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張醫師線上課程

2024/6/2 張醫師線上課程 主題 : 乳癌處理教學系列(二) 原始點運動篇

瀏覽2345次 日期:2024/06/01 14:27:08

2024/6/2
張醫師線上課程
主題:乳癌處理教學系列(二)
原始點運動篇

2024運動篇
仰臥綜合練習

10:47

患者:有組織液,我怕會感染,
張醫師:告訴你,不是你能決定,也不是我能決定,都不是;
是你身體正在決定

那為什麼會流?
它如果變這種顏色,一般都爆了,
所以,你應該會流組織液;

我告訴你,因為你這裡顏色已經變了,
流組織液的幾率蠻高;

那流組織液到修復,我剛剛講,時間蠻長的,
有差不多兩個多月,
然後熱能夠,它一定可以修復;

這裡已經突出來,而且這裡已經變光
所以,她的範圍就這麼大;

好,現在可以開始來測試,看她的痛點在哪裡?
你測試出來,我們已經知道,然後可以進行手法;

志工:這個有痛嗎?
患者:還好,
張醫師:這個不行,換一個;

理由很簡單,這麼大,竟然用拇指在頂
這個是不是違反我的規定

還有誰願意下來做?
測試完,該怎麼樣就怎麼樣;

志工:這裡痛嗎?
患者:有一點點痛,再稍微柔軟一點
可以;

張醫師:反正你們遇到高手,
你們稍微硬,她就知道,
只能這樣講;
跟其他初學不一樣;


患者:這點有切到
志工:但是,因為你有腫塊,
如果你這樣按,她肯定會痛

張醫師:她知道什麼是蠻力,什麼是正常的痛?
她分的出來;
跟你們的想法不一樣;

患者:有比較到那個根部
張醫師:你看她都講得出來;
所以,臺北要做到,還有一點難度,
我跟你講真的;

患者:這點有切到,很好;
這點有切到;

這裡也會痛;
可以再進去一點
張醫師:力量沒有深入

志工:這個用豆狀骨去測
張醫師:早上,我也教過,

所以我說按她有難度,因為她知道;
然後要深入,又要巧勁

弓箭步,還是要站起來,
有感覺啊!
患者:有
張醫師:這樣的力道可以嗎?受得了嗎?
患者:目前還可以
張醫師:那我再輕一點,這樣呢?
患者:還可以,
張醫師:那就用你能接受的力量,
我以前好像這樣頂進去,你都能接受;
這樣可以嗎?
患者:可以;
張醫師:我有沒有再轉圈?
患者:有,我感覺好像不要轉圈,
因為轉圈會把那個肉提上來,更不舒服;

張醫師:好,那我這樣,你喜歡這樣嗎?
那我就照這樣;
這裡呢?
患者:有切到,
張醫師:你喜歡這樣,還是喜歡這樣?
患者:這樣不是轉圈,有一點,
但是剛那個圈比較大,

張醫師:這樣可以接受,力量有沒有進去?
患者:有,這個比較痛,你要輕一點
張醫師:這樣可以嗎?這樣的力量
這樣有在轉圈嗎?這樣能接受嗎?
患者:可以,
這裡可以,這裡沒有把肉拉起來,
那邊會

張醫師:這樣都有頂進去,對不對;
直接把它包起來,直接頂進去,這樣就更乾脆;

志工:老師,你這樣還是有磨出去
張醫師:等一下,薑粉泥下來就不一樣
我現在是沒有薑粉泥,所以我沒有辦法做,
所以我只能這樣;
所以她有感覺,我有停頓,
這個等一下用薑粉泥

所以,我這樣做完,你們就不用按了,反正它在深層;
然後,等一下就直接用薑粉泥,直接塗,直接做

像這麼大,還是要薑粉泥啊;

你如果沒有薑粉泥,
就是我剛剛這樣的按法,它也會按鬆軟,
只是她要付出更大代價

因為有薑粉泥,它就很滑;
所以,記得我講,按推患處要配合薑粉泥;

那為什麼要配合?
我們按推的目的是要把熱源帶進去,
然後,讓它深入裡面,修復體傷;

所以,如果少了薑粉泥,
那就好像少了一味,有飯沒菜這種感覺;
所以兩者都必須兼顧;

我的扶法,你們有看到;
因為她蠻大,我不是用這樣,這樣沒辦法;
我是這樣,稍微靠過來;
而你們也可以把它靠,然後就是掌根這樣進去;

有感覺;
患者:有點痛
張醫師:那我再輕一點,這樣呢?
這樣就可以接受了,對不對;

好,你好像現在比較敏感;
我以前好像可以按到這樣,現在好像不大行;
這樣就很痛啊!

所以,以病為師;
我記得,她上次來的時候,我可以按到很深層,
現在可能按到中間,不要那麼深層;

患者:我可能沒有熱敷過,上次有熱敷;
張醫師:上次有熱敷,所以還是不一樣
那我這樣示範,你們已經知道怎麼做了;
塗薑粉就是這樣;

然後,塗法一樣,
今天大的胸部就是直接塗
這樣推過去,這樣固定,那這樣就可以進去;


患者:每次按壓這邊的時候,後面這邊會酸到不行,
每次都會酸到不行,然後就會被停止;
這志工都變了,
每次都是提前幫我處理,

張醫師:那我們背後幫她按一下,
你可以趴嗎?
志工:那她的腋下,

張醫師:那來檢查一下;
我再幫你腋下,再檢查一下;

從這裡到這裡,那我們按下來啊!
這裡是軟軟的,這裡會痛嗎?
這裡不會,這裡都不會;
這裡,我摸稍微感覺有一點硬,但是這裡沒有體傷
那就算了,應該不是硬結腫塊,就感覺筋的味道
這裡都沒有痛點,這裡都沒有
這裡呢?
都還好,
就可以確定,你腋下沒什麼大問題

你說哪裡會酸痛?

患者:這邊酸到這裡,骨頭酸到不行;
張醫師:那這裡從這裡酸,按的化,
從這裡酸的化,應該按哪裡?
肩胛骨內側緣,照理應該要脊椎兩側往上找,
脊椎兩側首先要解決,
然後她因為有這裡酸,所以肩部原始點也要按,
大概處理方式是這樣

這樣痛不痛?酸,

患者:而且力量比較夠大,我比較有感覺
很酸痛

張醫師:有感覺
患者:有
張醫師:這樣都有按到,你喜歡這種力量,對不對;
脖子這裡會酸嗎?還有肩膀這裡?
患者:會,都睡不好;
這裡也是痛,

張醫師:跟一般不這樣,
不能照這樣,這樣可能頂不進去,
我直接就插進去,
她喜歡重,我發現

這裡痛嗎?這一點?
患者:差不多,還好,
這點就比較有感覺,這點好像會到手臂,
張醫師:那就是這一點,
記得,女生如果這樣,然後你就翹高對過去,
就是腳對她的手,
不要中間,這樣前面碰就碰到;

這樣插下去,這樣有感覺嗎?
患者:可以再重一點
張醫師:這裡痛,這裡都不會
患者:但是,還是要重一點,我才會有感覺

張醫師:好,那遇到難題,就變化了
改變!
這樣有感覺了嗎?
患者:有了,

張醫師:不要專於一款
患者:這樣有按進去了;

張醫師:這樣可以嗎?
患者:可以承受,但是可以再大一點
這樣有感覺了

張醫師:有感覺
因為按前面的時候,她後面就很酸,
她還是有體傷在深層,不是假的;

你們覺得哪一個可以按到深層?
你做做看
患者:有,痛,
因為可能張醫師用過了,所以現在用會痛的
張醫師:有知覺了

其實,你們遇到這樣,我的第一個反應,
你還記得,我在揉腮腺炎的時候,他就是這樣,
他就有,你再深一點,再深一點,
當我全力以赴的時候,
然後,我時間不趕弄太久,
每一點我差不多三五下,
然後來回三次,

回去,他就開始發燒了,
然後發燒,然後開始腫脹,
然後,開始睡的著,吃的下,
肉也增加了,
但是來,就是這裡變大;

然後,發燒好像有兩三天,我記得你跟我這樣講,
然後,他再來找他的時候,摸過的每一點都是痛的,

那代表什麼?
她這裡的感覺已經不明顯,
就是她知覺上有一點跟別人不一樣;

所以,當你們按的時候,不要一次要把她按好,記得我講的;
像那你自己的力量,你知道

像你們何嘗看過我用這樣的力量,
沒有啊!

那我按腮腺炎,也是,
他側躺,我用手肘按臉,
這個,你們有沒有看,
所以,我會控制時間;

那萬一她是屬於這一類,
你不懂,你就一直的按,
我看明天說不定,她就起了很大的變化,
也許不知道會怎麼樣?我也不知道?

所以,到這樣,已經夠了,
時間控制,然後該深就深,
所以,我按完,她開始有感覺了;

其實,我認為她的力量,應該不會比我大
她蹲下來,她的力道絕對不會比我重,
你學過原始點,應該都知道,這樣沉下去的力量是最大,

那後來,她再按就會敏感,
說不定她慢慢就會有知覺,這樣就夠了
記得過了會傷害!

所以,我按到這樣,我自動就會停止

以後你們如果有這樣的力道,也是這樣,
按了三五下,來回三次,夠了,
如果她還要按,不要!
因為你已經全力以赴,再按真的會傷;
 
所以,他那個腮腺炎也是這樣,
發燒三天,
他很害怕才會問他;

志工:因為他知道,他就是消耗熱能的那種發燒;
他自己跟我說,他消耗太多熱能
所以,他回去整路都在睡覺,然後回到家就發燒了

張醫師:有沒有注意,我才按幾下,
然後他那個下次再來,那裡已經變軟了;

我時間有很長嗎?
沒有啊,我就是這樣的時間,我自己可以控制啊,
所以我按完,我就走人了;

過了,她可能真的受傷,
因為我剛剛那個力道很大;

你們應該沒有看過我這樣用力,所以這樣我自己要知道,
我按三五下,來回三次,
我就停止,我不再按了,
所以她再叫我按,我也不會按

那接下來要的怎麼樣?
塗薑粉泥,
塗背部,
就是我剛剛按過的肩部原始點,然後還有脊椎兩側;

就是兩手均勻,
好,那整個你們看,沉下去,開始推,有感覺啊!
然後,回來的時候,我覺得這裡要用力撥出去,
然後,再往前推;

好,那到下面的時候,
好,那都按到,收回來,弓箭步,
這裡一定要頂進去,力量才能夠深,那樣才能夠深;

這裡到中間就好,不要想一次按到底,
分兩次,分兩個階段

好,這裡都按了,
然後,腳往前,整個沉下去,壓上去,
好,那這兩截都做完了,

我收回來的時候,放弓箭步,把它推過來,
然後,沉下去頂進去,

有感覺了,這樣舒服嗎?

患者:這樣熱起來了,
張醫師:但確實我的力量是最深的;
因為志工長的跟我一樣重,
這時候,我們是同等級的,

然後重點變成什麼?
我也不用蠻力,我用身體;

然後,我用身體到哪個階段的時候,
我該沉下去的時候,沉,

但志工,她錯就錯在這裡,
到這裡的時候就沒力了,
她是不是這樣,我學她,
然後,她這樣,

其實,到這裡的時候,
頂進去,再往外撥,
這樣力量就出來了;

你這樣力量還少了一個動作,不要這樣,

下來,用這兩個頂進去往外撥,
所以這個力量應該是
裡面我力道是最深沉,對吧!

患者:所以,現在就熱起來了
張醫師:沒錯,其實就差那幾個動作而已

其實,我只能這樣講,
如果光看,你沒有去心領神會,
你按推下來,很多力量是已經卡死,你是不知道,

那做過,像你們學過,你們可以看出來,
他自己下去,有時候也不是這樣,
就還有需要調整,
所以我覺得,一定要規範

這樣有進去嗎?有了,
患者:但是力量有點大
張醫師:好,因為它很滑,所以反而,
然後,後面又按過,說不定知覺更有感覺了;
所以,我們力量再調整,

這樣可以嗎?
這樣可以,這樣剛好
那就輕鬆了,不需要那麼大力;
這時候,你們再按,

這樣舒服嗎?
不用大力了,
患者:不用,千萬不能大力;
可以不要轉圈嗎?
張醫師:我有轉圈嗎?現在,那轉圈舒服嗎?
患者:不舒服,我不喜歡
張醫師:這樣呢?
患者:轉圈有壓到腫瘤
張醫師:就是要頂腫瘤的根部
患者:如果不轉圈,可以嗎?
張醫師:可以呀,我這樣好不好
好,那你就用這樣,好不好

我說很多,好像乳癌沒有直接這樣做,
直接這樣,這樣也可以了
這樣,我就直接推進去,這樣我就更省力啊,
我直接就滑過去,少了一些動作
那你也能忍受,對不對

志工:這樣可以嗎?
患者:有一點痛,
志工:輕輕的,這樣可以嗎?
患者:很痛,
張醫師:輕一點
志工:這樣可以嗎?她這一顆是特別痛
患者:不要太內側,稍微外側一點點
志工:但是,太外側的化,它腫瘤的根部都沒有揉到

張醫師:她這樣按,按到最後,她那裡很痛的,
就鬆一點,那體傷就可以減輕
確實是,可以這樣慢慢撥;

志工:今天,看照片比較小那個,
它旁邊也是很硬,也是慢慢給它推,推到它軟
她就說整個根就鬆開了,

張醫師:而她剛剛講,按推的時候,她肩膀都很酸,
你現在酸不酸?
患者:今天,大概是有史以來最好的,
我一直到現在才比較酸了,
以前,大概按推沒有多久,就酸的不行了;

張醫師:今天這樣塗,包括按推,
你覺得比較好,對不對

患者:對因為持的比較久,但是現在有一點要酸起來了
可以了,好多了,不酸了

張醫師:最後,她雖然沒有用很大的力,幫你按肩部原始點,
但你感覺還蠻舒服,對不對;

我剛開始還用那麼大力,她沒什麼知覺,
現在,不用很大力,那個感覺慢慢回來了

所以,絕對不要一直使蠻力,然後時間又拉長,
一定會出事;
以後,你們一定會遇到這樣的患者;

志工:把它撥乾就可以了
患者:很舒服,
志工:這樣又不痛

志工:如果她在家裡,自己塗不到,
勉強就是自己稍微敷一下,這樣不行嗎?
張醫師:可以,
但是老實講,在深層,她因為也沒有人幫她頂,它進不去,
所以,效果有限;

志工:我們以前有把那個薑粉泥,那個辣椒粉附在毛巾上,她只要躺著,
張醫師:你沒有推進去,那個留在表層,效果也不好

志工:以前,我也是自己塗,
我就拿一碗進去浴室,洗好澡之後,塗上來,
然後,就好像把那個要把取下來那樣,
一直抓一直抓,它就會起熱,
然後全身也都很熱,
所以,如果沒有人幫忙,是不是可以用這種方法?

張醫師:她那個叫做瘙癢,
就是塗薑粉泥,然後抓
那抓,其實也是會熱,
有沒有效?
有效,

那這個我說每個人的體質不一樣;
如果是說像乳癌這種平滑的,你就這樣推

那如果像你說,要讓它局部熱能進去,
你這樣塗薑粉泥,然後去抓,它會不會進去?
也會進去;

然後,尤其,起疹子癢的時候,
然後用薑粉泥,然後越抓,越舒服,
然後也會止癢;

然後,你沒有薑粉泥,
你這樣抓,抓到破皮,也不會好,
差別就在這裡

她在撥,你看她的指頭,她速度還蠻快
其實,撥可以這樣;

也就她幫我做,我才知道
那個撥很舒服;

患者:但是老師你撥我那個手的時候,
我覺得你連指頭都有力,
雖然好像很輕,但是你這裡是有力

張醫師:我一定都是貼著,
包括撥,我也是這樣,
運用,我全部都會用上;
 
原始點繁體版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援:榮尚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