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張醫師線上課程

2023/7/2 張醫師線上課程 主題 : 診斷與治療(二)

瀏覽1123次 日期:2023/06/30 15:57:30

202372
主題:診斷與治療(二)

理論:2重病的分辨與治療原則
  1. 觀察症狀,若有體力虛弱病症即為重病。
  2. 重病若體力緩慢下滑,表示熱能越加不足,雖沒有立即生死之虞,但險象已現,短期恐難以恢復。
  3. 重病若體力急速下降,表示熱能嚴重不足,情況已不容樂觀,倘若又有食不下、排便困難、失眠、暴瘦、高燒、腹瀉、面無光澤、聲音微弱、全身無力,身體水腫、氣喘、呼吸困難、意識不清、胡言亂語、眼神呆滯渙散、昏迷不能表達等病症,多個同時出現,且情況危急,表示熱能即將耗盡,命危已現。

張醫師:好,我們就先念到這裡;
這裡是談重病:重病第一個,就是最主要要有體力虛弱病症出現,這個才是重病;
那反過來說,如果觀察症狀,沒有體力虛弱病症,那就是屬於輕重症;
那輕重症,我們上一回也有講過了;

那現在再來談這個重病,為什麼體力虛弱那個病症這麼重要呢?
因為熱能反應在外的,就是體力;
那體力虛弱病症表示熱能已經不足了,這個熱能不足會影響到生命,所以才這裡重病就是提醒我們,這些病可能會威脅到我們的生命;

那第二步,就是進一步在講,既然體力那麼重要;
那如果我們看下一頁,如果體力緩慢繼續下降,那這個代表什麼?
你熱能越來越不足了;
這個情況就進一步提醒我們,表示你的熱能已經失去平衡了,越來越不足了;雖然他是緩慢下降,沒有立即說會有威脅到生命;但這個時候,已經在提醒你,危險出現;
那這種危險出現了,體力緩慢下降;你不要期待說,我有什麼方法可以立即把體力恢復;
那既然慢慢下滑的化,表示已經有一段時間,觀察出來體力已經越來越不行,那你要好起來,要費一番功夫啊!
所以你也不要期待說很快就能恢復,但你只要夠努力,像這種一般還是可以挽回來的;
但一旦重病,如果體力不是緩慢下滑,而是急速下降;
我們看下一頁,那急速下降就代表你整個的平衡,組織器官運作種種,都已經失去了,那這個是很嚴重啊!表示熱能都已經嚴重不足,就是熱能不足以支撐你那個組織器官,維持正常的運作了;
而且這樣的失去平衡對於病情來講,是不容樂觀的;也就是隨時都有可能威脅到生命;隨時,不是說短期沒有生死之餘;這個急速下降,是有生死之虞的;
所以如果又出現下面的症狀,比如剛剛也念了,這一些症狀,高燒了、腹瀉、暴瘦、這些出來,然後加上全身無力,甚至水腫也出來,然後呼吸困難種種;
我們看下一頁,然後到最後,甚至神識不清,這個都是很緊急的;
那只要同時出現,他不可能只有出現一個病症,一般都是同時出現幾個;那這幾個裡面都可以看見他的情況緊急,比如說呼吸困難就是了;氣喘、呼吸困難,甚至意識不清,這個同時出現,或是講話有氣無力,甚至連眼睛都張不開,連想張開都張不開,那這個也是;
只要有其中幾個出現,那情況又很危機,這時候不只不容樂觀,是表示這個熱能即將耗盡,也就是命在旦夕;我就用命危已現,這個情況是非常危急的;
如果這個情況,再沒有辦法讓患者慢慢緩和下來,這個很可能凶多吉少,所以這裡是最嚴重的;
那我們從原始點在觀察症狀,從症狀來分出輕重症,還有重病,大家就知道原始點竟然可以在觀察患者症狀的時候,就可以知道患者他生病,已經走到哪一步?會不會死掉?甚至這個病對他有沒有危險性?
很容易分辨的;有的時候,我都覺得比檢查還要快速;
你去西醫檢查,聽他們很多話,但是不一定准;但是用原始點這樣一系列下來來看,就非常准;
我比如舉那個癌腫瘤,有些患者他去檢查到癌末,然後他檢查出來已經第四期了,那第四期,我發現他體力好的不得了;
比如說肺癌,他已經到第四期,他還可以運動,飲食也沒有問題,只是西醫說他轉移了;
那這個體力還不錯,這代表他甚至不一定是重病;但西醫說他多危險,多危險!
所以我之前也有影片,就是在美國,跟一個人對話;她得子宮癌,29歲得到,西醫說她只能活半年,結果她活了很久;我那個時候遇到她的時候,已經隔了差不多有50年了;
大家想想看,西醫說半年,怎麼會活那麼久?

所以你用儀器檢測出來的,來判斷反而不准;你從觀察患者種種的表現反而准,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儀器檢查體內,事實上看到的是非常有限的;你從體表看到的症狀反而是能夠涵蓋光他的一切;
我舉例來講,你儀器檢測出來的,只有組織受損,屬於疾病的就是體內的組織受損;
另外一個就是異常,那異常指數不會死人的,那個是抽象的,那是代表老的現象;
那至於異常形態,也是一樣,它根本屬於一個果,果不會出現症狀,果不生果,疾病與衰老已經講過;
那症的不適感,他根本看不出來,症你怎麼看的出來?
體力虛弱,你從影片照出來的組織受損,還有異常看的出來嗎?
看不出來啊!
症的不適感,可以從西醫的儀器檢測出來嗎?
也不行啊,
包括功能混亂;比如這個患者腹瀉,患者沒有跟你講,你怎麼知道他腹瀉?
你也看不出來啊!
所以從觀察症跟狀,反而比儀器能觀察的面向更多;然後能夠歸納的更準確,這也就是原始點為什麼在診斷上能夠那麼快速而準確?
比如說他一來,我觀察他有沒有體力虛弱?
沒有,屬於輕重症;那如果輕重症他又是症,症狀是發生在四肢,那就是輕症嘛,他那個危險性很低的;在四肢不會危及到生命呀!
如果他是在頭身,當然也會有影響;但是他體力很好,表示他熱能夠,那熱能夠表示他不威脅到生命;比如說威脅到心臟驟停這些體傷引起的,這個比較緊急一點,一般不會這樣;
那到了體力虛弱的時候,就要小心了,它已經開始影響到熱能;也就是這個熱能不足,已經影響到體力,簡單講是這樣;

那影響體力就又分出三個步驟:第一個一般的疲憊,好像容易疲倦,甚至走路有一點緩慢,但是他不會全身無力;就是表現出來一般的,就是感覺今天懶洋洋的,動不了,有氣無力這種,這是一般的;
但是觀察這種體力越來越下降,甚至也出現面無光澤、體力也不好,胃口也不好,開始慢慢出現,你就要小心了;這時候生命已經用它的症狀的信號,來通知你,這可能已經危及到生命,有險象已現;
如果他體力是急速下降,那就是代表又出現一些比較情況危急的,我剛剛已經講了,那就代表他已經命危,很可能隨時都會掛掉;

所以當肺癌,它都沒有症狀,其實好好保養是死不了的;跟西醫的講法是出入很大,他們是看影片,影片能看出來的,非常少;
有一些患者,我一看他已經水腫了,然後舉步維艱;夏天來,還穿著長袖;
然後,那個腫瘤已經整個都爆掉、爛掉;
那這樣西醫還跟他講,我們要不要再繼續化療?
那我看他已經沒有體力了,走路還在喘,呼吸也有一點困難了,那這個患者沒有體力了,那這個化療進去不就已經走了嘛!整個就走了嘛,像這種已經命危了,
有些患者來也知道他的時日無多了,因為西醫叫他去,他有時候會跟我講,他不想去,為什麼?
他說每次去回來,很疲憊;最近又沒有胃口,吃不下,又會喘;然後作完,更喘,所以他不想去;
那我一看,這個就是命危了,還要再化療,這個不可思議啊!
所以,我也看過幾個患者,他呼吸困難,然後按,溫敷已經雖然有緩和,但是很慢,雖然患者有時候也沒有信心,結果去就插鼻胃管,餵食跟呼吸這一類的,結果去,隔一天就走了,這樣的案例我還看的蠻多的;

所以當你命危的時候,其實心裡就要有數,那個是熱能不夠;你即便用一些儀器了種種,想要搶救,那個都不是好方法;
一定要趕快補充熱能,那如果還有一線生機,或許患者會慢慢緩和下來;
所以到了命危,我常常講,那個到底能不能救活,其實太多變數!
因為到這個時間點,患者有時候要把生死看淡,不要再有壓力,心態要比較正面;然後如果有機會的時候,再起來稍微走動一下,不要都躺著,躺著也是沒辦法恢復;到命危一定還是要稍微運動,然後充分休息,休息夠了,就起來;然後要懂得要大量的外內熱源,這個後面會說;
所以到了命危的時候,其實患者要做很多動作;你看運動是要患者配合,心態也是要患者;不是你操作的人,想要怎麼樣,就怎麼樣!所以到這裡,變數就多;
所以在這裡,到命危的時候,我常常看,能不能救起來?
常常太多變數;即便你醫術再好,都不一定啊!

理論
重病表示熱能不足已影響體力,而嚴重熱能不足則可危及生命;所以為了保命及療愈疾病,處理上應以外內熱源為主,按推及其他保健方法為輔。
顯然,重病首重改善熱能不足,其次才是解除體傷,由於熱能反映在體力,體傷表現在症狀;
所以研判重病的好轉與惡化,除了要觀察症狀外,還要觀察體力;而觀察體力又比症狀更為重要;亦即症狀不論有無改善,如見體力漸漸充足,則屬好轉;
反之,如見體力漸漸衰退,則屬惡化。此外,通過原始點方法處理,症狀及體力欲不見改善,究其原因,不外乎有兩種情況:1,方法沒有落實,如:外內熱源的使用無法直達體傷位置,按推及運動做不到位,觀念不清,情緒起伏太大,太過勞累等;
上述情形,為了加強改善體傷及熱能不足,患者必須在生活中,通過外內熱源,主要以薑粉、薑粉泥或薑湯,藉由灌腸或大面積塗抹等,使熱源直達體傷位置,直接溫暖組織器官;
期間不僅要配合醫療保健之緣,如:按推壓痛點、溫熱性飲食、適當運動、充分休息、良好心態、及保持室內溫暖舒適、安靜整潔、空氣流通,還要避開傷身致病之緣,包括手術、寒涼性藥食及各種點滴,如:葡萄糖、食鹽水、白蛋白、抗生素、利尿劑.....如此才能加速療愈疾病,使重病患者轉危為安。
  1. 方法有落實,此情況又分為兩種:(1)這是體傷修復過程中的正常現象,亦即研判病情終將好轉,以原始點的診療方法繼續處理。
2)這是無法從因治療的難治之病,亦即研判此病已超過人體能夠自我療愈的範疇;面對這種情況,則須審慎評估,從果處理是否有效;若有,交由西醫治療;若否,最好安於現狀。

張醫師
這段蠻長的,那我們從頭來看一下;
他這裡論述重病,很明顯就是熱能不足影響體力;
那輕重症就是熱能不足還未影響到體力,兩者的差別都是以熱能來看;
那熱能是抽象,看不出來,就是看體力;所以我們說只要有體力虛弱病症,就是屬重病;那熱能不足嚴重的時候,比如我剛剛舉例到命危的時候,他的一個特別的表現就是體力急速下降;這時候你就知道,他後來的情況可能不大樂觀,要小心了;然後還有緊急的情況,病症出現,那就更可以確定;
所以這時候,重病既然他已經熱能不足,會威脅到生命的化;那我們治病就應該要以保命為主,而不是要解決症狀;解決症狀,不一定能保命;
我舉例來說,很多癌腫瘤,檢查出來,那體力已經不大行了,但是西醫評估說,如果要處理癌腫瘤手術的化,你一定要先簽下契絕書;
因為手術把癌腫瘤切割乾淨,能不能做得到?
是作得到,這個可以解除症狀,讓你馬上當天,說不定就看到癌腫瘤已經不見了,好像你心中大患已經解除;
但你有沒有考慮過,手術的過程中會破壞身體,及嚴重消耗熱能;
當你熱能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再經過這樣的破壞下,那很可能就命危了;甚至也有人在手術的過程中,就發生不幸了;所以西醫在幫你要解決腫瘤的時候,他一定要先簽一下契絕書,就是萬一如果發生了不幸,那不能跟醫院索求什麼,這個是我們最常見的;
那代表是什麼?
我們的醫學是重在解決你的症狀,而不是先要求能夠保你的生命,所以才要簽契絕書;
以原始點來看,就不是這樣;原始點是人性化,他認為你已經熱能不足,已經影響到體力,不應該再作一些,再進一步消耗熱能的事,所以他一定是以保命為主,也就是以補充熱能為主;那這樣一定要以外內熱源來補充,來改善熱能不足;
所以這裡處理上,應該要以外內熱源為主,然後比如說按推及其他保健方法;
其他保健方法指的就是,我們說的適當運動、充分休息、良好心態種種來配合;
那按推,就是你熱源補充下去,患者也稍微緩和下來,然後再看他哪裡有症的不適感,我們再配合按推,這樣就可以達到他立即的效果出來;
如果患者知道要轉危為安的化,那自然他要努力,其他保健方法幾乎都是患者要作;比如說運動,運動如果患者不作,我幫他運動,他也好不了啊!
那充分休息,如果他熬夜,不聽話,你說你再好的東西給他吃,溫熱性飲食,補充啊,也沒有用的;
再來,心態,也不是你能說;你講,有時候他也不一定能夠聽得進去,他每天都在想他的癌腫瘤,每天都活在恐懼中,這樣再進一步消耗熱能,他如果不改變,你也沒有辦法;
所以,其他保健方法是患者本身要努力的部分,這一部分就是我常常說的變數;
就是當你已經危急到這樣,你還不懂得要運動,還有配合良好心態,也不能生氣,然後還要生活要規律;這些患者如果不聽,你即便努力的幫他按推,還有補充外內熱源也是無效的;
所以這裡提出它的治療方法:在熱源、還有按推,是操作者可以來指導他作的,甚至幫他作;
至於其他保健方法,這個是患者本身要努力的;
如果這樣兩方面都能配合,即便到命危,都還是有一線生機啊!

我們繼續看下面,這樣說來,原始點是保命為主,所以首重改善熱能不足,其次才是解除體傷;
熱能反映在外的就是體力!體傷也是抽象的,組織器官運作失調,那表現在外就是症狀;所以研判重病的好轉與惡化,不外觀察體力跟症狀;
但其中因為原始點是以保命為主,以熱能為主;所以觀察體力,又比觀察症狀更為重要;
那也就是症狀不管好轉或惡化,但只要體力好轉,那這個表示就是病情好轉了;
同樣的,你症狀雖然改善,就象我剛剛舉的,你腫瘤割除了,不見了;或者化療,腫瘤也縮小了,但體力越來越差,這是惡化,不是好轉;很多人連好轉與惡化都搞不清楚;
我之前,在安寧病房陪我太太也呆過一段很長的時間,幾乎有10個月,那裡看過太多的生死;

還有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就是他也是癌腫瘤,本來蠻大的,然後經過化療,甚至放療,然後腫瘤慢慢縮小;
我記得那一天,醫師還來,然後拿著診斷出來的、病歷給他看;他說你本來3公分的腫瘤現在已經剩不到1公分了,那病情已經在改善;
但在我看,不是啊!他體力越來越差,吃也不大下,腫瘤縮小,對他是好,還是壞?
我都搞不清楚,然後隔一天,患者就走了;然後前一天醫師來拿那個病歷給他看的時候,他也蠻高興的,他還感謝醫師的,但是講話有氣無力;
所以這樣的場景,有時候,我看到之後,我也思維,那到底醫學要致病為主,還是要治療症狀?哪一個先啊?
很明顯,你症狀不見了,或腫瘤縮小了,好像症狀改善,但是體力越來越差,甚至就這樣走了,那腫瘤變小不見了,又有什麼意義呢?
所以再到重病的時候,其實是應該要保命為主;
那在輕重症,因為沒有生命危險,當然就以觀察症狀為主,所以這兩者是有分的;
好,那我們這樣就可以看的出來,那你有沒有好轉,自己很清楚,觀察自己的體力有沒有變差?
如果你體力越來越差的化,即便人家跟你講,你症狀已經減少了,不用高興,這個其實都是惡化,自己就可以判斷;
所以醫學應該是叫患者知道什麼是判斷,然後得到自信,而不是一切都要由醫師來講,然後由冷冰冰的儀器作為最基本的判斷,不是這樣;
然後這些判斷,西醫講出來的,常常都是壞消息多;好像我們的生命都是操控在醫師,這是不對的;
應該醫學是讓患者知道,什麼是好轉?什麼是惡化?不需要靠儀器,也就是觀察症狀,就可以觀察出來;
尤其到了重病的時候,體力你總是自己知道,儀器還不一定能測出自己的體力;體力有沒有好?你自己最清楚;
所以原始點它本身是一個自救,也是一個自我診療的方式,這個跟我們現有的醫學是不大一樣的;
我們進一步來說,通過原始點的診療方法來處理的化,結果症狀、還有體力都不見改善,那表示怎麼樣?這個病情看來會反反復複,甚至再往壞的方向走都有可能;
好,我們就來探討,為什麼會產生這樣的情況?原始點進一步把它歸類為兩種情況,之所以用的這些原始點方法,照理從因改善你的體質,你體質改了,因變會果轉,照理會好啊!
那為什麼不會好?
中間會出問題,第一個先要存取方法有沒有落實?
那第一個我們先來討論,大部分都是沒有落實,用了原始點不見改善;
那如果有落實,但病情不見改善,那只能在探討;

那有這兩種情況,我們先來探討,萬一患者方法沒有落實;我這裡就舉出一些來,比如說外內熱源的使用,你不懂得要直達體傷的位置,比如說你也懂得要用紅豆袋溫敷,紅豆袋有時候效果不好;
這時候應該要用什麼?薑粉泥,大面積塗抹,甚至灌腸,腹部脹痛,按摩,按推原始點,或是外內熱源,喝薑湯,都不能改善,然後紅豆袋溫敷也沒有效;那這個時候要探討,是不是熱源可以改進?
比如腹部痛,是不是要灌腸啊?讓他直達體傷位置;
然後如果是外面,他已經很虛了,如何吃不下,如何借由外面的外熱源,讓他皮膚吸收,來達到改善我們達到熱能目的;
那就大面積塗抹薑粉泥,所以第一個我這裡就提出來,很可能在外內熱源的使用上,無法直達體傷位置;
還有按推不到位;
按推不到位,前面在輕重症已經提了,很可能你位置找錯了,甚至按推力量也太多,或是不懂得整個配合身體,讓按推的過程中,尤其重病患者,一定要由輕而重,由淺入深;
由輕而重,由淺入深,不是你手放輕,就是輕;而是用你的身體來控制你手的工具;
那工具絕對不能硬邦邦的,那身體如果要深層,那就是我們身體慢慢往下沉,把工具帶下來,手是鬆柔的,這時候就沒有壓力,也可以揉到很深;
所以不是你由淺入深,就是慢慢的,然後再越來越大力,不是!是把身體姿勢配合,然後慢慢把工具帶到深層,這樣才能夠在按推上,才能夠解症;
有時候重病,沒有這樣作,用蠻硬的力量,患者一痛,就跟你對抗,然後揉完了之後,患者常常熱能進一步消耗,反而病情更 進一步加重,所以按推是不是作到位;
還有運動,患者本身要努力的,就是運動、心情、觀念,這些都是後面的患者有沒有自己作到位,然後不要太過勞累,懂得充分的休息,這些都沒有辦法替代;
所以前面的按推,熱源,你說操作者做不到位,這是操作者要去改進的;
那後面的這些部分,反而都是患者要自己反思的,他到底哪一方面作的不夠徹底,好,我們繼續看下面
所以這裡就是懂得把問題找出來之後,那我們再去改善,改善體傷和熱能不足;
那一般原始點是屬於生活化的醫學,所以在生活中,你一定要剩原始點外內熱源都是以薑為主,其他的包括電熱毯、電熱器、紅豆袋,遠紅外線了,甚至暖暖貼,這些都是輔助的,但是最後薑才是主要的;
那剛剛我講的,如果他已經很虛,吃不下了,你硬要他喝薑湯,他也喝不下,這時候反而外熱源更重要,大面積的敷,他馬上熱能進去,他就舒服了;甚至我剛剛講的,他腹部脹痛,更嚴重,不管他是腹瀉,便秘,你都可以用;灌腸進去,熱源直達,腹部,那直達腹部,體內的組織器官,尤其體內的器官就可以溫暖到,溫暖到周圍的器官,就可以迴圈變好,這樣對於患者來講,就可以達到自我療愈的目的了,這個很重要;
那期間不僅還要配合醫療保健之緣,還要配合傷身致病之緣,我們看下面;
那醫療保健之緣這裡也舉了,什麼是好的?醫療保健之緣就是對你病情有幫助的方法,那這裡舉了一些大家可以看,按推、適當溫熱性飲食,充分休息,良好心態,這個還注意要環境,這個也影響病情,那至於這些會傷害你身體的是什麼呢?這裡當然到重病的時候,一定要小心,手術會進一步的破壞身體,消耗熱能,還有一些寒涼性肉食,這些都特別提出來,重病很多人已經都很虛了,你還去打點滴,也就是吊瓶,這些不管是葡萄糖,還是食鹽水,基本上都是寒,就是你吃什麼,小便出來,也是溫熱,但你涼涼的進去,出來就溫熱,這個中間就消耗很多的熱能;還有這裡舉了很多西醫說了白蛋白多好啊,對一些浮腫、水腫都有幫助,這些都要小心;
還有利尿劑也是,都是屬寒涼;
我們看下面,避開寒涼,加強溫熱的東西,這樣才能夠速愈疾病,加速療愈疾病,使患者能夠轉危為安,這是我們反思不到位的地方,就是我們作的不好,到底怎麼樣?就是去惡修善,簡單講,醫療保健之緣就是一個善的方法,那你一定要去,那壞的方法一定要避開,斷惡修善,那這樣就能夠把整個局面逆轉過來,如果你找所有的,都發現,我都作到位了,但不會好,這時候幾種情況,有兩種情況,第一個他是體傷修復過程中的正常現象,這個在治療癌腫瘤的時候,腫瘤、硬結、腫塊最容易發生到,比如他身體很虛,你一邊推拿,一邊塗薑粉泥,比如你在腫瘤周圍幫他按推,我們就舉乳癌好了,乳癌他有硬結腫塊,那你在周圍按推的時候,他有時候按完,會覺的疲憊,疲憊就是更加累,體力變差了,有時候會怎麼樣,這個硬結、腫塊會變得紅腫,硬痛,本來沒有腫脹,變腫脹,甚至會痛,會有這樣的情況;甚至有一些患者,甚至爆掉,流出組織液,血液,所以這時候她更加疲憊,看似病情已經惡化,但你自己要注意,就是確定在這個過程中,必然要發生的現象,因為他腫瘤要消,一定要經歷過的過程;手背紅腫,流出血液、組織液種種,那患者一看,本來沒有痛,變痛,然後本來還好好的,按完之後更加疲憊;尤其看到流很多血之後,她心裡一定產生恐懼,這時候操作者一定要瞭解本來這個按的過程中,就有可能出現這些症狀出現,甚至惡化,一看就是惡化,事實上這些都是在體傷修復的過程中出現的現象,如果這樣,我們就可以研判,這個病情是一個過程,慢慢隨著腫瘤變小,然後你熱源,加強體力的鍛煉,這些現象都會好轉,這時候要跟患者講,屬正常現象,一定要堅持下來,那原始點的方法繼續處理,這是一種情況;
另外處理不好,或者惡化的還有一種情況,就是我們看下面第二種,這個屬於難治之病,就是這個病已經超過自我療愈的範疇,他沒有辦法自我修復,我常常講,原始點是用一些方法,讓身體來提升自我的免疫力,修復力,達到自我修復體傷,然後使身體恢復自我運作,然後讓健康來恢復,所以,他是讓自己自我療愈的,不是說有什麼,你那些方法是來幫助他而已,能不能好,都是靠自我修復,即便你方法都對了,身體都不能自我修復,病情還是惡化的時候,這時候情況是無法從因治癒,到這個時候,你就要評估從果處理,這個情況在原始點,我就要舉一個例子來講,比如說,我們還是以乳癌來講,乳癌在治療的過程中,患者不懂的大量補充熱源,如塗薑粉泥,還要吃薑粉泥,我都鼓勵患者,原始點推薦的都是有機的薑,那有機的薑既可以外敷,也可以內用,這樣補充夠的化,然後又懂得鍛煉體力的時候,他可以慢慢自我修復,絕對沒問題;但有一些患者,比如說他熱能,在這個過程中補充不夠,加上運動,也沒有如理如法;
比如乳癌,我都會叫鼓勵要作俯臥撐,俯力挺身,甚至一些擴胸運動都要作,他也沒有作,動的也很少,那這樣的情況下,你是會入不敷出,就是你沒有辦法鍛煉身體,然後又組織液,有時候乳癌有時候會爆掉,有時候會大量流出那些包括血了,種種,那整個身體就會慢慢的虛下來,虛到某一種程度的時候,你即便要用,當你按推,還有外內熱源都進不去的時候,他的症狀比如說按完,很快又胸悶,呼吸困難,甚至體力還是一樣很差的化,你就要小心;
比如臉色蒼白,就表示怎麼樣?血不夠,熱能嚴重不足,在我的看法熱能嚴重不足,所以體傷沒有辦法解決,不管外內熱源都進不了,這時候一定要評估,既然從因不能自我療愈疾病,是不是應該鼓勵患者從果解症,比如一些乳癌患者,已經臉色蒼白了,然後外內熱源又進不去的時候,他按了很快就繃回來,一定要很久,他才慢慢緩解;比如人家按個十分鐘,那就解症;他不是,要按個半個小時,要由輕而重,反復,他才能夠慢慢恢復,然後加上臉色蒼白種種,一看是這樣的患者,我就立刻建議去輸血;但我講這句話,不是讓每個人都讓他去輸血,就是一定要到極致了,他還沒有辦法恢復的時候,我才推薦他去;
有一些推廣點,人家流一點點血,我看很快就可以補回來,他就害怕,要不然你去止血,或者輸血,這個是有問題的,而且談到這個問題也是,其實當乳癌患者爆掉的時候,他流出血液或組織液,其實我觀察那麼多患者,其實這是一個正常現象,那有一些患者去到醫院,醫院看到他常常會從腫瘤流出很多血,他們都想清創、止血,像這樣的情況,問題更大;
我發現有一些患者去到醫院,西醫給他止血藥,或是種種,回來更加嚴重;
所以,我們在評估的時候,如果他是血不夠,有一些醫院願意配合最好,他去那裡輸個血,然後再配合熱源,這時候,你要補充內外熱源,自己製造新的血出來,都需要一段時間,這時候已經,這時候一定要評估,反而這個時候,西醫是不排斥的,這樣的例子,到了這個疾病無法從因致病的時候,就要處理,如果有效,我們當然推薦給西醫;
那如果這個病已經不是輸血能解決的,而且在西醫講,很多組織器官在原始點就是推動不了,在慢慢呈現衰竭的情況下,體力也急速下降,全身無力,都動彈不得;這時候,你再去西醫,有時候他要幫你氣切,插鼻胃管,這些都增加痛苦;既然不會好,你又去讓患者最後遭受這樣的痛苦是不必要的;
如果西醫沒有更好的方法,那這時候,只好怎麼樣?
只好安於現狀,認命;
要不然要怎麼樣?所以這裡也是,最後寫的,如果評估從果也不能解決,那從因也不能解決,這時候也只好認了,應該是這樣;是很無奈,你也不得不接受這樣的情況;所以整個重病來看,很簡單,你之所以沒有好,最有可能的是你方法沒有落實;
那如果方法有落實,不外有兩種情況:一個就是它是一個正常現象,也就是在修復的過程中,會出現好像體力變差,症狀加重,但是這是短期的,你再觀察一段時間,他就會慢慢修復,第一種情況是好的,那如果最後是第二種情況是確定他不能從因致病,屬於難治之病的化,評 估是不是可以從果,那如果從果的化,我們就可以西醫,那如果大家評估,這個從果也無從下手,這個只好安於現狀,那我們重病的診斷就解釋到這裡

理論:3、生死存亡的分辨與治療原則
患者久久才出現一次喘息抬肩,急促呼吸,則說明熱能耗盡,體力衰竭,大限已至。
處理原則絕對要避免徒增患者痛苦的搶救,如:壓胸(CPR)、電擊、氣切、插鼻胃管、插導尿管......以及無謂的治療,包括任何寒涼性藥食乃至各種點滴,機者能保持神識清明,安詳辭世。
如果還能夠根據患者的信仰或習性,善加開導,使其放下塵世所有執著則是臨終一大助緣。
張醫師:我們來看這個原始點我說的,到命危,你沒有辦法處理的時候,就進一步面對他,面對這個患者生死的問題,在什麼情況下,再不繼續治療,如果到命危了,如果有機會,我們當然加強,比如剛剛講的這些方法要落實;但如果覺得無望,這時候要放棄治療;
什麼情況下,要放棄治療?當患者出現了久久出現一次喘息,抬肩,急促呼吸,也就是他呼吸的時候,不像我們正常人似的呼吸,他都是久久一次,好像沒有什麼呼吸,突然間肩膀就提起來,然後吸慢慢又吐了,吐了又久久沒有動作,然後再來,又一次這樣,如果你看到患者出現這樣,喘息抬肩啊,好像在吸的時候,是很用力,必須要肩膀抬起來那樣,然後吐也是久久才吐出去,像這樣都應該是沒救了;一般會這樣,患者常常出現這種情形,那這時候,一定你不用再處理,這時候已經大限以至了,那要注意的到是有下面的幾種,第一個,因為這些無謂的治療會增加患者的痛苦,當然你看他呼吸也快衰竭,你去這些插鼻胃管,氣切,壓胸,那個都不必要,這個都很痛苦的;
我記得,我有一個親戚,他先生走的時候,跟我講,帶他去醫院的時候,因為他那時呼吸困難,醫師問他要不要氣切,他那個時候也不懂,然後看先生呼吸困難,還是把他氣切了,然後氣切後,他先生很痛苦,就一直掙扎,然後掙扎的時候,西醫說那不行,把他的手腳綁起來,因為還是要吃,就喂鼻胃管,又插進去,看他先生很痛苦,又再一次掙扎,醫院就是要把他綁起來,看出來他先生很痛苦,這樣幾天下來,她先生還是走了,講這個過程,她就講,如果早知道,她不讓她先生走的那麼痛苦,他那時呼吸困難,最後一口氣出不來就這樣走了;即便能夠多出一兩天,這一兩天是折磨,對他來講,更加痛啊!所以他有這樣的體會,在處理這樣的時候,不要太感情用事了,有些人都怕,如果我不作,別人會說我不孝,其實不要用情緒,別人什麼看法,來影響你的決定,你一定要有智慧,這是我的親人,我一定要讓他安詳的走,這才是對的,不是我要做給別人看,這個不是真實的,你會讓患者更痛苦,事後你也會後悔,所以我這裡特別強調,不用再用那些寒涼,包括打點滴,都是患者走的時候的負擔,沒有必要;
同樣的,原始點可不可以,這時候也都放棄,也可以確定,準備走,不要按推,也不要溫熱飲食,這些都可以撤掉了,然後周遭當然你如果用溫敷,這個我覺得是可以,但是記得溫敷是低溫的,不要太高溫,他沒有反應,有時候走的時候,還被你燙傷,都有可能;所以這個操作要非常的小心,如果不會操作,都不要作,然後很平靜的讓他走,周圍環境只要溫暖舒適就好;
還要注意,要管控情緒,有時候來的時候,親戚來,大家就哭來哭去,這個都擾亂患者的情緒了;還有講話的音量也會影響到患者,特別注意周遭環境,一定要管控,讓患者能夠保持神智清明,安詳辭世,這是最高的境界了;
如果患者有信仰,或一些,一定要善加開導,在走的過程,讓他走的比較平順,要告訴他這世間苦多於樂了,不要吃苦了,放下,因為他有信仰,如果是基督,就回到主的懷抱;如果佛教,就念佛往生,去到西方極樂世界,類似這樣,患者當你提醒的時候,他會升起正念,情緒不會波動太大,甚至他走的時候,你會看她走的時候臉色,甚至帶著微笑,這是最好的方式了;
那我們在生死的辨別上,我們繼續來看下面:

理論:4、研判疾病所需時間
1急性病,如:感冒、嘔吐、腹瀉、排便困難等;又如西醫之腸梗阻、盲腸炎、膽結石、急性腸胃炎、腸病毒、食物中毒等等;或一般急性外傷,如:紅腫、破皮、出血等,約17天;
2急性病且體力虛弱;或嚴重急性外傷,如:燙傷、毒液灼傷、肌肉腫脹撕裂、骨折等,約730天;
  1. 慢性病,如:行動遲緩、全身無力、異常疲憊、聲音微弱、面無光澤、肢體冰冷、肢體水腫,肌肉萎縮、肌肉腐爛壞死等;
又如西醫之類風濕性關節炎、帕金森氏症、小腦萎縮症、梅傑綜合症、自閉症、植物人、漸凍人、紅斑性狼瘡、牛皮癬、乃至腫瘤、癌腫瘤等,約13個月,最嚴重者,約3-6個月。
  1. 慢性病若通過所有診療方法,經半年仍無效,甚至惡化,則屬難治之病
 
張醫師:這是原始點的一個特色,就是他可以研判這個病多久會好,你看到心裡就有數,這個可以多久解決,現在的中醫,西醫有沒有辦法這樣,很難啊!所以,我們一直覺得這個是原始點最大的特色;所以在原始點裡也有講,有時候很多患者去檢查出癌腫瘤,西醫常常講一些負面的,你這個癌腫瘤,如果沒有治療,你多久就會死掉了;患者就很緊張,你不化療,你不處理,這個半年你可能腫瘤就可能擴散了,類似這樣;在我看法,西醫的診斷常常是來研判病人多久會死,不是研判疾病多久會好;
那原始點不是這樣,原始點是很積極的,比我們現有的西醫還要積極,不會先從負面看,因為負面的,我們已經教了,到命危,他隨時會走;
如果他體力好的不得了,你乾嘛要跟人家講,你半年、1年要走;你應該在半年、1年想方設法醫好才對呀!而不是專門講一些負面的,讓人恐懼,從這一方面,原始點從剛剛一路念下來,就很清楚,如果是一些急性病,就不重複念,如果這些大部分1-7天就可以好,那如果是比較屬於,我們看下面,急性病加上患者的體力沒有那麼好,就是上述的病,在進一步沒有體力的情況下,他會恢復的比較慢,還是一些嚴重的外傷,比一般的外傷更加嚴重,這個時候大家可以看一下裡面的內容,這個時候是7-30天,時間都給你了;
像一般前面的感冒了,都1-7天會好,但這裡比較嚴重的,因為他還有急性病加上體力都很差,還有嚴重的外傷,那這個是7-30天,包括骨折也是,一般甚至最壞的,進一步到慢性病的時候,這時候就比較難治,這裡就是我們說的重病,到重病來其實不好處理,那我就不念了,西醫的很多病名,都是我們的慢性病,
下一頁,這個舉了很多西醫的病名,那都是一樣,時間如果到慢性病,體力很差的時候,有點像我們險象已現,體力緩慢下降,或者緩慢下滑,然後;那這時候要處理他,雖然沒有立刻就會掛掉,但是這些病也蠻麻煩的,一般要有改善,但要改善一般都是1-3個月,但最嚴重的,因為他裡面,雖然病名還是一樣,但還是有分輕的,比較嚴重的;那嚴重的有可能就要36個月;
那最難的,有可能就是經過6個月所有的方法都用上了,甚至還在惡化,這個就是難治之病,如果在惡化情況危急,走向危急的時候,你要評估,要不要從果處理,這時候一定要仔細評估,尤其到第四項,就是我們前面講的,是不是要去輸血,或者其他方法,或是有一些洗腎,結果一段時間,他情況一樣,體力繼續下降的時候,就不能還要叫他從因來治病,這時候,還叫他先去洗腎類似這樣;
那這是第四項,這裡診斷所需時間,還有第四項,需要評估是不是要從果處理,這裡都可以
我們繼續看下面

理論:5、研判醫學有效範圍
急慢性病通過原始點診療方法,若無效,甚至惡化,經研判無法從因治療;急性外傷,如:斷肢、脫臼、粉碎性骨折乃至吞魚刺等組織受損,只須通過觀察或儀器檢查,即可判斷無法從因治療。
上述這些無法從因治療的患處體傷所致之症狀,則屬原始點力所不及的範疇,須審慎評估處理是否有效,若有,交由西醫治療;若否,最好安於現狀。
反之,其餘通過按推原始點痛點,患處痛點及外內熱源,就可從因治癒的他處與患處體傷所致之症狀,,以及由他處體傷所致之未病,則屬原始點力所能及的範疇,此範疇與中醫較為類似,與西醫則相去甚遠。

張醫師:我們來講這一段,我每次在講這一段的時候,都會想到以前在當醫師的時候,那我們早期醫師工會都會主辦一些專業人士來講,那時候要擴大,舉辦就是探討中醫和西醫如何診合?這些問題其實是蠻重大的,對病人其實是有好處的,中醫有它的所長,西醫有它的好處,是不是能把它們的好處結合,然後揚棄它們之間的一些比較短板的問題,這樣讓患者懂得,你什麼病,如何找中醫,西醫類似這樣的研討會,請的都是算是醫學界很資深有名的來探討;
我當時也算年輕,也聽了中西醫的對話,但是我發現到最後也沒有結論,理由很簡單,因為有時候他們提出一個問題,中醫就會說你們西醫去動不動就叫患者手術,其實不需要手術啊,他用中醫的治療方法就可以解決了,當然西醫聽了很不舒服,有時候也會問,他就會說那你告訴我,西醫什麼病治不好,而你們反而治的好?不需要動手術,你能不能具體的告訴我,因為大家都坦誠,要把中西醫的問題來解決,讓民眾找到對民眾最好的方法;
中醫雖然有批判,但要西醫這樣反問的時候,他也講不出所以然,什麼病找中醫?
反過來說,西醫對中醫也有看法,他們說,你們開的中藥常常要吃很久,不一定病情會好;有時候來,手術割一下,就解決了;尤其一些像關節變形的,疼痛不止的,你吃了那麼久的藥還是沒效,不如來,我幫他換人工關節,說不定就好了,類似這樣,我發現到最後,大家都有誠意,到最後沒有結論;因為西醫很簡單,西醫什麼病能治,什麼病不能治?如果你很清楚,那就到達,西醫什麼病不能治療,是不是你們有辦法來處理?
同樣,中醫也不知道,到底我什麼病是不能治療的,要交給西醫?那這個大家自己能治什麼病,不能治什麼病,是很難厘清的;
所以,有時候,最最困難的就是我們的敵人不是別人,是我們自己;
你能不能瞭解自己的短板,看清你自己的極限?這是最難的;一般人都可以看到別人的缺點,但不一定能看到自己的缺點;
我從那裡的對話也感受很深,就是一般人他很難看到自己的極限在哪裡?什麼能治?什麼不能治?包括現在中醫、西醫也是這樣;
那從我們前面的探討,已經開始有這種味道,比如原始點從3-6個月,以上都沒有改善;那這種慢性病在什麼情況發生,我相信都已經累積了很多案例,所以類似這種案例一出來,我們就知道是不是就要從果治病;
比如我剛剛講了,洗腎或是輸血,他已經洗腎,你要從因解症,都不再洗,可能嗎?很難的;
那到了重病,血不斷的流,然後補充也不夠,這時候他已經臉色蒼白了,你熱源也進不去,這時候你不趕快去輸血怎麼行呢?類似這樣;
那同樣有一些西醫的問題,我們同樣在疾病與衰老也講過,我們常常在講,這個坐骨神經痛,是腰椎第4椎我們壓迫到,結果臀部一按,立刻緩解,這樣的案例,我遇過太多了;
或是他手麻,結果是手背部引起的,結果西醫叫他頸椎要開刀,結果到我這裡來,一按馬上就好了;所以類似這樣的病,我們就清楚,很多是原始點是立刻,所以到底西醫短板在哪裡?我們都可以以原始點來看,現在都可以厘清;
為什麼容易厘清?因為從診斷與治療,如果你從一開始一路到這裡來,你也知道原始點從觀察知道下一步要怎麼作?他的診斷與治療完全是,然後按推也是有效,就是他處體傷,沒效,就是患處體傷,就是這樣來辯;
你在治療的過程中,也是診斷與治療,然後馬上就可以看出下一步要怎麼變化?馬上就知道,然後一段時間就可以判斷出來;
所以,原始點它在這一方面確實是可以解決我所說的,當時我年輕的時候,參加醫學的探討,我都覺得那個是沒有結論的探討,現在再來診斷,也沒有答案;不過從原始點角度也可以看的出來;
那原始點的極限在哪裡?這裡就是在判斷,我們什麼能治?什麼不能治?這裡就講清楚了,也就是包括急慢性病,包括原始點診療方法,如果無效,甚至惡化,那我們研判這個無法治癒;
比如,我剛剛講了,有一些比如說,他一直尿不出來,這時候很緊急的時候,怎麼辦?叫他利尿啊!可以把他從果解症啊;如果慢性病已經按推、熱源沒辦法了,然後臉色蒼白,一看就知道有問題了,那個該輸血就輸血;
處理一段時間,他還是嘔吐啊,聞到,臉色又黑,一看就知道,這個已經需要,甚至要洗腎從果治病,這個也可以;
如果急性外傷的,這個比較更容易判斷;比如急性外傷,這裡舉的斷肢、脫臼、粉碎性骨折,這個容易辯,可以看得出來,比如吞魚刺,他在吃魚的時候,結果吃到一半,喉嚨突然間特別痛,就好像已經吃不下了,因為喉嚨吃不進去,就知道被魚刺所傷,這時候幾乎可以判斷,去耳鼻喉科,被他夾出來就好了;
你也不要再說,這個從因治病,我來幫你揉頭部,原始點,再幫你溫敷,這個就是明明知道;
當然你要這樣作了,不是不行;你這樣做,他也無效,你就更可以確定這是患處體傷所致;但有時候,你不要作了才知道;有時候,你看了就知道了,可以省掉這些程式了;
那有一些像斷肢的,你也接不回來,馬上就可以判斷,眼睛一看就知道;
如果粉碎性骨折,還要借助儀器;但是儀器一看,你馬上知道,這個是不是應該要從果治病,因為要把整個骨頭都四分五裂了,類似這樣;
所以這些只需要觀察和儀器檢查,即可判斷無法從因治癒,這些都是屬於超出原始點治癒的範疇,那就很清楚了;
我們繼續看下面,這裡無法從因治癒的患處體傷所致之症狀,都是屬於原始點力有未逮啊!都是力所不及的範疇,沒辦法治癒的了,這些從果處理,是否有效,如果有,那就交給西醫;如果西醫也沒辦法,那就只好叫患者任命吧!
那反過來說,其他的,我們上述類的就是原始點的界限,其他的就是原始點可以作的出來的範疇,這個範疇是什麼?我們說其餘功過按推原始痛點,患處痛點,還有外內熱源,就可以從因治癒的他處、患處體傷所致之症狀,也就是按推原始痛點能立刻解症的就是他處體傷,按推無效的就是患處體傷,沒有立即之效的患處體傷,你可以在患處按推,再配合外內熱源就可以解決;
還有一個病,是原始點最特殊的,他處體傷所致之未病,也就是他處還沒有發生的疾病,但體傷也已經出現了,這也是原始點力所能及的,也就是原始點他是可以治未病,到目前為止,不管是西醫也好,中醫也好,不敢講治未病,原始點確實能夠做到這樣,比如你擔心心臟驟停,那最簡單也就是在上背部相對應的地方看看有沒有壓痛點,如果沒有,那你放心;沒有因,不會產生這個果;如果按推,你就要小心,先把上背部體傷解決,這樣就好了;
如果你擔心老人癡呆,你就找找看,如果有痛點,你最好把它按開,因解決了,果不會,這個理由很簡單,所以這一項,是原始點最不一樣的;
這裡所列的都是原始點最能治的病,你想想看,他能治的病有多少,我剛剛講的急性病,或急慢性病用的所有方法,都比較少見,但反而90%以上的病都是屬於原始點能治的,只是我不大喜歡用西醫的統計數字,只是我用西醫的統計數字常常為了支撐他某一個觀點而作的,不一定很客觀,但原始點幾乎任何的病,也就是通過這些方法就可以治癒的病,多到不可生疏啊!而且他還可以治未病,這個就厲害了,這個是原始點能治的範疇,這個範疇尤其治未病,根本已經超出中醫和西醫了,但是從客觀來講,原始點能治的病從中醫來講,相同,跟西醫相距甚遠,因為西醫是從果治病,中醫以原始點是從因治病,而且他的一針二灸三用藥,跟原始點的按推、外內熱源,其實內涵是相似的,所以此範疇與中醫較為類似,與西醫真的相距甚遠,這是我說的應該原始點很大的不一樣;
知道什麼病能治?知道什麼病是他的極限?必須要從果治病,然後我們繼續來看下面;

理論:原始點醫學與西醫最大的差別是從因治病,以症狀作為診療對象;
正因為如此,對於急性病,如:感冒、食物中毒、藥物過敏、毒物所傷、毒氣所傷、燙傷、腦中風、癲癇、心肌梗塞、腸梗阻、急性腸胃炎、急性腎衰竭、胎死腹中...
慢性病,如:糖尿病、高血壓、白血病、淋巴癌、肺癌、類風濕性關節炎、帕金森氏症、梅傑綜合征、小腦萎縮症、自閉症、植物人、漸凍人、紅斑性狼瘡、牛皮癬、異位性皮膚炎...;
不論被西醫診斷為何種病名或病因,分屬輕症或重病,內科或外科,原始點的處理原則都是一樣的,即通過觀察症狀,以按推、熱源及其他保健方法,改善體傷及熱能不足;如此診療不僅可治已病,還可治未病。

張醫師:這一段,為什麼要這樣列出來?
它跟西醫這麼大的差距,那西醫很多的診斷,跟我們的診斷很多的不一樣,那他們的一些病名,原始點能治嗎?其實會列出這麼多,就是告訴大家,這些案例,這麼多年來的案例,原始點都有治過,治好,改善的案例,所以那這些雖然大家念了一大堆,雖然都可以從因來改善,不像西醫那麼複雜,西醫說的常常一個病講的都很複雜,甚至很難處理,比如說腦萎縮症,既然說症,就是有一些現象出現,那你小腦萎縮只是照出來的果,那果跟症是沒有管的,我舉這樣例子,小腦萎縮,比如說小腦萎縮,他走路不平衡,那類似帕金森這樣,那你只要懂得頭部按推,還有四肢加強,配合運動,有些都可以改善,我是這樣舉一個例子讓大家知道;
這裡自閉症,植物人,原始點都有做,尤其像牛皮癬,中醫都很難治啊,那我看過世界各地做好牛皮癬,那個案例多到不行,我前不久基金會才做,有一個也是蠻嚴重的,在西醫那也做不好,這個超過1-2個月就改善很多,類似這些病,在西醫都講的很複雜的病,其實原始點就是從因解症就可以了;
那從因解症就是什麼方法?你不用管他這個病是嚴重的,或是輕微的,或是他是什麼由來的?因為他們的講法太專業了,一般人聽不大懂,因為原始點反正這些病在原始點的看法就是以症狀作為診療物件,然後到底他是屬於輕重症呢?還是屬於重病?那重病屬於熱源為主,按推為輔;那輕重症,就是以按推為主,熱源為輔,這樣就可以搞定了;
然後到重病的時候,還要配合其他保健方法,所以這裡講的就是讓大家要有自信,醫學本來就是不應該讓一般人都覺得醫學門檻太高了,我無法瞭解,我治好聽專業的,他叫我怎麼做,我就怎麼做;事實上,我認為醫學應該反過來,就是告訴患者正確的觀念,讓他們自己去做,然後從做的過程中找回自信心,這樣才是最好的醫學;那原始點就是教你這樣,所以他最後的結論就是我們看下一頁,
不論被西醫診斷為何種病名,病因,分屬輕症或重病,這個講的不管他怎麼分,或者多複雜,反正原始點的處理原則都是一樣的,通過觀察症狀,看他這個症狀到底是輕症,重病,馬上就可以分了;
那如果以觀察,以可以觀察症狀的不同特徵來推斷他體傷位置,也可以呀!如果你要進一步按推,更可以明確體傷位置,所以這一段治療本身就是結合,所以下一段的方式,按推,熱源,其他保健方法,就是患者配合做的,比如運動、充分休息、良好心態,就是這樣而已,這樣什麼病都可以治療,而且不但可以治已病,還可以治未病;那什麼病都可以治,但有些病不能從果治好的時候,需要我們清楚,所以原始點變的非常簡單容易,這個是以前沒有出現過,既有診斷,又有治療,然後診療又合一,然後在短時間就可以判斷出這個人的走向,他未來會怎麼樣?他發展會怎麼樣?現有的醫學,醫生做到都很難,但如果大家對原始點已經理解,大家都其實都可以做到這樣,你不僅可以治已病,還可以治未病,這個就已經超出醫學所能治療的範疇,這裡把跟西醫的不一樣,原始點是簡化了,然後又可以用很簡單的方法來推斷出疾病之因,然後從因下手,我們來看下面;

理論:相較之下,西醫在診斷上,將儀器檢查出來的異常及組織受損,統統當成疾病之因或疾病本身。可是問題在於身體變化不僅有疾病,還有衰老,且老病皆屬果而非因,顯然,這已犯了倒果為因及老病不分的過失。
在治療上,通過西藥之成分改變組織器官運作,雖可暫時使症狀解除及異常指數恢復正常,但因其藥性寒涼會消耗熱能,所以無法改善體質、根治疾病;
通過手術直接處理症狀或檢查出的異常形態及組織受損,固然有助於療愈患處體傷所致之疾病,但未必有助於解除他處體傷所致之病症,且手術會嚴重破壞身體,消耗熱能,對重病患者不僅難以承受,還會危及生命。可見,如此診療,弊多於利。
所謂大道至簡,通過觀察症狀,推斷疾病之輕重及體傷位置,以決定按推與熱源的診療原則,並在日常生活中,配合適當運動,充分休息,良好心態,來改善體傷及熱能不足,提升人體的免疫力,自愈力;
如此易學易用的診療方法,不僅可收因變果轉之效,達到防治疾病及抗老增壽的目的,還可解除儀器檢查出來的異常及組織受損。

張醫師:我們來看這一段,這一段比較長一點,就進一步比較西醫診斷,說西醫複雜,但是複雜反而容易出問題,越簡單的,反而是真理;越複雜的,反而離真理越遠,西醫搞的那麼複雜,怎麼會變成世界醫學的主流?我都很懷疑,但是實際情形真的是這樣;但是從原始點角度看,西醫在診斷上就出了很大的問題,比如說儀器檢查出來的,不外就是異常,異常形態,異常指數,還有就是體內的組織受損,這個是疾病與衰老都有講,西醫卻把這些檢查出來,通通當成疾病之因,疾病本身,有時候這裡在疾病與衰老,他們有提到,就是這些檢查出來的,如果當身體有症狀,他們就說這是疾病之因,如果身體沒有症狀,這些檢查出來的就當做疾病本身,反正說來說去,就是要治療,問題出在哪裡?你都把他說成疾病之因,或疾病本身,但身體的變化不僅有疾病,還有衰老啊,我們從體表可以看出來,不止皮膚會出疹子,有時候皮膚會出皺紋,頭髮也會變白,皮膚也會出現老年斑,這些一看都是衰老,不是疾病,那體表跟體內的不都一樣,一定有病跟老的問題,體表會變成疾病,也有可能變成衰老,體力的通常不是這樣,但西醫從體內檢測出來,統統把它當成疾病,這個已經背離事實了,所以這個患者,而且這個不管老跟病,都果,不是因,前面我講的很清楚,我就不再講;
所以,很明顯,他們這樣的診斷就犯了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倒果為因;
怎麼會是疾病之因呢?檢查出來,這些檢查出來,凡是看的到的都是果,怎麼會是因?但是西醫就是這樣講,沒辦法;還有老病不分,體力的有老有病,你都說是病,那不就是老病不分了,很明顯可以看出,西醫很複雜,很科學,但是原來他的問題這麼大;
我們看下面在治療的問題上,那治療上,西藥還有手術,那問題是西藥它是以成分來改變我們組織器官運作,但是所有的西藥全部是寒涼,即便他有辦法控制你的疾病,把症狀控制住,也能夠讓你的異常指數短時間恢復正常,但你一旦沒有在繼續吃藥,那你比如身體痛,你吃了止痛劑,你今天吃,明天還是要去吃;你吃了血壓藥今天好,明天不吃了,又來了,那你還要吃,這樣沒完沒了,它只是控制而已,不是改善體質啊,這些寒涼藥不可能改善體質,所以他無法根治疾病,最後的結論,那無法根治疾病,你最後的藥要吃一輩子;
吃到鞠躬盡瘁,死而後已,要不然怎麼會好?一般吃了,都是吃一輩子,所以這樣的西藥都是有問題的;
我們來看手術的問題更大,那手術只要檢查出來的異常形態及組織受損,異常形態在疾病與衰老就講的很多,腫瘤、腫塊,這些都是纖維化了,關節變形,坐骨,椎間盤突出,甚至骨刺壓迫,這一系列的說法,甚至還有腦出血,胃出血組織受損,他們檢查出來,首先都會用到手術,手術都會破壞身體,消耗熱能,對重病患者,如果病人很虛了,是很難承受的,如果嚴重一點,還會危及生命,所以這裡的結論就很簡單,西藥寒涼,問題也大;然後手術破壞性更大,然後在診斷上又出了問題,馬上第一個就是倒果為因,還有老病不分,所以這樣的診療肯定是病多於利了,這樣的診斷,反而,那我們再來看下面;
所以我們提出,所謂的大道至簡,真正的真理其實都是簡單的,越複雜,反而越不容易解決問題,那原始點來看,原始點通過觀察症狀,從果去推因,症狀就是果,能夠推斷出什麼?馬上能看出這個疾病到底是輕重症,還是重病,馬上就能夠看得出來;
從症狀的不同特徵,然後可以推斷出他的體傷位置出來,所以從症狀馬上就知道他的疾病多嚴重,然後他的體傷位置在哪裡?應該怎麼下手?馬上就有一個治療的方案出來,這個是我說目前醫學是做不到的,
那有了方案之後,那後面就把如何決定按推跟熱源的治療原則,然後在日常的生活中,要求患者要運動,休息,良好心態,這是患者要去做的,這樣我們有辦法改善我們的體質,就是所有疾病這些疾病都是由體傷跟熱能不足所致;
所以你改善了,就是讓組織器官恢復正常運作來提升我們的自愈力,修復力,甚至免疫力;
我們看下面,這些方法都是非常容易,在日常生活,運動,休息、良好心態,要花錢嗎?
不用啊,患者只要認真去做就可以;
那熱源,日常的薑就可以,那些都很便宜啊!電熱器,插一個電,有時候就可以用,類似這樣;所以容易學,也容易用,這個都是日常生活;
不會像醫院很多藥都很難拿到,甚至很貴,很複雜的;這方面原始點都不需要;
所以如此易用、易學的診療方法,有什麼好處呢?
他可以改善我們的體質,體質改善了,都可以達到自我療愈疾病的效果;所以不僅可以收到因變果轉,體質改善了,這些疾病跟衰老都會改變,來達到我們防治疾病,及抗老增壽的目的;
進一步還可以連儀器檢查出來的異常和組織受損,因為異常和組織受損都是果,我們從因下手,這些果也會改變,所以一舉數得;

理論:此外,原始點的診療方法亦已廣泛應用於動物中,比如牛、馬、羊、狗、雞、貓、豬...而獲得很好的成效,假以時日,面對禽流感或可不再捕殺,取而代之的是人性化的處理;也有外熱源用於植物的成功案例,雖因個案太少,未成氣候,但亦值得期待!

張醫師:這裡原始點它其實不止可以救人,診療方法也廣泛應用於動物中;
我之前做過很多案例,我自己也做過一條狗,走路一跛一跛的;結果找到它腿部上面的原始點,按一按就很好,很快,按完,馬上就能跑;
所以原始點在動物那裡也是一流的,我覺得比我們現在西醫發展出來的醫療都還要人性化;
所以從這裡來看,有時候也是很感歎,比如養雞,養鴨,一得到禽流感,很多都要捕殺了;人當然這些病毒,全球的,大家有些就是被隔離,種種啊,這個還有話說,但是動物,沒有像人這麼好;可能不只要隔離,還要捕殺啊!
檢查出來,其餘的都要死於非命了,這個醫療怎麼會是這麼極端?醫療不就是要救命的嘛,不止要救人的命,也應該救動物的命才對呀!
所以如果從一個角度,這些病毒感染的,其實很簡單,就是從症狀,你把體質改善了,就可以解決他的問題,體質是什麼?就是體傷跟熱能不足,如果他們體傷知道哪裡有問題,把它找出來呀!
都是小小的,容易找,即便那一條,你把它找找看,到尾巴那裡,一般都有痛點,如果他真的有問題呀!
那同樣的,雞跟狗,雞也是一樣,也是可以找得到;如果找不到,也沒有關係,就給它熱源,溫暖舒服,這些它們慢慢就可以恢復,而且恢復了很健康,很快;
那為什麼要付出這麼大的代價?有時候,我也在想,原始點對人是人性化;對狗也是一樣,非常人性化;
所以是不是可以取代文明中的不文明的醫療方法?那至於用到,我們說不只狗了,馬也是一樣,也覺得都有治過,馬、狗、羊,很多動物,烏龜、魚啊,之前都有發表過;
那至於植物就很少,植物有發表了兩個案例,樹枯萎了,用或是種植根爛了,就移植到陽光,接觸外熱源去改良他,類似這些都改善了,但是畢竟個案都太少,雖然沒有什麼值得可以大的推廣,但是極少的案例,也代表是可以發展的空間,也是可以期待的,那也就是原始點到目前為止,可以處理人,可以處理動物和植物,今天診斷與治療也就講到這裡
 
 
原始點繁體版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援:榮尚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