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張醫師線上課程

2023/10/15 張醫師線上課程 主題 : 答疑和實作

瀏覽1707次 日期:2023/10/14 13:24:59

20231015-2023答疑和實作

提問1
大面積腎積水,醫院要求切除右腎;
尊敬的張釗漢醫師,我是大陸原始點踐行者,做原始點已經有十年之久,我們孩子在懷孕的時候,彩超檢查大面積腎積水,醫院要求流產;
我們孩子出生的時候昏迷,醫院要求住重症監護室,我沒有同意,自己溫敷後,然後刺激他身體就醒了,第二天我們就出院了。
後面孩子肚子比一般孩子大,體能生活、都一切正常,沒有什麼不舒服的症狀,就是肚子大;今年上一年級,老師不讓上體育,家人朋友都勸我們去醫院檢查,昨天去醫院檢查,我妻子就不停流眼淚;醫生說孩子的腎積水嚴重,右腎已經沒有用了,需要切除右腎,我們想去見您。

Luna: 這個是寫信來基金會,請問張醫師要怎麼樣處理?請老師答疑;

張醫師:這個患者-小孩子,如果一開始就從果治病,去切除,這是屬於破壞性的治療;
以原始點的角度,非到不得以,是不做這樣的考慮;
那一開始,原始點是比較強調,不要用侵入性的;也就是從因治病是最安全的,也是最保守的;
那面對這樣的患者,如果說他已經腎積水,那肚子也大;從重病的角度來分析,他應該算是險象在命危之間;
但是,我觀察他的體力還不錯,所以應該還可以治療;
那原始點應該怎麼來處理這樣的患者?
第一個就是大面積塗薑粉泥;

怎麼大面積呢?
就是在他的肚子,還有背部;然後大面積,就是用我們最近教的,那手一定要貼緊背部,然後稍微往下按,往前推;然後如此推到乾掉,乾掉之後再來塗一次;如此三次之後,那熱源就可以滲透進去;
那這樣對患者,既起到有按推的效果,又有讓熱源進去,然後再來配合按推;我相信對患者而言,應該會有改善;

那什麼情況才要考慮從果治病呢?
也就是當你外熱源這樣使用,然後再來配合內熱源;
就是現在基金會都鼓勵大家服用薑粉泥;那薑粉泥每天以小孩子差不多25克左右,分成三次;這樣來喝,我相信量是夠的;
那內外熱源都有兼顧到,又有按推配合,然後再要求孩子鍛煉體力;經過如此努力下,我相信一段時間會改善;

也就是當你處理經過3-6個月,完全都沒改善的情況下;尤其6個月了,都還沒有改善,我們再來評估,是否要從果處理;

那從果處理,是不是一勞永逸?
這個再仔細評估
以目前的階段,我不認為一開始就要從果治病,我對這個孩子的建議是這樣;
Luna:謝謝老師的答疑;

提問2:手部腫瘤
Luna:影片裡面,關於她薑粉止血;但是塗的很厚的薑粉,他一直在出血,看她也包裹起來,撒了很多的薑粉;
按推的視頻也在裡面;那請老師先看她操作的視頻;再請老師來答疑。

張醫師:這個患者,第一個要先看她整體;
因為我看到的都是局部,就是手的部分,這個怕這樣會影響整體的診斷;
第一個原始點的診斷,到重病,第一個要看患者到底臉色怎麼樣啊?形體怎麼樣啊?是不是很瘦啊?行動有沒有很已經影響到了?還有飲食方面?然後能吃的下嗎?
這些都沒有資料;然後只有就局部來回答,這樣會怕以偏概全;
所以第一個我們假設,她會流那麼多血;也許現在來看,她已經面無光澤,不像一般人,甚至臉色蒼白;甚至體力也不好,都不想動了,整天窩在家裡,是不是這樣的情況下?
所以這些我都不知道,我只是看她這樣患者局部,我來推測,然後她流的血又那麼多;所以照理講,這些我剛剛考慮的都又可能;

如果說已經體力很虛的話,這個怎麼處理呢?
第一要加強內熱源的補充,因為她一直不斷的在流血,你一定要喝薑粉泥;

那熱源的補充,一定要能吸收進去;所以這個就關係到,患者有沒有在運動?
這些補充的進去,那熱源夠了,她就能修復;
而不是像我們影片看到的,就是局部一直,薑粉泥在止她的血;
原始點不用止血,因為它會流出來,就代表她還是有血;但如果流不出來,她身體也會去調控;血不夠的化,她就不會流那麼多;

那什麼情況下,才能判定說這個患者可能不能再這樣處理?
比如說,你從因處理,以我們看到她局部那麼大,那個稍微要按推;
但是我看剛剛那個按推,好像也沒有動到,她就在流血;
照理,我們按推的作用就是找到痛點,周圍患處;而不是去按那個腫瘤,這麼大的部分;是在它的根部找;
如果你怕它出血的化,她腫瘤會長得更快;因為它不通的化,反而會長得很快;
像這種患者,我也見過;所以一定要讓它流血,流血不要怕;但是你要問,你補充的夠沒有?就是熱能,你補充的夠嗎?
如果補充不夠,那很可能就會惡性循環;在流的過程中,她體力就會越來越虛,甚至會有疲憊,然後不想動;然後再嚴重一點,甚至你幫他處理的過程中,還會有其他症狀,比如胸悶,甚至呼吸困難,那就影響到整個迴圈;
所以這些,我都沒有資料;所以我只能就這個患者,來評估;
如果有,那你就趕快用原始點,還是要把他處這些症狀改善;
那至於患處的部分,你只要在它周圍找出痛點,然後按;然後按了,因為它會加強局部的迴圈,所以該流出的血就讓它流;
也就是流出血液也好,或組織液也好,那患者只要有熱能夠,他自己身體就要去調控,就會止血,而不是薑粉有止血功能;

薑粉怎麼會止血?
所以,這樣的看哪裡流血,就撒薑粉在上面,那是不可取的;
然後再來,我看她又有包裹,就是用紗布包裹;

其實這些傷口,都應該要乾爽透氣,這些在重病處理都不斷的強調;
這樣包裹,對修復也會有傷害;
所以,這樣的處理,我認為很多地方都需要改進;

如果患者身體已經很虛的化,應該是以補充熱源為主;
還有敷薑粉泥,是塗周圍
而不是撒在傷口上,把傷口堵住,這些都不對的;
塗周圍的薑粉泥,然後配合稍微的按推;因為你一定要稍微按推,按推熱源才能夠滲透進去,才能修復體傷
你只是摸來摸去推揉的化,它熱源進不去,就很難談得上,熱源能夠滲透進去,來修復體傷;你即便塗了,不配合按,熱源滲透不進去,那個也是沒用;

所以我現在塗薑粉泥,為什麼要三遍?
就是你在塗的過程中,一定要稍微用一點力量;而且是巧勁,不要用蠻力,蠻力患者會很痛;稍微有一點點力,然後患者又能夠承受,絕對不要讓患者感覺特別痛;
然後也不要認為我說的,流血是好的;因為腫瘤要消,一定要流血;那你就讓他大力按,然後按到他流太多血,這樣也不行;
所以所有的動作,一定要與患者能承受;也就是你在塗薑粉泥的時候,那個力道,然後看,用巧勁,然後局部按;
然後用大力氣擠壓的,絕對不行;按,不是大力擠壓,這個特別強調;一擠壓,血液流多,患者身體就虛了。

所以你只能就局部,痛點在哪裡,把它找出來,按一按;
那如果流出血來,那也沒關係,就讓它流到止;那你就是要求患者,補充熱源,就是喝薑粉泥,隨時都在喝;然後外面再敷薑粉泥,然後讓它自動乾掉;然後還可以的化,用一些燈照,照在患處,讓它迴圈變好,這些都會對患者有説明。
那如果,它沒有流血液,腫瘤是不會消的;

好,那現在就我再來做結論,如果患者身體還不錯,目前體力還不錯,那趕快補充內外熱源;

如果她因為經過長期的流血,已經血不夠的化,那什麼時候情況下,才要去輸血呢?
我看過像這樣嚴重的患者,當你看到其他的患者有一些其他的症狀出現;我剛剛講的,比如說她還有胸悶、或是頭暈;如果這些症狀出現的時候,你幫她按,然後按完,她好像也沒有改善;然後熱源進去,她也改善不大;甚至按完,她稍微舒服,然後又很快,又胸悶;記得,血不夠,常常會胸悶
所以如果遇有這樣的狀況下,很可能從因不能解症的時候,有時候要配合西醫的輸血,從果治病;
然後輸血夠了,再來照我們原來的按推;
但絕對不要想去止她的血,血是不需要止的;而且按推,本來一定會流血;因為流血,腫瘤才會消;
那你現在又怕他流血,又要讓腫瘤消,那整個邏輯就矛盾了;
所以我的建議,處理上是有問題的;第一個不能包紮;第二個傷口不能撒薑粉;
那薑粉泥是塗在它,這個腫瘤的周圍;

如果你怕它流血,我說過那個腫瘤會越長越快;為什麼它會越長越快?
可能一開始,你們的觀念就不是很清楚;就是怕它流血,然後又用灑薑粉,又包裹,那這樣對這些腫瘤是沒有好處的;
所以,我的回答就是,以目前看到的她局部,我就這樣回答;
但是這一個患者其實已經這麼大了,我相信還有其他的症狀,但都沒有提;我也看不到她的整體,所以確實在評估上有一點困難;
不過這麼大,以我的經驗,一定是按推為主,熱源為輔;
不是強調在按推,是以補充熱源為主,然後患者本身也要稍微運動,然後讓那個熱源可以吸收的進去,這樣才重點;這個患者,我就回答到這裡。

Luna:謝謝老師的答疑;那接下來就做一個實作的答疑;
老師,我就播放一個,您按推的案例,耳下腫瘤的;
我們先播放,老師這段影片

影片:
張醫師:我先讓你們瞭解,她大概現在走到什麼地步?
這個一定要判斷;就好像西醫跟你們講,他病情到什麼程度?
她不屬於輕重症,她已經到重病;
這兩個最重要的分別,就是觀察有沒有體力虛弱?
如果有,就是重病;那她符合了,所以她也不是一般的輕重症;

那再來,這是一般的重病,體力虛弱就是重病,那進一步會怎麼樣?險象已現會怎麼樣?
若體力緩慢下滑,表示熱能越加不足;雖沒有立即之生死之虞,但險象已現;
也就是他體力越來越下降,那就是已經險象,她已具足了;所以,短期恐難以恢復;所以這時候,對她的愈後也是這樣;
那再來,如果她體力急速下降,這是第三個,然後表示熱能嚴重不足;不是越加不足,已經快見底了那種味道,然後情況已不容樂觀;所以,我對她的判斷是在這裡;
然後倘若又有食不下,排便困難、失眠、暴瘦、這個也有,剛剛在講;面無光澤,她也有;這幾項,她都有;
然後再來咀嚼了,那個都是附帶的,等症;不是全部都要出現,多個同時出現,且情況緊急;表示熱能即將耗盡,命危已現。
所以,我對她的判斷已經不是一般的險象,危險還不足以表示她的嚴重性,已經進入到命危;

但是它命危又有分,比如說有一些就會突然間呼吸困難、喘促,她都沒有出現;那表示,她到命危裡面的程度,她還不是最重,還算可以就是盡力挽回;
但是以她的情況,確實我書本上寫的,就是已不容樂觀;

就是為什麼說先問你們,她的情況是這樣?
即便去西醫,也會面臨到這樣,不是只有原始點;但原始點的判斷會比西醫准,這一點我敢保證;
因為我一路在研究各種癌,然後到最後會出現什麼?
她講的,都是我書本上寫的;這些不是為她而寫,是所有人一定到最後都會面臨到這個問題;

好,那出現了這個問題之後,家屬要瞭解,她也要瞭解;也就是這個情況下,是不是一定會走到最後的路?
不一定;
我說到命危,就是要很拼的!就是照顧人要很有耐心!
其實,一定是家屬,還有患者本身共同努力;
但到了命危,你看我剛剛講,她比你情況嚴重,但是她最近已經穩定下來,她是幸運的。
我說到命危,不是每個人都會這麼幸運,也可能就是崩下來;但也有可能,真的,在大家的努力下好轉;所以她剛好在這個關鍵期;
當你運動完很累;然後休息完,又很累的時候,這就過量,你就用這樣的評估;你這樣來測試,絕對不會錯;
那所以運動就可以循序漸進;比如說,我這樣運動完,雖然有一點累;但休息完精神更好,那代表這個量,可以,那我就持續這樣運動量;然後一段時間,越來越覺得根本以後連累也都不會,那就代表,我還可以增加那個運動量;
所以,它的增減是以個人的體質來做的;
所以這個都是要身邊的人,還有患者本身,要很細心的去觀察,才能觀察出這個量來,然後做出最好的判斷;因為它一定是每個人體質不一樣,而做出不一樣的那個運動;
他那個300拜,我認為你可以一次拜完;代表有一件事,她體力還不錯;即便已經在急速下降,但還有一定的體力;那代表,你其實短期間,死不了;
到命危,一般都是隨時都會掛的;
但是她不是,她是剛好介於險象跟命危之間,她已經從險象進入到命危;但沒有命危的後續那種危急情況出現,比如全身動彈不得了,甚至水腫了,呼吸困難,她這些都沒有出現,那代表你還沒有到真正的命危。

那遇到了這個狀況,第一個我就會開始要求,要求怎麼樣?
患者本身你不要想太多了,因為你想太多,也沒有更好的方法;
第一個如果你要去西醫,不外就是切除腫瘤了,我們這個都可以預見;然後再來就是化療,甚至電療了,都會各種;
然後問題你經過這些,你現在這麼瘦弱的身體,你承受的了嗎?
這個,一定要自我評估;
我說,不要人家講什麼,因為每個人情況不一樣,然後我今天只針對你來分析;
那如果你評估這樣不可行,那我們用比較保守的方法;
原始點是最保守,完全沒有破壞性;沒有一種是破壞性的,只是給你一個熱源,然後叫你樂觀一點,然後叫你運動;然後不要想太多;
因為你越擔心,你一定睡不著,它一定會從身體影響到心裡;然後再從心裡,再進一步讓熱能不足,又影響身體。所以,它不斷的在迴圈惡化中,它是這樣來的。
為什麼會長腫瘤?
一定有體傷跟熱能不足。
那體傷,就是找出痛點來按推;
那熱能不足,就是如何讓你吸收;就這兩方面,我們在努力;

那你剛剛有一個問題,你說吃薑粉泥,最近暴瘦,那是不是這個量?
我第一個要回答的,薑粉泥,因為我剛剛已經講是全球都在用,那個定的量;然後各種癌,他們也在吃薑粉泥;
所以我要回答的,第一個如果薑粉泥會讓人家暴瘦,我跟你一樣都在喝薑粉泥,我自己也喝;不是只有要求你喝,我自己也在補充;
第一個,因為我覺得,我年紀慢慢大,我要有一個補充;
那我一般的量,跟剛剛那個老人家的量是差不多;我剛剛也是喝完,再過來;
那如果會暴瘦,那我跟你相反,我身材差不多啊,我也沒有;
那他們很多都是喝的,照理都應該暴瘦啊?
那薑粉泥,第一個就確定,它沒有暴瘦的功能,不會讓人家瘦;

那瘦一定有它的原因;我剛剛已經講了,第一個就是臉色蒼白,還有暴瘦,這些都是屬於進一步惡化;那體力也變差,剛剛也有講;
那我說,要看好轉與惡化,就是看這幾種;如果連體力也變差,那都是惡化,我就明著講;
所以不是因為薑粉泥讓你惡化,薑粉泥沒有這種功能,它只是補充你;因為你臉色蒼白,已經是屬於熱能嚴重不足;

所以為什麼要喝薑粉泥?
就是補充你熱能,如此而已;
那補充,它只是一部分,在我看法;因為你不是補越多,它就能夠吸收;
第一個,所以為什麼我的書要這樣寫?
還要配合運動;
因為你有運動,然後吸收能力強,你才能夠把這個吸收進去;
然後還要配合心情穩定啊!如果你每一天都擔心害怕,然後猶豫不決,然後每天都在消耗熱能,這個也會影響;
它還能吸收,這時候我們加量,這是可以;

所以不是說,你想加就加;這樣在一個合理的度上,你就不會擔心太多;
所以,我的建議是30克;但即便要加,也不要加太多;

因為你加太多,以我對你現在的評估,你也吸收不了,那何必呢?
吸收不了,就是一個負擔;

張醫師:位置都在哪裡?都在腫瘤周圍嗎?
患者:對啊!它會抽痛,我就不能睡,就睡不著;
張醫師:這個我回答你,腫瘤本身不會痛的,百分之一百,你們不用懷疑;它的痛,一定來自於他處;
所以一般是在枕骨下沿引起的,所以這裡一定要按開,那她痛就可以減輕,所以我確信,那裡一定要加強;

記得我講的,腫瘤本身不會痛;
因為我就在研究腫瘤,各種腫瘤我都遇過,腫瘤怎麼會痛?
不會
真正痛,它一定有一個開關可以解決它;要不然就是患處,它有體傷;那患處,把它按開來;
所以,我們等一下要找體傷位置;所以,就是要解決你這個問題;好,那如果解決,你睡得著了,可以了;
那我們,最重要的是要找出壓痛點來;

她說,腫瘤會讓她痛到睡不著,抽痛;
腫瘤,既然本身是不痛的;那應該痛點是在這裡,那我們要解決;
那剛好,它長到這裡,那我來按按看,這點痛嗎?
你看,整個身體沉下去,然後這樣才能夠按得到;
所以她也有痛點,那你剛剛也看到,一點點痛,一點點,但整個身體就熱起來,頭部就熱起來,就代表有效,我就可以判定;因為我按那麼多人,我也清楚;
但竟然按那麼深,是少見的,只能這樣說;所以要處理她,還真不容易;就是整個,然後按下去;
一般是沒有辦法,我看志工按這樣深層,會很難,我只能這樣講;然後又沒有蠻力,我那個手是鬆的,所以不會給她造成壓力;
我的建議,要把她的這個頭髮都去掉,要不然你手在摩擦她的頭髮,你手更容易傷到;然後你這樣塗,也比較好塗;我一定會徹底要求,因為她已經不是一般的;
那你又要揉深,那以我這樣也會傷到;連我都會傷到,我即便手是揉的,因為我一直在磨她的頭髮;

為什麼原始點要從這裡根部?
就是找痛點,那刺激痛它就迴圈變好;我是用薑粉泥,讓它周圍迴圈變好,那它讓它自我修復;
那如果這裡迴圈變好,她抽痛,照理也應該會改善。
在中醫,當然講不通則痛;在原始點講,他體傷迴圈不順暢,而我們把它弄順暢,所以這裡還是要推;

那你們的推法,可能一般的手法不適合;就是我說的,這個要用手肘;
然後手肘又不能用蠻力,就是用身體靠下去;那這種力量,你手才不會傷到;要不然很大力,你別以為你傷害她,你自己也會受傷,所以它是頂下去
但是她這樣,確實是沒有感覺特別痛;
你們別看這樣很輕鬆,其實那個力量很深層的;她竟然好像無動於衷,這跟一般的腫瘤摸了就很痛不一樣;
很多都按了這樣就很痛了,她根本不會痛,這個真的是特殊;我只能說特殊,絕對不是常態的;
我把那個這裡周圍迴圈都按鬆了,你這裡迴圈也會變好,它就不會抽到你這裡;
所以,現在就是在想辦法幫你解決,這裡的問題;只要你睡得著,我相信你體力就會恢復,就不會再繼續暴瘦;
這裡才是一個因,而我們因,今天也找出來,確實是深層;
不是都沒有痛點,如果都沒有痛點,不可能,沒有因怎麼能有果?
但是確實是深層,然後也要用特殊工具才能按出來;

你不管任何飲食,都不可能讓它自動消,我也確定沒有這種東西;但只是說局部加強,讓它迴圈變好;
迴圈變好,第一個讓你睡得著,不再抽痛,我們以第一個目標這樣;至於有沒有變小,這個已經其次了;
因為它終究如果迴圈變好,我認為說不定它會破掉;有時候突然間就破裂了,我也看過很多腫瘤是這樣;突然間,你也預測不出來,但我們期待它破裂之後;
但破裂蠻麻煩的,它會流出一些組織液,而不斷流,你還要補充她熱源;
不破也沒關係,所以我們也不用說一定要讓它消;但是,第一個,它沒有讓她不舒服,她睡得著,那不就好了嘛!
真的,你要從這裡加強,那工具也跟人家不一樣;所以你們的按法就不用再尋找,你們上影片都找不到答案,因為她今天特殊;所以一般的手法,都進不去,那個都白忙,他們應該都搞過;
她的體傷,特別的深層,然後不敏感;然後一定要整個靠下去,然後還要懂得用身體的力量,還有角度,這個跟我們一般的規範都不一樣的,這樣會減輕她的痛苦,所以一定要找方法;
我認為她的按法就是照我這樣,我今天教你們的就是這樣;
我從來沒有這樣按過別人,我先聲明;這個只適合她,然後用手肘,其他不能這樣按;你們不能學,不能在這裡用手肘;但她確實只有一點點的感受;
如果你用其他手法,根本都沒感受,她剛剛已經講了;
她說已給6個人按,結果她說,我才有感覺,但是其他都沒有感覺,那代表她怎麼樣?
那個是真的深層,所以她的手法也是跟別人不一樣;
而我是來,我一摸,我一看,我就會突然間;因為做久了,我就會突然間想用手肘,不是說故意的;要不然這種患者,我也不會用手肘;
但是這樣按舒服吧,我這樣按!因我沒有給她壓力,我沒有壓迫感;靠身體柔軟的,這樣的來回;這樣靠下去,這樣好像按摩,又舒服,又有一點痛,對不對!我敢保證這樣一定有效;因為你有一點點痛就有效,不是要很痛才有效;
這樣子都可以按的到,但是她都有一點點痛,那我就確定這個是有效的按推;
不是完全沒有感覺,她是有;然後按完,她會感覺很鬆,就是慢慢鬆掉,她體傷就會稍微改善。

患者:稍微痛一點,因為那邊比較敏感;
張醫師:那就對了,這樣還是,這裡算是痛點,比較敏感;壓痛點本來就是敏感;
這樣說還好,這個熱應該是從這裡;周圍我們塗,但是很難進去;
它這個會軟軟的,照理顏色已經變,照理是會破掉,但是她皮又很厚;如果破掉,對她來講,不見得是壞事;
但是你看那個顏色明明就會破的,就好像,因為我這樣測試,她裡面是軟的,應該有一些組織液,它出來之後,它就會鬆掉,那腫瘤也許就可以那個
但是要讓它有力量自己破掉,就是要刺激;但這種刺激力量看來,不是很大,所以就只能說這樣做;
那她的按法,一般的手法是不行的;手肘,一定要塗薑粉泥,然後讓熱源配合這樣,滲透進去;
如果你這樣怕滑,還有一個先按完,再塗也可以;兩者分開也沒有關係;
反正你看看,現在這裡都熱熱,你不信摸摸看,那代表有熱進去;因為他們來的時候已經有擦薑粉泥,那如果這樣效果會更好。
也就是你塗完,它附著在上面;你又按推,它迴圈又變好,這裡熱是舒服的;

Luna:老師,這個額下的影片放到這裡,請老師補充;

張醫師:這裡是我聽到,說有腫瘤,但卻沒有痛,我認為這個不可能
因為有症狀,必有體傷;
所謂的體傷就是壓痛點,應該可以找得到

所以我就親自到水上,從臺北開車差不多要3個小時;
那到的時候,我對她的評估是這樣:
她跟我講,剛到的時候,臉色是蒼白的;
然後她說,薑粉泥,我們規定一天30克;她已經吃到60克,一天的份,結果也沒有改善;而且最近暴瘦,突然間瘦下去;然後還有誰不著覺;

所以基於暴瘦,還有臉色蒼白;那我的評估,她應該是已經算是蠻嚴重;
那至於按推沒有痛點,我是認為應該不會吧!
而且她也說,她之所以睡不著急,就是因為她腫瘤會抽痛;
那我以為,腫瘤會抽痛,那一定是枕骨下沿也有問題;因為這個腫瘤已經把我們耳後原始點部位都已經塞住了,你也按不到;
所以我處理的方式,我認為她熱源已經用到這麼大,而且又暴瘦;
她一直懷疑是不是吃薑粉泥讓自己暴瘦;我認為薑粉泥沒有讓人家暴瘦的可能;
但是吃60克確實是過量,我覺得不是越大量越好;
因為所有疾病不外就是體傷跟熱能不足;那你補充那麼多,但大家按了又沒有痛點,我認為應該是出在按推的部分;
所以那一天去,我幫她按的時候,她有說痛,但是那個痛不是很強烈就是了;那我就用手肘幫她按到深層,按的時間不是很長了;但是每一處它周圍按,都有感覺痛;枕骨下沿,我也按,她的感覺就是都說有痛,但是不是很強烈,她都能忍受;
所以我即便按到很深層,都是一路問,那患者都是能承受的情況下,這樣幫她處理;
那處理完後,我就教他們,以後儘量要塗薑粉泥,繼續塗;然後用紅豆袋把頭部稍微包一下,讓她溫敷;
那這樣處理完之後,經過一個禮拜左右,他們又回到水上;這個患者,我也蠻關注,所以他們就開始跟我彙報了:說回去之後,我按完之後,開始她就覺得周圍很疼痛,然後也有腫大,那個腫瘤馬上變大;
然後再來,她的感覺好像那些痛點越來越明顯;她有感覺稍微按,就會有痛點,開始有明顯;
然後比較可喜的事,我就是問她,她來到水上一個禮拜有什麼變化?
第一個臉色變好,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她睡的著覺;
第三個體重增加了;
那這個她正在暴瘦的情況下,經過一個禮拜,那他們家人回去,然後她有發燒,然後腫,腫脹疼痛,那這個跟我書上寫的一樣;
這些跟我書上寫的一樣;你按完硬結腫塊之後,有時候會出現腫脹疼痛,這些都是一個正常的修復過程,是好現象;
而且從她的體力來看,當然我按完回去那一天,她很累;然後回去,又因為發燒;
所以他們來詢問,他們就叫她休息個幾天,不要按了,這個是對的,讓她修復之後,那所以她睡眠也改善,因為該按的按到深層;
雖然當下,沒有很明顯;但是我這個跟我的理論,我認為應該會有痛點,絕對不會有錯,那事後也印證了這個理論
就是她經過一個禮拜回來之後,他們現在都不用很大力,輕輕按她,那些痛點都出來;
可見當時候她的感覺是不明顯的,也就是她頭部,因為臉色也蒼白,迴圈也不好,加上也睡不著,這些都是頭部體傷嚴重;
然後她沒有感覺痛,不是因為沒有痛點,而是因為她感覺不明顯而已;那經過我這樣按推之後,她痛點也浮現了;
然後再來,經過這樣的評估;重病處理,我都有講,重病的處理不是看症狀的大小,而是看體力;體力如果恢復,不要管症狀
她很明顯,因為她體力好,臉色也變紅潤了,然後體重也增加;本來是暴瘦,然後體重也增加;然後又睡得著覺,那對於恢復體力絕對是有幫助的;所以基於這樣,我覺得這個應該算是蠻精彩的;

那如果沒有按,為什麼她找了很多志工按幫她按,然後都沒有痛點?
很明顯,志工手法還是不到位,我的感覺;因為我那天在按的時候,應該是沒有人會想到,在臉部是用手肘按,因為她不明顯;
那一般很多人很可能用腕骨,或是指節啊,這樣去頂著按,那些都按不深層,而且效果也按不出來;
我看她不明顯,我就找個位置;然後也不是叫她趴著,就是以當下,我怎麼樣的姿勢能夠按到位為止;所以叫她側躺,然後我來按;所以按完,我感覺那些痛點有出來,她有感覺;為什麼她有感覺,有一些痛?
那之前她都說沒有痛,那有一些痛,我認為這樣就夠了;
那果不其然,她回去,就開始;經過深層的按推之後,她就開始發燒,然後腫脹疼痛;之後睡眠就開始改善,然後慢慢睡眠改善了之後,體力才恢復,所以體重才增加;
所以這樣來看,她之前用了那麼多的內熱源,你看她已經算是重病,照理應該是以熱源為主,沒有錯;但是你沒有按推到位,熱源進不去;所以這些即便她吃到60克,也是枉然;
所以我那時候建議她,絕對不要一直加強內熱源,反而在按推上也應該要注意一下;
之後,我的建議就是儘量以30克,這樣就夠了;然後如果要增加,頂多到45克,我對她的建議是這樣
其他,就是叫她儘量熱源的補充,包括外熱源,那她也照辦;
她現在擔心的是腫瘤變大,我認為那是一時了,而且它已經變鬆軟;本來我去摸的時候,那個好像皮蠻厚的,然後比較硬,現在也變得鬆軟;這個在腫瘤的變化中,這個我常常看到;
這些硬結腫塊,有時候包括腫瘤按完,變鬆軟,然後變得腫脹疼痛,都算是修復的過程,這個是蠻常見;
所以患者如果有看過我的影片,或書本上寫的,應該對這樣的變化,應該就會很安心了;
然後,加上我剛剛講的,這一個禮拜的一些變化,我認為這些應該來看,體力也變好了,所以應該是好轉現象,那也提供給大家

如果你們在按推,沒有痛點的化:
第一個,有可能患者感覺不敏感,就是像我說的,迴圈不好,那你還是要幫他按;
按到深層,她當下也說沒什麼特別很大的痛;但是你看,回去,經過我按了,她就會變化那麼大;
她之前那麼多人幫他按的,為什麼沒有變化?
就是不到位,我認為不夠深層;

所以這一次,我希望說,就是在香港演講之後,有手法課;
那可以教導大家如何利用身體的姿勢,把我們的手的一些工具,把它帶到深層,而不是用蠻力;
因為你用蠻力,反而按不到深層;如果痛,有時候是皮肉的痛,反而不是深層的,這些也是關係到手法啊!
所以這個患者,我的感覺是熱源沒問題,但手法出了問題;
原始點繁體版

Copyright © 2016- All Rights Reserved.
技術支援:榮尚網絡