
一直在好,很感恩

我想問張醫師,我幫他調理的步驟、程式,還有什麼指點嗎?

張醫師:第一個,你按推,
手法,尤其在枕骨下沿同側,
那個坐姿是有問題的;

你那個夾的太緊了,
你這樣按推很累,而且又按不到深層,
已經卡死了;

你應該要把他的頭,不是在洞裡面,
要叫他到對側,讓頭面向你,
這樣你手進去就有一個空間;

就是這裡,要有一個空間,而不是夾死的,
夾死這樣,沒有力啊,
你幾乎這樣在做,我覺得都沒有把原始點在按推的部分充分發揮出來;
我看到那個動作是,你再對照我的影片,你就可以看出你的問題;
一定要看!

就是把他的頭放在對側,然後你可以坐姿,
然後面向你,
然後你整個身體靠過去,這樣就能夠按推的出來;

要不然,你這裡夾緊的,再這樣按,那個按不出來的;
我一看,我就知道,你還沒有充分發揮了,
這樣應該還是會有療效了,
只是說,患者那個療效不能達到深層,還有改進空間;

那另外,我發現新加坡也有這個問題,
就是在按推耳後這個,按推完都會用拇指去舒緩;

拇指是不用舒緩,
現在我們是握虛拳,虛拳其實是很鬆的;

你不需要再用拇指去舒緩,
它可以淺,也可以深
那一邊既可以解症,又可以舒緩;
已經解症,與舒緩都同時用;
所以,我耳後這裡是不舒緩的,我現在根本都不再舒緩。

那枕骨的舒緩,
這個可以用,這個是沒有問題

那你們在塗薑粉泥的時候,
我覺得塗是沒有問題,
但是你們動作太流暢,有一點流暢到沒有辦法到達深層


我來示範一下:
你們在塗的時候,都是這樣,這樣塗;
其實,塗是沒有什麼問題了,
但是你一定要先把那個頭部體傷在哪裡?一定要找出來;
比如說,你這樣按,然後推;按,推,這個才能達到深層;

那每個動作都這樣,那表示你們都在表層做功夫;
也就是你那個熱源都進不去,

包括塗臉,我看也有人都是這樣推,這樣推,
這樣怎麼會進去?
這樣推完,你體傷也解決不了,都在表層,

你看我們按腹部的時候,
在推,也有一點力量進去;按,然後再推;
其實,這樣才是標準;

但是,你們現在做的太柔和了,都是這樣,
這是都是在表層,在塗薑粉泥,就沒有達到;

你塗完,再這樣加強,
一定要按進去,同一個部位,同時推;
按推是同時的;

而不是每個動作都是這樣滑
那體傷在哪裡,我也不知道?
我沒有看出,你們有沒有找出他頭部的體傷?

照理,他臉部也應該有體傷,
我臉部是沒有示範,我看不出來;
那頭部一定也有;
那枕骨下沿,一定是用我教你們的工具;

塗薑粉泥,開始是這樣,把它塗均勻,
那塗均勻之後,一定要把痛點找出來,
看哪一點比較痛?
你就頂,按,那按就可以推

不是這樣滑動,移過去;
這樣完全沒有效的,這樣都是在表層
所以,真正的體傷,你們就沒有辦法做到深層,

按推,按推
然後,頭部也是:
如果到這裡的時候,弓箭步稍微這樣,
頂進去,按推,按推,按推;

而不是每個動作都這樣在撥,都是在做表面的,
那體傷也沒有特別強調出來;
所以,這樣的解症效率,我覺得有待提升,這一部分;

就是頂進去之後,推,頂進去;
你塗完薑粉泥,一定要把體傷,還是要強化出來,
哪裡特別痛?
就是頂進去,再這樣

這是我對香港在塗薑粉泥,還有按推,
那個手法的應用上好像還沒有充分發揮出來,
這一點有待改進;

你每次都很滑過去,沒有頂進去,然後推,
所以做起來都在表層,
我說的是這樣;

志工:我指的痛點,還有枕骨的痛點,都在這裡,加強這一邊的,
張醫師:這樣就可以了,這樣就有一點按跟推,
而不是一直都在滑;
這樣是可以;

頭部也是要這樣,
枕骨也是要這樣,
然後,你要把痛點找出來;

因為,你都沒有提出他的痛點特別在哪裡?
這個你要稍微注意;
像你頸椎有講,但是你頭部呢?頭部真的都沒有嗎?
我有一點懷疑

志工:枕骨,
張醫師:頭蓋骨這裡呢?這裡都沒有嗎?你全部都找過了嗎?
志工:這有,兩邊都很痛
張醫師:對,兩邊都很痛,
你一定要頂進去,然後再推,
不能只有滑;

這個也是要像你按脖子樣子的舒緩,這樣就可以突出效果來;

塗臉也是要這樣,
不要只是塗表層,這樣一直在撥,效果也是不好;
那看痛點在哪裡?
再加強;

然後,他的眼睛,我也注意到,
所以要注意,我有教你們臉部按推的時候,
那個眼眶骨周圍還是要頂進去按一下,這個應該都有痛點要解決;

你再坐姿,幫他按同側的枕骨下沿,你再按一次
我看你,聽懂我的意思了嗎?
就你剛剛的問題先解決了,其他就不用再做了

然後,你要坐姿,
對了,這樣按
應該就可以做出來,這樣空間就拉開了
你真的還聽不懂我的話;

我們馬上立刻做,讓你瞭解;
好,我做給你看;

如果你要按,同側的化,
一定患者要這樣,來過去一點點,然後你就可以坐過來,
一定要有一個距離;

那這個手,一定要有90度;
如果你夾緊,是沒辦法做出來;
所以,這樣;

然後,第一點,假設在這裡;
我手拿起來,然後直接放下來,
這裡90度,這裡也要90度,這個才是標準動作;
你看,我這樣按推,那這樣就很輕鬆了,

第二點,下去的時候,
你不用這樣下去,你可以頭稍微撥過來一點點;
這樣,你也是一樣,保持都是90度;

第三點,你也可以稍微過來,
這樣你手可以,頭這個有一點點技巧;

然後第四點,再撥過來一點,
這樣,你身體根本不用動;

那萬一,你沒有撥他的頭,
第一點是在這裡,
第二點,你身體就要這樣,就要再往前了,這裡還是90
這樣,你會比較辛苦

那第三點,又更下來,又更辛苦,
那第四點,本按不大到;所以這裡,頭還是要撥

所以,我的建議是
第一點這樣,第二點開始稍微撥,第三點再撥,第四點,
這樣都完全做出來,
那頸部,就這樣直接做出來了,
你們看,這樣是不是很輕鬆,而且根本不費力呀!
好,到最後一點,
這樣,我已經全部做出來了;

志工:這樣可以嗎?
張醫師:這樣比剛剛好太多了,
你再注意我的影片,你回去再對照一下今天的視頻,
這些,你都要稍微注意的;

志工:臉部的按推,還可以嗎?
張醫師:今天時間不夠了;
所以,你一定要把每個步驟都做,

那我問一下,這個患者他的症狀是怎麼樣?
他全身是什麼症狀?最主要的?
志工:他全身主要是他的頭部,其他的痛點

張醫師:為什麼要找痛點?
你一定要有一個主題,
他症狀在哪裡?下半身問題出在哪裡?
所以,你按下面,

志工:下半身,沒有;
只是有一次來,他說他的那個腰那裡不舒服,我按過一次;
按過他的上半和下半,都沒有什麼痛點,
只是上臀那邊有痛點,解了一次以後,就沒事了;
每次來的時候,以解決他的頭部為主,

張醫師:因為我這樣問,
你在敘述上,會讓我誤解;
第一個,你全身要按,
但你又說,他現在改善很多,
現在,在你看法已經不是重症了,好像變輕症了,
那輕症,怎麼要按全身呢?
這個邏輯又不通了;

那輕症就是,他可能症狀出現在頭身,也可能出現在四肢;
如果是頭身,你就頭身;
那他身體沒有了,你就頭,集中在頭部,這樣就可以;

那運動方面,我也是建議,
現在基金會有瑜伽的一些運動,錄製的,剛好有頭部運動,
也不用再甩手,因為他手也沒有問題,

就針對頭部的問題,
事實上這些影片,你們可以充分用,叫患者學著做;

這些影片,都已經在我們官網有公佈了,
這樣才能夠統一;

也就是我們直接針對患者的問題,直接處理,
這樣你們操作者也能夠快速提升,
那患者也會感覺更有效率;

當然,整體上,我覺得方向都很對了;
方向因為對,患者也正在緩解中,也正在進步中;

但,就剛剛的這些小問題,你們還是有進步的空間,我的意思是這樣;
然後包括患者的運動;

然後,包括臉部,因為我今天沒有看,
你們拍過來,等下一次再來看你們的手法,

就是我剛剛強調的,要注意,
塗臉也是跟塗你頭部一樣,塗均勻之後,
體傷在哪裡,你要點出來;

就像你在脖子,都有點出來;
那裡體傷的位置,就要加強;

就像你脖子,你脖子是做對了,
就是頂進去,然後按推,
塗薑粉泥之後,頂進去,再按推,這個就是加強,

而不是,只有在表層撥,
我這樣講,你理解吧!
志工:理解
張醫師:好,那這樣你如果能照這樣,
我相信,你們越做會越好,不錯

我看你們最近的手法也進步了,
但是有一些還是沒有及時改正,
這一點,你們影片,或是互相在做的時候,大家彼此要糾正,
這樣大家一起提升
希望大家繼續加油

Luna:謝謝香港團隊,
老師,我們時間差不多,
不過,剛才新加坡有一個影片,只有1分多鐘老師是不是看一下,順便給講解一下?
那我們現在放新加坡的這一段;

張醫師:其實按的很好,
整個推下來,力道都有進去,
在患者能承受下;
這樣按推完,我相信他肚子一定會鬆,

按推完,患者是不是立刻改善了?立刻可以緩解?
志工:是的,按推完之後,他覺得整個腹部比較鬆,

張醫師:對,你有按進去,要有力
如果沒有力,在表層,滲透不進去,對腹水幫助不大,
所以,你剛剛那個,我看得出來,
力道有進去,做的很好,
這個影片就看的很清楚
原始點繁體版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援:榮尚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