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張醫師線上課程

2023/01/29 張醫師線上課程 主題 : 急救

瀏覽1846次 日期:2023/01/26 16:21:23

2023129日原始點課程
主題:急救
 
張醫師:我們今天就進入到我們的急救篇
理論 急救
猝倒之症多由頭部或上背部他處體傷所致,或兩者兼而有之,主要分為腦中風、癲癇及心臟驟停等。
腦中風發作會口眼歪斜、偏癱無力;癲癇則咬牙切齒、抽搐有力,二者皆由頭部體傷所致;
但腦中風,若陷入昏迷且呼吸急促,則屬命危,因搶救困難,須作最壞打算。
心臟驟停,則手臉或有變化,且一定昏迷不能表達,常見情況;或心臟病發,自述胸悶、胸痛而倒下;或手捂胸口,臉部微變而倒下;或面無表情,全身癱軟而倒下;
凡此種種多由上背部所致,此既不同於腦中風或清醒或昏迷,也不同於腦中風口眼歪斜與癲癇手臉抽搐、扭曲變形;
其預後:有因熱能尚足而自己蘇醒或被救醒;亦有因熱能瞬間耗盡而搶救無效。
張醫師:
我們這裡聽的人越來越多,有些對醫學不是很清楚,什麼是中風、癲癇這類?
所以,我認為這個應該用影片,讓這些初學者一看就能夠看出;
為什麼癲癇他手足抽搐會很激烈,然後臉也是會變化很大?
那中風比較屬於靜態的,他比如說半身癱瘓、口眼歪斜屬於靜態;那癲癇屬於動態;
我想用影片來讓大家更瞭解,所以還是放以前的一些影片;
那我們來放癲癇的影片吧!息縣癲癇急救案例、植物人案例(三藩市和大陸)
我們先看完這個,先說明一下:
那個抽搐,臉部劇烈變化,那個是屬癲癇;那個口眼歪斜、半身癱瘓是屬中風
一般中風比較難治,因為無力嘛;
那抽搐有力,那這個看起來劇烈像癲癇,但反而沒有危險;只要一般按推2-3分鐘,大部分都可以緩解下來,然後你再用熱源溫敷就可以了。
那腦中風情況變化就會比較多,有輕跟重;
另外書本上也有寫,就是有些中風之後,他會完全沒有意識,然後呼吸會很急促,像這種來者很猛的化,其實是很難救的;雖然不可能像心臟驟停當下就死亡,但這樣要把他救回來也很難,有時候一兩天內就會死亡;
所以遇到中風,我認為像比較嚴重會一兩天陷入昏迷,呼吸急促的,這種案例有,但比較少;但一定要小心,這樣的患者很難救回來,這樣也讓大家瞭解一下。
好,那我們現在認為最重要的就是會死的很快,就是病發,有時候幾分鐘之內就決定生死了,應該就是心臟驟停,反而這個議題才是最重要的。
那剛剛大家也聽了,就是說心臟驟停,它有幾個特色?
他在發作的時候,發作之後,他可能就會有一些,比如手捂胸口,或是想臉部有什麼變化、微變化;然後有些是來不及變化,然後就倒下去了;
有各種情況,但它一定是跟中風最大的不一樣,就是他一定是昏迷的;
有些中風是清醒的,他只是感覺,哎呦!我怎麼腿突然間沒有力,手突然間舉不起來?
他不會他一定是昏迷,完全沒有意識
那另外,他也不可能像是腦中風有口眼歪斜那麼明顯;或是像癲癇,手臉扭曲變形,還有手一直抽搐著,也不可能像這樣,這些都是中風跟癲癇最明顯的特徵;它沒有,絕對沒有這些;
這樣是不是倒下去,就一定沒有了這些;排除中風跟癲癇,一定就是心臟驟停?也未必!
有些人倒下去,也許他很虛,就暈倒了;就像我們說的中暑,就在太陽低下倒下去了,也沒有什麼症狀,你也不能說他有什麼心臟驟停,然後扶到陰涼的地方,他又起來,也有這樣;
那但不管怎麼樣,只要倒下去,你排除了前兩者,也就是中風跟癲癇的話,你就第一個要考慮到,會不會是心臟驟停?
因為它來的很急,如果你不做任何的動作,萬一是的話,那有時候一兩分鐘那個急救的黃金期一過了,可能就來不及了;
所以我們這裡有說心臟驟停,也有可能他自己會蘇醒,那是輕微的,是自己就醒來;
那有些比較嚴重的、稍微嚴重的,你要按推,他才能醒來;要不然沒有人救,可能就組織器官也不再運作了,那熱能就慢慢耗盡了。
那另外一種狀況就是來得非常急,他平常熱能就已經不足了,那一倒下去,如果你不立刻解救,過1-2分鐘可能都難以挽回了;
所以心臟驟停,這個問題會比較危險,那一般會死亡的人也是最多的,就是倒下去很快就走了。

好,那倒下去到底是屬於心臟驟停,或是腦中風,或是癲癇,這三者怎麼來分辨?
有時候,在短時間難以分辨出來;我們來看一些影片,我們就知道這些分辨確實有些是不容易的。
我們來看看這些影片之後,我們再來進一步解說,案例:猝倒之症;
我們先就這個問題,先解說一下;剛剛大家也看了這個影片了,她倒下去也是突然間,她有沒有口臉歪斜?好像看不大出來;
有沒有手抽搐的很厲害或臉扭曲變形,很激烈的在動作?好像也沒有。
那這個是不是心臟驟停?又很有可能;但你也不知道是屬於哪一種?但事後她是活過來了,
那既然你看不出她是癲癇,也看不出她是腦中風;這倒下去當下,我認為她有可能心臟驟停,真的有可能。
那問題,心臟驟停會不會死人?
我剛剛已經講過了,要分輕跟重有一些倒下去之後,他還是會起來的,
這個問題,我舉一個例子:就是有一個志工告訴我,他去看一個已經往生的,他的朋友叫他去看,一個已經往生的,那講述他的整個過程;
就是這一對夫妻坐計程車的過程中,他的先生就已經當時候,就倒下去了;
他太太很緊張,就問司機該怎麼樣?司機不慌不忙的跟她講,你就幫他抓抓吧!可能累了,或是怎麼樣?
然後她就幫他抓一抓,結果就醒來了;
那醒來,他太太還是不安;她覺得,怎麼會突然間就這樣,莫名其妙的出現這種症狀;所以就直接到去醫院去做檢查,那檢查老半天,竟然沒有什麼問題;
沒有問題,他就回家,回家,他先生就直接上樓上;然後一段時間,他先生下來跟她講,我剛剛在樓上,又倒下去了,那不知道倒多久,那我慢慢又自己醒來了。
他太太一聽,這樣不行,他們在檢查有什麼沒有檢查到,所以他們還是趕去醫院,再做檢查;那在做檢查的過程中,還是沒有檢查出什麼問題;
但是他太太害怕,她太太說,要不這樣,我們不敢回去了,我們住院;如果萬一他隨時有狀況,那醫院就可以立刻幫他檢查跟治療。結果,他先生在清晨又發作了,結果死掉了,第三次發作才死掉;
那西醫最後只能說心臟出問題了,最後的結論是不是心肌梗死?他們最後也好像寫這種心臟的問題。
但是你看他發作的時候,前一兩次,西醫也沒有檢查出來,到最後你看真正發作的時候;
從事後來推演,他前兩次有可能都是心臟停止了嘛;那第三次也是心臟停止,但為什麼第三次就起不來?
我認為就是熱能已經耗盡,因為做過幾次檢查,又更勞累,熱能耗盡,才會這樣。
那這種問題,熱能只要有,有一些是可以活過來的
比如說心臟驟停去檢查,我以前就在臺灣聽到一個故事,就是他就是在新莊,那時候早期還有麻風病人,他們是屬於麻風病人;
那一個就是倒下去,那法醫來檢查,確定已經沒有心跳,也沒有呼吸了;那因為麻風病要趕快火化嘛,然後就立刻送到殯儀館,三天后他們就再去殯儀館,然後用木材堆一堆,準備把他火化;
但從殯儀館拿回來的棺木,當他們一打開的時候,大家嚇了一跳;他原本是仰躺著,結果這個時候他是趴著的,然後手還有淤青;所以,他們看了都蠻難過的,本來已經都開出死亡證明了,結果又活過來了;那活過來,但因為在殯儀館,那個冷凍空間,結果他經過一番掙扎也沒有用;那這次他們看,確定他死了,所以就直接火化,這也是我聽到的一個故事;
那更多的故事在新聞常常有報,明明心臟驟停也死亡了,又送到太平間又活過來了所以我這裡才說,心臟驟停,如果熱能夠,有些是可以活過來的;
所以從這樣,再來看這個患者,她是不是心臟驟停?
我也不敢說,第一個可以看得出來,她也不像癲癇,劇烈的抽搐;第二個好像也不像中風,口眼歪斜;然後恢復一下,又完全恢復了。
那這個有沒有心臟驟停?
也有可能,那回去慢慢調理,這個就可以好;
但是一定要注意,如果是心臟驟停,好了之後,一定要在上背部,一定要按推,把痛點找出來;還要加強溫敷,這樣才能夠真正把她的問題解決。
好,我們就對第一個問題、這個案例,就直接用這樣來說明,所以有些是看不清楚的;

那我們來看下面的更多的一些案例:心臟驟停;
這個,我稍微補充一下:她在講的過程中都很平和,但是她最後的動作,如果大家有注意,她最後一個動作就是在摸心臟,摸完心臟就倒下去,接下來所以最後也死亡了;前一刻還活著,下一刻倒下去,就救不回來了。
後面的都是不幸的,也就是都沒有救回來了;那我們繼續來把後面的也都看完:舞者猝倒
這個患者他要倒下去前,就是手捂胸口,然後坐在椅子上,直接就倒下去了。

我們再來看下一個案例:心臟驟停。
這個患者,大家看到她手都已經發黑,像這種顏色變了,就已經確定死亡了;然後再看她的臉部,她的臉色是黃蠟的;
一般如果像突然間變黃蠟,這種完全沒有血絲;就是我說的面無光澤,就可以確定她熱能已經完全耗盡了,這時候如果學原始點的人千萬不要動手,千萬!
這個從面無光澤,這一項就可以判斷這個已經是死相已現,沒得救;
所以為什麼有人可以活過來?
他應該不是這個現象,應該不會臉色是黃蠟的,那我補充到這裡:

猝倒之症:
大家在看這個影片的時候,他一開始,第一次他就已經貼到這個另外一個同學背後,後來他又恢復了;第二次再想貼近另外一個人的背後的時候,那這時候已經確實,已經完全停止了,而且最後也沒有救起來。
那這個案例就是值得我們去研究的一個案例,為什麼?
從最後來推演,他第一次就有意識的,就是直接想去貼在人家背後的時候,這時候,其實應該說,他心臟已經停止了;
那停止了,他會有一種自覺性的反應,就是他想去趕快貼近,那是很自覺的反射動作;那之後,心臟又恢復了,所以他繼續。
但第二次就沒有這麼幸運,第二次停止了,然後同學看很奇怪,然後一轉過身來,他直接就趴到台下了,那這時候就完全都不能動。
這個案例,為什麼我說值得分析研究呢?
這裡,大家要去想一個問題,到底是不是他還沒有心臟驟停的時候,他就趕快要去扶,就去趕快去貼在人家的背後?還是已經停止了,他才要去貼?
這是一個很重要的,值得大家去思考的!
那我就是為了這些畫面喔,以前我也有面臨到一個這樣的患者;
那我在思考,到底是停止之後才發生了?還是還沒有停止,心臟剛開始有不舒服,他就開始?
那最後,我的想法就是心臟停止了;
心臟停止了,人都還有一點熱能,那這個熱能會讓患者做出一些動作來,但這種動作都是很短暫的;
比如我們剛剛看,第一個死亡的那個主持人,摸心臟那個倒下的,第二個案例,就是她還在摸心臟;事實上她那時候摸心臟,我認為心臟已經停止了;但她就是很直接想要摸,然後也來不及了,就直接倒下去了。
那第三個案例,就是國標舞者,他也是;他坐在椅子上的時候,手捂胸口;
事實上手拿起來,是一個反射動作而已,那其實他心臟已經停止了;那這個動作可能是最後熱能讓他做出來這個動作,然後要引起大家注意他,也許他想表達他心臟出了問題,但都來不及了,這一切都太晚,就倒下去。
那這個男生,就是他這個過程中有兩次;事實上應該這麼說,第一次就是心臟驟停了,然後再恢復,心臟再恢復的時候,第二次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所以我剛剛在舉例,為什麼那個分享?就是夫妻他們在計程車的事,發作了一次,結果回去又發作了第二次;但第三次再發作的時候,就真的死掉了。
一樣,但你發作起來的時候,有時候你去醫院檢查,我告訴各位,檢查不出什麼來!他們有時候都會說,沒有原因啊,好像正常啊!但到最後,就真的掛掉了。
那從原始點就可以解釋的很清楚,因為疾病之因,我們說它一定必有體傷;那體傷就是組織器官運作失調的一個狀態;
而那個狀態不是用你那個儀器能夠檢測出來的檢測出來看得到的都不是疾病之因啊!
所以在這種功能性已經運作失調的狀態下,他整個心臟,事實上已經停止了;那停止了,因為他後面有熱能在推動,他又起來;所以司機也是這樣、這個小孩子也是這樣;然後樂生療養院那個患者進殯儀館,死後結果又活過來,這個也是這樣;也就是他看起來都停止了,事實上他還有熱能,慢慢會恢復的;所以我們對這樣就更明確了!
那有一次,我也是有一個學員,剛從加拿大回來臺灣,我們就在討論;
我就問他一件事,我說你認為心臟停止,身體還會動嗎?
他說會啊!他竟然說會!
我就很奇怪,我說,你為什麼會這樣篤定的回答?
他說,我爸爸就是啊!
我說,那你爸爸是個什麼情況?
他說,當時他在醫院,也有一些就是影像,就是測心臟的那個,我們看電腦好像都有一些波動;那他爸爸已經心臟都停止了,也就是沒有波動了,影像顯示不出來。
那醫生也來了,醫生說他死了,因為已經沒有心跳了,然後也沒有呼吸了;
然後他女兒說,不對呀!我爸爸嘴巴現在還在動啊!還咯咯在動啊!死了怎麼還會動?
西醫說,他動一下,以後就不會動了;
大概他也解釋不出來,所以就給他這樣的理由,結果他們都看到了;還有幾個朋友,當場都看到。
所以他就很篤定說還會動,這樣就更佐證了我當時候的想法;我說,其實這些動,都是無意識的,就是直接反射的動,因為還有一點點熱能在動。
以前我也看過一些新聞,說有一個廚師他在煮蛇肉的時候,剛好他手就去垃圾桶要摸,結果那個蛇頭,已經被割下來的蛇頭,竟然就把他的手咬住了,結果這個廚師最後就中毒死亡,我也看過這樣的新聞;
我也在想,那個蛇已經被切斷了,跟身體分開了,頭還會咬他;那這個,當然動物跟人不一樣,是不是它應該還是頭部還有熱能,然後就很直覺的,反射的動作,就直接去咬?
那人是這樣,他心臟停止,他最後如果還有熱能,身體是會動的;這足以說明為什麼我們的很多新聞,就是患者已經送到太平間了,那又活過來,那這樣世界各地都有這樣的新聞。
那我也曾經看過一個新聞,就是一個乘客在飛機上,他發作了,然後經過CPR搶救,結果救回來。然後那個飛機就想,那就趕快飛到機場,趕快送急救,那也聯絡醫護人員了;
結果還沒有到達機場前,他又發作了,第二次發作他們再用CPR就救不起來了;然後等飛機停在飛機坪的時候,醫護人員也上來,結果最後還是宣判死亡,這樣的消息其實都蠻常見的。
我說其實講心臟驟停,有分這三大類,也是這樣。

好,我們繼續把後面的案例,也把它看完吧!
心臟驟停:
這個案例也是我剛剛說的,他蹲下來的那一刻,其實心臟已經停止了,最後這些都是反射動作;所以最後他可能反射動作,還蹲下來,或許下一個動作想起來,都已經來不及了,最後直接趴下去了,那最後也是悲劇收場。
我們再來看下一個案例:
那我們再來複習一下,看了這麼多案例;其實中風,我必須要講,現在在處理上,原始點應該是最好的;我不是姓王,所以會老王賣瓜,我不是這樣,而事實上是這樣;
因為腦中風,很明顯的,如果用原始點一般從只要不是我說的,好像倒下去,馬上有呼吸急促、呼吸困難,然後昏迷不醒這麼嚴重一般,大部分都一個月內,幾乎都可以恢復了,這個是沒有問題的。
那癲癇,一般懂得按推,一般在差不多幾分鐘內就可以救醒了;
那至於比較麻煩的就是,我們剛剛講的心臟驟停的問題;心臟驟停剛剛看了這麼多影片,我就是如實的表達了,就是心臟驟停,有些人手臉或有變化;
因為手,有些人想提起來;那臉部,像另外一個當場死亡的,那個臉部就是眼睛一直眨,那眨完就倒下去;然後臉變黃蠟,然後手又發紫,紫黑了,那這個很明顯的,手臉都有變化。
那前面幾個也都很多,手臉都有變化的;甚至身體還直覺得要去靠人家;然後一定最後是昏迷,都不能表達;倒下去那一刻,最後都不能表達,這是它的特色。
然後常見的情況,他的發作前也有人是這樣;他比較有體力,還會跟你講,哎呀,我倒下去,像我說的計程車的事;他就跟他太太講,我上樓又倒下去了,還會有表達;
有一些人就是在發作前,他會感覺胸口會痛,然後講完,可能隔1-2個小時,甚至幾分鐘內,他直接的就真的倒下去了,也有這樣的人。
那這樣的人其實是最好救的,他已經表達胸口有悶痛了,這時候趕快要從上背部按;
那也有人手捂胸口,就像國標舞;或是第二個案例,那個她也摸胸口的時候,就倒下去了,那臉部稍微想表達也來不及了。
另外,有一種就是像臺灣的歌王,大家可能也聽過他的歌,他就是倒下去比那個新加坡的還要快,他完全臉都來不及有表達,就直接全身癱軟倒下去了,那這個也救不起來。
那這些情形,我們只能說像從第一個倒下去而又活過來的,我也不敢確定她這個不是心臟驟停;因為心臟驟停,有些人倒下去,確實熱能夠,他也可以自己活過來;
所以第一個她又不像癲癇,又不像中風,那有沒有可能是心臟驟停?
我認為有可能;
但在西醫他們就不承認,心臟驟停怎麼可能會活過來?
但實際上就是活過來;
而他們的診斷又真的出問題,他們反而說死的,又有人活過來,那死怎麼可能複生?復活呢?
這個是不可能的
所以這些,我們都要懷疑;只要倒下去,你就把他懷疑是心臟驟停;
所以我也不敢說百分百,像第一個說她一定是心臟驟停,但考慮的方向一定要往這方面去;所以我們這裡的結論,我還是用多了,凡此種種多由上背部體傷所致;
所以這裡最後的結論,其預後有因熱能尚足而自己蘇醒,或被救起;這裡,我的看法是這樣,西醫CPR是有問題的;
因為我們現在已經知道,症的不適感而倒下去,症多屬他處體傷,那你按,一定要找大開關,而不是找小開關;
我們知道患處,你壓患處,那個都是小開關,我們在診斷與治療都已經講清楚了;
一定要找打開關,大開關就是疾病起源處,也是治病的大開關,這個才有效,在緊急狀況下;
那很不幸的,我們的醫學現在急救上,它是從患處下手,也就是壓你的心臟;
那你看,這個在原始點都已經做過太多的案例,幾乎可以確定,患處是不能按的;
如果他處體傷,你按在患處,那肯定出問題呀!那患處體傷,你真正要救的
你要找痛點,你又整個壓,又消耗熱能這個情況;所以我最後對西醫的急救方法根本是錯誤的,我是非常不認可;
所以簡單的講,如果這個患者熱能尚足,他自己蘇醒或被西醫CPR救醒,我認為這些人本來就應該醒;
因為你CPR壓又壓在患處;你看一個指頭痛好了,你一直壓指頭,壓到最後腫,他痛也不會減輕啊,不可能好的;那同樣的情形,你一直壓,他最後醒來,我認為這個患者很幸運的,他就是熱能夠;如果熱能不夠,你怎麼壓,也救不起來;所以生跟死就在熱能;
然後你又壓到小開關去,患處又不能按,小開關是指患處壓痛點啊!
他根本沒有找壓痛點,他是從患處下手;那個疾病處,我們也說,那個患處就是疾病所在,非開關不能按推啊!這句話在診斷與治療都講的很清楚;所以西醫就是犯了這個問題;
所以我認為急救方面,不管是腦中風或癲癇,甚至到最嚴重的心臟驟停,你不要再期待醫學能夠給你奇跡了,這個不大可能;
連在診斷上他們都有問題;明明說是死亡的,有很多人卻把他們打臉,又從殯儀館活過來;
所以從診斷,西醫已經有問題了;然後再來,治療更不用說,是從患處下手;
那既然又被CPR救醒,那怎麼解釋呢?
就是他熱能夠,不用壓,這個患者我認為也會醒;本來就熱能夠,他就不會死了!
但是有一些人,你不去找開關壓,確實救不起來;
那開關在哪裡?
就是在上背部,
你也不要再問我說,中醫也有一些開關啊,比如說在臉部啊,這個也有一些;比如說人中,很多人會用;是不是也是開關,也可以按,或是湧泉穴?
你們想想看,原始點在講的時候,你要成為大開關,一定要距離患處很近,然後療效才會顯現。
我就舉那個在裡面,在談那個醫療與保健也有這樣的寫法;
就是你說如果針刺會有效,按推會有效,甚至拍打有效;那你如果眼睛痛,你按推臀部會不會好?不會,因為距離遠啊!
那有時候,患者又熱能嚴重不足,你壓,根本又沒有壓到大開關,那情況更慘;比如說針刺,有時候針一下去,他就暈針了,整個暈倒不省人事了;
那何況你,又這麼大力壓,那他熱能又不夠;或許還有一線生機,可能在你壓的過程中,進一步消耗,就死得更快!
然後再來,我說拍打如果有效;那你拍打在患處,眼睛痛不但不會好,還拍出熊貓眼來。
那心臟驟停不就是這樣,你壓在患處,不但說他醒不來;甚至這裡壓,有些人壓到胸骨斷裂、肋骨斷裂,這個新聞都常常有報導;
我以前就是去看一個患者也是,就是去經過CPR,聽說搶救的時候第一次好像有蘇醒;然後等醫護人員出門口的時候,他又馬上停止了;
然後家屬叫醫者、這些醫護人員趕快再來幫他做CPR,醫生就不敢;然後最後結果,其實他連胸骨都壓斷了;可見當時候在CPR,是多用力!
所以從患處下手是很大的問題呀!前面那些骨頭都很脆弱的;這樣壓,確實我認為風險太大;而且又是從患處下手,也不是開關;
但很可惜的,這個醫學,現在西醫說了算;我講了老半天,西醫好像也不會改進;
但死的人,他們常常西醫講的,這個心臟驟停太恐怖了;因為來無影去無蹤,因為來的時候,你也不知道什麼時候來?要急救,他很短時間又死掉了;
然後CPR常常又救不回來,那個幾率很低,為什麼?
你一定要遇到熱能夠的,扛得住你這樣大力壓的人,這樣的人不多啊!所以急救的有效率非常的低這個我相信西醫也知道。
所以這個醫學,我常常是很沮喪的;
我覺得急救也不行;那像新冠病毒也不行,搞得烏煙瘴氣的,然後把民眾誤導到就是處理病毒,然後就是對抗病毒,然後要產生抗體;然後沒有病的,只有一個流行病,全球都要打疫苗;
這個就是看出西醫真的是在處理疾病,沒有方法,但最後搞出的方法反而越搞越大;
同樣急救的也是啊!我幾乎可以確定他們這些都是有問題的,但沒辦法,只能看到這樣;
所以那另外一種要注意的,你即便大開關,也未必搶救得出來,為什麼?
因為他熱能已經快耗盡了,你一定要把握時間而那種時間,可能在一兩分鐘內,你沒有動作,他可能就真得掛掉了。
所以最後一種,所以我們認為倒下去,應該還有層次的分別:
你看那個小孩子趴的兩次,那個熱能都還有,當時候他第一個動作出來的時候,如果有警覺性,從上背部趕快按推,然後溫敷,這個絕對可以救起來;
但到了第二次再發作的時候,熱能真的耗盡,又沒有立刻按,那時間一拖,真的就救不起來了
所以我們把它分成這三類:有因熱能夠,然後自己可以活起來;
另外一種,他被按也可以活起來;
另外一種,你沒有即刻按,他很快,一兩分鐘內;過後按,你再怎麼按都救不起來了。
我們就把它,因為從各種案例,原始點不斷地在深入中,最後就有這樣的結論,
好,我們再來看下一段,
理論:
人死不能複生,這是常識,也是真理;
既然如此,猝倒者經檢查已無心跳呼吸而被宣判死亡,在此情形下,為什麼還要進行搶救?又為什麼還有人奇跡般地復活?
唯一能解釋的是,譬如死灰復燃,必有餘熱,人死複生,其理亦然。
是故心臟驟停之生死,系乎熱能(而非心跳或呼吸)之有無,而這樣的推論也完全符合原始點醫學“有熱能則生,無熱能則亡”的觀點。
由於熱能可反映在臉色,所以從果推因,通過觀察猝倒者臉部變化,就能幫助我們快速作出判斷,亦即面有血色,較易救治;反之,面無光澤,比如:臉色蠟黃、發青、蒼白等,則較難救治。
張醫師
這一段就是回應我們前面講的,就是人死亡的判斷,不是在心跳,不是在呼吸,不是這樣的;而是在熱能有沒有,這才是重點。
很可惜,西醫沒有這個概念,他們的解剖學沒有熱能的這個概念,所以他們很多病也治不出來;
尤其到重病的時候,熱能都快耗盡了,他們只是一直靠一些儀器或是手術,想來挽救,那個是很難的;
那同樣,在急救,也看出他們也是左支右絀,難以應對啊!
然後,他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明明開死亡證明了,然後又活過來,打他們的臉;這種荒謬的現象出現了,但是西醫也不會去檢討;
死是不可能複生的,不可能復活的;那如果還能復活,這個還能叫死嘛!
所以這些西醫,他們的診斷和治療都出了大問題;
好,這一段寫的很清楚;所以最後我們的結論,那怎麼來判斷生死?
最快的方法就看他臉部;
臉部如果面無光澤,那就是熱能已經耗盡了那這樣就可以提醒我們志工,看到這種面無光澤的時候,你不要再想去救了;
或是經過西醫CPR之後,你也最好不要動手,為什麼?
經過這樣壓,壓之後,他的熱能就耗盡了,你很難再救活;
所以只要有看到這些蠟黃、發青、蒼白,那你就最好不要再動手了,幾乎是不大可能了,那個已經大限已至了。
好,我們看下面一段
理論:
急救首要是保命,鑒於心臟驟停會瞬間奪取人命,故面對猝倒之症,除非其意識清醒還能表達,或出現口眼歪斜、手臉抽搐扭曲變形,
否則最安全的作法是:只要昏迷,皆先就地立刻按推上背部原始點23分鐘,若有改善,應以外內熱源溫之。若按推無法立即改善,再按推頭部原始點約23分鐘,若有改善,應以外內熱源溫之。
若按推頭部仍無法立即獲得改善,則此猝倒之症是由頭部與上背部之患處體傷所致。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連按推疾病起源的總開關,都不能立刻見效,則恐回天乏術,須作最壞打算。
不過生死事大,此時仍應觀察患者臉部變化,若面有血色,或許尚存一線生機,應以外熱源溫之;若面無光澤,則更可判定熱能耗盡,大限已至。
由於原始點的壓痛點有深有淺,所以在搶救分秒必爭的情況下,按推力道必須加重,一次到位、直至深層,如此才能快速解症。
救醒後,為了加速修復體傷及鞏固療效,不僅要以外內熱源溫之,還要保持室內溫暖舒適、安靜整潔及空氣流通。
張醫師:好,急救,我們當然是要保命啊,不是先解決症狀嘛;
要保命,現在癲癇也好、腦中風、還有一個就是心臟驟停;最有可能立刻會要命的,就是心臟驟停,它瞬間就會奪取人命。
那面對患者猝倒,倒下去,難道我們就不分青紅皂白的,就只有從上背部嗎?
也不是!除非有幾種狀況,我們是不直接從背部哦!
就是如果他意識還清醒,那就確定那這個不是心臟驟停或是他口眼歪斜很明顯;另外或者他手還在抽搐著,還扭曲變形的,不是靜止的狀態,那這一看就知道這個是癲癇,那這時候我們該按頭部,還是要按頭部。
那排除這些清醒啊!口眼抽搐、扭曲變形,沒有這些動作,也沒有這種意識,那接下來,第一個他只要倒下去,就要立刻做了
我們要怎麼做呢?
就直接從背部,最安全的作法就是立刻按推上背部原始點約23分鐘,立刻按啊!
不是還要抬到什麼哪裡或整脊床,這個是不行;
要就地,立刻按,然後2-3分鐘之後,如果有改善了,他已經清醒了,那我們再用外內熱源溫之。
好,我們看下頁,
那如果按推沒有改善,那怎麼辦呢?
這時候再按推頭部原始點約23分鐘,如果有改善,那就確定他這次倒下去的,是由頭部引起的,那我們還是要繼續再加強他外內熱源;
那最好是第一個,上背部按一按就醒來;那按一按醒來,你還是要加強內外熱源!
因為如果不加強,萬一他又發作呢?有沒有可能?
有!
在馬來西亞,有志工跟我講,他們也遇到一個是怎麼樣的急救患者?
就是患者進來,他跟朋友,然後在排隊的過程中,就突然間倒下去;那突然間倒下去,他們的做法是立刻按推上背部,然後按推立刻救醒了;
然後他們也知道這個新資料,所以他們立刻交代志工,把紅豆袋趕快去微波;
那在微波的過程中,這個患者竟然又倒下去了;那第二次倒下去了,他們看臉色還沒有變,但是他的朋友很緊張說一定要打救護車,趕快送醫院;
結果志工看他臉色,還有血色了,所以當下就是剛好把微波的那個紅豆袋也都來了,趕快上下夾擊的溫敷,他知道一定是熱能不夠;經過差不多5分鐘的堅持,患者就完全蘇醒過來了,這個急救就完全成功。
那患者起來的時候也跟志工講,當時候人已經都很虛了,所以他說如果真的送到醫院,他想一定完蛋了;還好,後來這樣溫敷很舒服,然後他慢慢體力就恢復了。
這個患者是剛好很幸運遇到這些志工,觀念完全清楚;如果他那時候,還有臉色還不錯,因為救過一次,也知道確定是上背部的問題,也就是心臟的問題;
所以如果在這種情況下再送到醫院,我看真的完了、毀了,那他們真的救不起。
所以這個案例,他們跟我分享的時候,我是感受蠻深的啦。
那這個時候,如果能夠按推完,所以我們為什麼要強調按推上背部救起來的時候,一定要加強溫敷?
因為如果熱能沒有起來,他體傷還是會再一次發作啊!
那熱能不夠的時候,你即便把他救醒,下一次發作的時候,他也許就沒有那麼幸運了;剛好你也可能不在,然後西醫又用CPR那一壓,那熱能更消耗,那根本救不起來。
所以這裡在提的,如果救起來,那一定要熱源;
同樣,如果救不起來,好,我們再按頭部;頭部原始點2-3分鐘之後,如果有改善,還是要外內熱源溫之;也就是不只要溫敷,還要給他喝薑湯的意思。
如果按推,連頭部都無效,都無法立即改善;那這個時候,我們就可以確定這個患者他是由頭部或上背部的患處體傷,就是由頭部跟上背部的患處體傷導致的,那這樣很難救活了。
除非他還有臉色,臉色還沒有變,那我們還可以試。
那如果看到他,臉色已經蠟黃了;那就幾乎已經確定,他已經往生了,不用再救了。
所以我們從這些種種跡象,第一個:按推沒有起來,你一定要做最壞的打算;
那即便臉色還有;還有臉色,還沒有變化的話,或許還有一線生機,但機會應該是不大,這個大家一定要清楚;所以這裡就有講,剛剛也念過,我就不再重複。
那這裡,講到這裡,如果今天的時間也有一點緊;
不過,我們還是把一些案例放一下,這些案例都不錯,就是早期劉醫師救過一個心臟停止的案例,心臟病急救案例;
這個患者,現在我們用新的資料再來看,第一個當然她昏迷的時候,大家在叫的時候;這個時候如果我們以現在的資料來看,應該是要趕快趕過去,而不是叫他們抬過來;
那好,抬過來,剛剛這個表情,大家也看到了,她的臉色沒有什麼變化,劉醫師也當場有解釋;你看面還有光澤,這個時候有熱能;
所以劉醫師遇到的這一個患者,應該是屬於;我分成三類,應該就是前一二類的患者,而非第三;
第三類是你倒下去,就面無光澤了,很快就變化了,也就是一兩分鐘;就是她抬過來的時候,可能臉色都已經變蠟黃了,那這個就可能沒得救了。
就是我們搶救為什麼要及時?
就是立刻過去,因為你不知道你會遇到的是第一類,或第二類患者,或最最嚴重的就是第三類,你真的不知道;
那劉醫師應該遇到的,我認為就是屬於一二類;
我早期也有救過,就是一二類;他也是當場倒下去,然後就突然間完全沒有動作了,意識也不清,我只按幾秒鐘,他喊一個痛就醒來了;那時候他大便也出來了,已經脫肛了,那個患者也蠻嚴重,也有山上的人打救護車。
但我也有一次失敗的案例,就是當場看到,馬上;他手臉還有變化,我以為是頭部,按!誒,感覺不對,立刻馬上按上背部;但在短時間內,我就看到他臉色蠟黃,我就知道不妙,這個已經是心臟停止了。
所以對於這些患者,我說幾乎是刻苦銘心啊!
也就是說從這樣遇到,然後這些畫面不斷的在我腦袋裡面,甚至一個月都在轉,為什麼會這樣?
然後仔細去分析、去理解,最後才慢慢把這些謎團一一理解、厘清;
那現在再來看劉醫師這樣的案例,我就很清晰了。
如果照西醫,他們又說,那這個我不相信;因為你也沒有檢查,也沒有照血氧機,你怎麼知道他是心臟驟停,你都沒有資料?
但是疾病的因,是看不到的!你根本那些機器看得到的都是果;
就如同馬來西亞跟我講的那對夫妻一樣,他發作的時候很嚴重;但去醫院,檢查了兩次都沒有問題,為什麼?
船過水無痕啊!當他心臟在恢復的時候,你用儀器是檢查不出來的。
那西醫又說,誒呀,這個不是心臟驟停;那等死了,又說是心臟的問題;
所以儀器這個診查,在急救上就是有太多的問題然後明明他們說死了,結果又活過來了;所以,我認為西醫這套診療方法,真的問題出了太多了;所以,我們現在根本不用考慮西醫他們怎麼講法;
我認為就是以原始點,就是有熱能則生,無熱能則亡;
那你急救一定要先手法,因為症的不適感,先把那個體傷先按開,就可以得救;
如果不能得救,看臉色;還有血色,我們再溫敷,這樣操作就會有步驟。
然後,在劉醫師的按,你看她眼睛在眨的時候,他就看她還有在眨,就已經知道蘇醒了,那時候已經經過了兩分四十秒;
所以我現在的寫法,以前寫兩分鐘;我認為最好還是保險一點,寫23分鐘;
所以為什麼我最後有一些修改?
就是看一些案例之後,然後反復推敲,然後再來做最後的決定;
不是說我要寫幾分鐘,就幾分鐘;當然如果我的寫法,兩分鐘內就是黃金期,尤其遇到第三類,心臟驟停的患者一定是兩分鐘內;
那這一個患者也可以從這個事後我們來推敲,如果你問我,我就認為就是心臟驟停;劉醫師她按完之後,他又用紅豆袋給她溫敷,完全正確,這個動作非常重要;
不要以為救醒了,就沒事,她也有可能再倒一次,甚至回家她又倒下去也有可能;所以一定要趕快,再用熱源補充;
好,那這個案例,我覺得值得大家省思的。

那另外還有一個就是三藩市的一個患者,他爸爸也是倒下去,倒在廁所上,這個案例也蠻精彩;我們來放給大家看96歲的,中風急救案例
好,這個患者,我們來看,他當時候倒下去的時候,現在來看,她完全正確
就是她第一個搶救是從上背部,揉一揉,沒有醒來;而且更加嚴重,那眼睛也往上吊了,她就緊接著在頭部,再幫他按;然後按到第三點,她說的枕骨下沿,那就真的起來了。
所以我們說,如果上背部沒效的時候,再按推頭部,為什麼?
即便你頭部,當然也是很重要了,但是沒有像心臟驟停,心臟驟停是短短一兩分鐘內,有時候你沒有按,就來不及;
也就是說,你如果按頭部,結果不是在頭部,是上背部,那你想要再來按上背部,已經來不及。
所以以後我們再來按,遇到這樣類似的患者,我們一時辨識不清的時候,一定從上背部,然後再來才能按推頭部,好,我就補充到這裡。
我就把後面的那幾個內容,再講解一下!
這裡也是我的一個經驗,患者倒下去之後,最後往生了;我就問那個患者的太太,我問她,因為他是癌末患者,那他太太都幫他用原始點保養,平常也保養的不錯。然後我就問她,你在幫你先生按的時候,有沒有痛點?
她說有,他的痛點就是在頭部,還有上背部右側;她很明確的跟我講,因為都是她按的。
那我說好,那我趴著,你來幫我按;我要知道她的力道,還有她到底按的位置准不準確來進一步瞭解這個患者,她是不是真的有辦法判斷出來,因為以她的手法;
結果,她按的非常好;幾年下來,她絕對絕對是,我如果說志工要考核的話,我第一個一定會讓她過,那你們就知道她的手法絕對沒問題;而且她在按的時候,可以按到很深層;
然後我說平常她是在按,按到右邊的時候,他特別痛;
哇,那我從他的這個案例,我就完全厘清了;我們早期寫急救的時候,在按推上背部,我們都會說先按左邊,再按推右邊;
最後這個案例就讓我深刻體悟,其實不一定是在左邊;絕對不要被西醫的心臟在左影響,不對!很可能的,也有可能在右邊;
所以,現在你們再按,就不需要分左右邊了;
然後再從她的力道,我就更清楚了,所以他的痛點是在深層;如果你輕輕的按,那是沒有效的;
所以力道要怎麼樣?
一定要直接進去了,直到加重,直到深層,一次到位,這樣才能快速解症;
所以也是從這些實際案例中,終於才領悟到;也就是從痛苦的經驗中,才瞭解,原來這個答案是怎麼樣!
當然救醒最好!那救醒了之後,就要注意一些細節;一定要外內熱源,一定要溫之,喝薑湯啦,溫敷啦;還有室內也不能太冷!
因為太冷,以前我在北京也遇過一個癲癇,那救起來了,沒有多久,結果又發作;觀察就是他的頭就對著視窗,那視窗,天氣涼,又是寒風進來,他馬上頭部體傷又加重;
所以一定要保持室內溫暖舒適,安靜整潔及空氣流通,這些雖然看是小細節,但最後都是很重要的一個關鍵點;

好,我們繼續把最後一段也講完吧!
理論:
在臨床上,有症狀就有體傷,但有體傷卻未必有症狀;
由此觀之,不論是治已病或治未病,皆應從體傷位置下手。由於未病既表示無法通過觀察症狀辨體傷位置,也表示體力正常,熱能尚足;所以在診療上,不僅要按推原始點的一條脊椎及七處,以找出代表體傷位置的壓痛點;還要以按推為主,熱源為輔。
舉例來說,為防範心臟驟停、腦中風、癲癇、乃至呼吸困難、老人癡呆等,可在上背部或頭部原始點位置,找出壓痛點按推,配合外熱源溫之;
如此,才能快速解除他處體傷,使疾病消弭於無形,從而達到治未病的目的。
壓痛點解除後,為了鞏固療效,以防體傷復發,可在日常生活中加強頭頸或上背的運動。
張醫師:
這一段,其實就比較著重在預防的了,因為有果必有因嘛!
他會心臟驟停,或是腦中風癲癇,他一定有體傷,沒有體傷不可能會有果嘛,所以讀原始點一定要深信因果;
瞭解了之後,那很簡單,你如何防範它?它還沒有發作,如何防範?
治未病,確實是原始點的一個特色
為什麼我這樣說?
因為他可以先找出它有沒有可能發作
也就是我們平常,如果他還沒有發作,那沒有發作,那代表他怎麼樣?體力很好啊,體力還不錯啊!剛剛看得心臟驟停的這些案例,他們還能唱歌啊,還能表演啊,看似都沒有問題啊;
但是突然間,有驟停、有體傷一來的時候,他們整個風雲變色,甚至就倒下了;
那如果這樣說,他沒有疾病,然後體力還不錯,當然我們處理上一定是以按推為主,熱源為輔,這是處理的最重要原則,而不是先溫敷;
所以為什麼我們急救一定要先按推?
道理也是在這裡。
那西醫好像也是做對了,他們還知道要用手法去CPR,去壓心臟;但是問題,他壓到小開關;
那原始點剛好全身的開關都找過,所以一看就知道那個醫學的概念還是蠻落伍的,那這個是不能急救用,這些手法是不能急救用的。
好,那我們確定了,這個未病的時候,他還沒有發病的時候,那體力都還不錯,所以以按推為主,熱源為輔;
然後還要怎麼樣?找出體傷的位置,
怎麼找出來呢?從一條脊椎及七處,你只要找出有壓痛點;
比如你頭部沒有,上背部有,那你就要小心了,他上背部可能有心臟驟停的嫌疑,所以你要先預防在先;
或是心臟上背部沒有痛點,而是在頭部有壓痛點,那你就要小心了,他有可能腦中風或癲癇,甚至老人癡呆都有可能啊!因為這些都關係到頭部;
因為要達到治未病,不只急救啊,慢性病也可以這樣做啊!
慢性還沒有病,就是人已經年老,那你要防止他發病,怕老人癡呆,那你就按按看嘛;
如果頭部有,也許可能腦中風,也有可能癲癇,也有可能老人癡呆;那你把頭部的體傷都解決了,就不會!
所以治未病是原始點,我說是最重要的特色。
好,那如果我們真得最後確定了,上背部或頭部有壓痛點,那就可以進一步確認他已經有體傷了。
那有因,症狀什麼時候出現呢?
不知道,要等緣;
比如這個患者太勞累了,或是受風寒,或是情緒波動太大了,然後一下子熱能就消耗掉,那體傷加重,他病情就突然間發作了;
所以只要一有壓痛點找出來之後,體傷一經確認,那我們上背部或頭部,我們就要按;把這些痛點解開之後,然後還要配合外熱源溫之;
這樣就可以快速的解除他處體傷,來達到預防疾病的目的,也就是達到治未病;那如果有病,當然也是這樣治療;
所以,這一套原始點即可治已病,也可治未病
那這一段是特別強調一定要治未病;尤其這些頭部跟上背部一發作,常常情況是很激烈的;
所以如果大家瞭解了,那原始點可以做到這樣,那大家就不會緊張;
包括我說這一次新冠病毒,如果大家知道原始點是可以達到治未病,那你幹嘛還要去打疫苗呢?
然後還有副作用,而且成本又那麼高,研發費用又那麼高;
我認為最好的方法,如果大家平常都懂原始點,不只可以這些急救的問題都可以解決;而且這些平常的,像什麼病毒都可以解決啊!
因為怎麼樣?
如果你一發生了,這些傳染病,你頭部按一按就可以達到治未病了,或是上背部按一按;然後溫敷,然後加強;
如果被感染了,也不一定有病;即便有病,你這樣處理,也很快就可以解決,這才是真正治療的方法。
那原始點治未病,很多人忽略了這種重要性,我也只能說常常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我也明明知道,這一場病如果今天疫症單位請我去,我絕對可以大幹一場,請志工;
然後這些怎麼會死呢?一個感冒就會死,那就更可以看出醫學的無能嘛!
這些病不外就是上背部體傷跟那個頭部體傷嘛!那你用激素,你用氧氣瓶,那是從果解症啊,不能真正的達到從因治病;
所以你從果解症,又消耗他的熱能,怎麼會救得起來?
所以看到這些急救,西醫也出了大問題;然後這些流行性感冒也出了問題,所以大家要好自為之啊!
原始點,我認為一定要推廣到家庭去;
平常大家有了這種概念,譬如這次新冠病毒來,我相信學原始點的人根本不會害怕,知道要避開;
但是同樣的,如果面臨到你真得得到了,你也不用害怕;因為接下來要怎麼處理,你一清二楚;
不會跟人家慌成一團,也不會看到大家都在搶醫院,說醫療已經快負荷不了,要崩潰了;這種話,聽到的民眾又更恐慌了;然後大家說,我不能得到,我要趕緊打疫苗;
就是因為恐慌,然後民眾又不知道,然後把所有答案都歸諸在我們因為沒有疫苗,這個也是不對的;
所以治未病,從急救來看,再來看新冠病毒,我感觸是蠻深的了。
我們今天的課,講的是蠻長的,我們就今天講到這裡。
 
原始點繁體版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援:榮尚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